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浓雾的目光

旅游 http://www.phb3.com/ 评论

■本报记者 钱晓虎 东福山岛—— 在东海东极列岛的最东端,有一个被当地渔民戏称为“风的故乡、雨的温床、雾的王国、浪的摇篮”的荒芜之地,一个面积仅有2.95平方公里的偏远小岛——东福山岛。 从大陆到东福山岛,要走两天、换3次船、靠4个岛。大公共变成

穿越浓雾的目光

■本报记者 钱晓虎

  

穿越浓雾的目光

 
 

  东福山岛——

  在东海东极列岛的最东端,有一个被当地渔民戏称为“风的故乡、雨的温床、雾的王国、浪的摇篮”的荒芜之地,一个面积仅有2.95平方公里的偏远小岛——东福山岛。

  从大陆到东福山岛,要走两天、换3次船、靠4个岛。大公共变成皮卡车,大轮渡变成小渔船,小风浪也变成了大风浪。当记者精疲力竭地从颠簸跳跃的小渔船跨上简易码头,立即被两名皮肤黝黑、身体壮实的海军战士一把搀住,两天来一直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

  雾是这里的绝对主角。沿着弯弯曲曲的山路向上攀登,我们仿佛在云中穿梭,海军某观通站就在云深处。副站长胡海桂说,天晴的时候,几十公里外的海面一目了然。但这样的晴天,一年也遇不到几次。

  小岛偏远,位置却极为重要。在东福山岛坚守20年的雷达技师、三级军士长范正军告诉记者,附近是重要的舰艇训练和商船航行区域,他们每天要应对上万批各式舰船的雷达回波。有一次,他发现某海域有两批目标紧贴在一起,15分钟没分开,根据经验判定:发生了海上撞船事故。20分钟后,一艘猎潜艇在该站的引导下前往出事海区,11名遇险船员全部获救。

  站点虽小,故事不少。信号班长张攀,有着“三进东福山岛”的故事:新兵分配来到东福山岛后,两次因为工作需要调至驻城市部队,但又两次主动申请回东福山岛工作。“这里虽然雾天多,但心是敞亮的。我就爱这里温馨的氛围。”张攀说。

  东福山岛苦,有顺口溜为证:雾季被子出水潮,风季蹲坑要绑牢,旱季喝水满山找,雨季躲雷满地跑……“东福山岛确实荒凉,但战士们的心总是热的。”老兵王梦文说,“这里,官兵既是战友,更是兄弟。”

  艰苦的海岛生活拉近了官兵的心,也拉近了老百姓与子弟兵的距离。油机房外,有一排从山顶延伸至山脚下的电线。原来,自从多年前村里的发电机报废后,村子里的供电就由观通站承担了。战士们说,小小电线就像一条连心线,串起了几十年的军民深情。

  东福山岛石刻多,“人民海军忠于党”等大红石刻总共有30多处。这些精美石刻,更像一个个无言的战友,陪伴官兵经受历练、感悟成长……

  上图:战士在巡逻。琚振华摄

3号排行榜:穿越浓雾的目光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