台媒:爱恨迷离诡异 波士顿爆炸案存未解之谜

地理 http://www.phb3.com/ 评论

中新网4月28日电 台湾《联合报》28日发表社论称,波士顿马拉松炸弹兄弟为何犯下这宗滔天大案,至今仍是个未解之谜。在此案中,个人挫折被催化成对社会的莫名敌意,一家人之间相濡以沫的“爱”,却衍生出对社会的恐怖之恨,如此迷离诡异的感情,恐怕不是套

  中新网4月28日电 台湾《联合报》28日发表社论称,波士顿马拉松炸弹兄弟为何犯下这宗滔天大案,至今仍是个未解之谜。在此案中,个人挫折被催化成对社会的莫名敌意,一家人之间相濡以沫的“爱”,却衍生出对社会的恐怖之恨,如此迷离诡异的感情,恐怕不是套用车臣的黑寡妇或伊斯兰反美的公式所能解答。

 

  文章摘编如下:

  波士顿马拉松炸弹兄弟为何犯下这宗滔天大案,至今仍是个未解之谜。是因为车臣战乱的仇恨记忆?是个人无法融入美国社会?或者无法苟同美国的强权文化?

  从目前已知的各项信息,所拼凑出来的焦哈尔和塔梅尔兰两弟兄,印象和真人几乎无法对应接合。父亲形容焦哈尔“就像个天使”,母亲说孩子们“从不对她隐瞒任何事”,她反控美国警方恶意罗织罪名。在同学眼中,焦哈尔“就像个地道的美国人”,人缘一直很好。然而,两兄弟不仅在马拉松赛中对无辜群众冷血地引爆炸弹,事后还若无其事地去参加朋友的舞会,一边筹划下一波攻击行动,没有丝毫不安。

  “天使”变成“炸弹客”,通常不是一天形成的,其间或许存在着别人不易察觉的心理转折。打拳击的哥哥塔梅尔兰曾说:“我没有任何美国朋友,我不了解他们。”他的孤独感,与其说是来自身上车臣民族的血液,不如说是来自现实生活的挫折或疏离。因为,他离开车臣时还只是个少年,他是在美国接受中学和大学教育,若谓车臣对俄国镇压的仇恨情结,却转移到美国人身上,其实很勉强。

  塔梅尔兰人生的转折发生在2009年。那年,他被控殴打女友,留下暴力纪录,这甚至影响到他日后申请正式成为美国公民的资格;反而,弟弟焦哈尔去年顺利取得了美国公民资格。他们的叔叔查尼也注意到,那一年,塔梅尔兰变成激进的穆斯林,他的母亲鼓励他从宗教找寻力量,她自己也开始包上头巾。当时,家族中为这样的变化,有过一番争议,查尼自此和塔梅尔兰的父亲──他自己的亲哥哥三年不曾讲话。

  表面上看,两兄弟的犯案与伊斯兰信仰似脱不了干系,但这样的结论恐嫌草率。塔梅尔兰的愤世嫉俗,其实也让他在波士顿穆斯林圈时与其他教友发生冲突。诸如,他不时在清真寺公开质疑布道者的讲词,反对别人颂扬马丁路德•金的事迹,指责阿拉伯店铺出售感恩节商品,反对穆斯林融入美国社会和习俗。因此,他也遭到清真寺长老的严重警告,对他表示不欢迎。那么,我们应该把塔梅尔兰形容为一个激进的穆斯林?或者他更像一个人生失控的衔恨者?

  根据焦哈尔在病榻上的供词,他提到哥哥一心要“捍卫伊斯兰”,同时对美国入侵阿富汗和伊拉克展开报复。然而,他可能没想到,用这种残暴的手段来捍卫自己的信仰,其实反而再度伤害了这个宗教。两年前,塔梅尔兰决定放弃他的拳击生涯,他向曾教他打拳的父亲说:“伊斯兰信徒不会打别人的脸。”问题在,不愿意打别人脸的人,又怎么如此轻易用炸弹夺取别人的性命呢?那些死伤者甚至不是戴上拳击手套的对手。

  家族中谈到两兄弟的变化时,都把箭头指向他们的母亲。其母不是车臣人,相对于沉默寡言的父亲,母亲更是家中的精神栋梁,她一直指控美国是霸道、不诚实的国家,也是她在信仰上把塔梅尔兰带上极端伊斯兰之路。塔梅尔兰在被警方击毙前的一刻,他打电话给母亲说:“妈妈,我爱你。”他不是没有爱,但他把爱留给母亲,却在压力锅中装满了自己的莫名之恨向无辜群众引爆。

  两只“孤狼”犯下了惊天爆炸案,追根究底,仇恨的根苗竟可能来自他们挚爱的母亲。文化差异被渲染,歧见被扩大,个人挫折被催化成对社会的莫名敌意,一家人之间相濡以沫的“爱”,却衍生出对社会的恐怖之恨,妈妈的心志影响了哥哥,哥哥则把弟弟一同带上命运的不归路;如此迷离诡异的感情,恐怕不是套用车臣的黑寡妇或伊斯兰反美的公式所能解答。

3号排行榜:台媒:爱恨迷离诡异 波士顿爆炸案存未解之谜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