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熹终生编修将儒学推上新高峰

历史 http://www.phb3.com/ 评论

“南宋朱熹行草书尺牍并《大学或问》手稿”局部。其中画线部分是作者对“诚意”的解析。 朱熹(左)和程洵。 朱熹的行草书尺牍,是写给程洵的信。 《原道》道统传承示意图。 更多精彩 扫码观看 本报记者 郭 平 提示TISHI “山高水长——唐宋八大家主题文物

朱熹终生编修将儒学推上新高峰

“南宋朱熹行草书尺牍并《大学或问》手稿”局部。其中画线部分是作者对“诚意”的解析。

朱熹终生编修将儒学推上新高峰

朱熹(左)和程洵。

朱熹终生编修将儒学推上新高峰

朱熹的行草书尺牍,是写给程洵的信。

朱熹终生编修将儒学推上新高峰

《原道》道统传承示意图。

更多精彩 扫码观看

本报记者 郭 平

提示TISHI

“山高水长——唐宋八大家主题文物展”展出珍贵的“南宋朱熹行草书尺牍并《大学或问》手稿”,这件文物为儒学集大成者朱熹手书。尺牍是他写给表弟程洵的信,《大学或问》手稿探讨的是哲学命题,是朱熹晚年斟酌修改的篇章,是儒家思想的重要文章。

儒家思想在我国唐代以后再度兴盛,率先大力倡导者便是韩愈,他在《原道》一文中不仅明确了儒家思想的传承关系,还大力推崇《大学》,他的见解对后世产生重要影响,直到南宋朱熹完成了以“四书”为主要内容的理学体系,进而将儒学推向一个新的高峰,影响至今。

韩愈崇儒产生深远影响

“山高水长——唐宋八大家主题文物展”展出了一件重要文物——“南宋朱熹行草书尺牍并《大学或问》手稿”。这一手卷书心由三部分组成,最前面是一幅有两个人物的肖像画,紧接着是一件尺牍,为朱熹写给表弟程洵的信,第三部分是朱熹遗存的手稿,内容为《大学或问》的《诚意章》部分内容,手卷为国家一级文物。

辽宁省博物馆学术研究部馆员张盈袖说:“我们介绍‘唐宋八大家’,仅仅介绍这八个人的作品是远远不够的,他们发起的古文运动,他们进行的哲学思考,他们做人、做官及为人处世方式,都对后世产生了非常重要的影响。”

韩愈,被后人评价为文学家、思想家、哲学家,研究认为他在哲学领域的重要贡献便是复古崇儒、攘斥佛老。人们梳理宋代达到顶峰的程朱理学发展脉络,比较一致地认为,其肇始者便是生活在唐中期的韩愈,他有一篇对后世产生重要影响的古文作品《原道》。

韩愈生活的时代骈体文泛滥,人们写文章讲究辞藻华丽,语句工整对仗,文章形式化、空洞化,纯粹成为文人炫技的道具,这样的文章是内容服务于形式,而不是形式服务于内容,严重阻碍了思想的传播,韩愈发起古文运动,讲求言之有物、言之有理。

与此同时,中国土生土长的儒家思想发展也遭遇了危机。自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以后,儒家思想成为中国封建王朝的指导思想,在汉代达到了鼎盛期,古文经学和今文经学风靡一时。但西晋时期发生“八王之乱”和“永嘉之乱”后,诸多儒学大家和士族纷纷南下,随着佛教传入、道教复兴,儒学陷入低谷。

隋朝和唐初,统治者采取了自由放任的发展策略恢复民生,道、佛、儒三家都有所发展,但儒家并没有受到重视。

到了韩愈时代,士大夫阶层不是沉迷玄学就是入于佛学。道家和佛家都有了一套比较完整的理论体系,而当时的儒家仍然坚持之前“述而不作”的僵化学说,也就是后人评价的“只叙述和阐明前人的学说,自己不创作”。社会文风不实、儒学衰微令韩愈非常愤慨。

针对这种混乱的现象,韩愈在《原道》中重新明确了儒家思想的传承关系,也就是“道统”:“斯吾所谓道也,非向所谓老与佛之道也。尧以是传之舜,舜以是传之禹,禹以是传之汤,汤以是传之文、武、周公,文、武、周公传之孔子,孔子传之孟轲,轲之死,不得其传焉。”

后世研究认为,韩愈的思想主张,如同黑夜里的一盏灯,照亮了前行的道路。著名历史学家、古典文学研究家、语言学家陈寅恪在他的《论韩愈》中,把韩愈的成就总结为六点,第一点就是“建立道统,证明传授之渊源”。

朱熹临终前仍在修改《诚意章》

朱熹自己说:“性不善书。”然而展出的朱熹手迹运笔迅疾,势如破竹,前后呼应,加强了整体感。尽管无意求工,但转折自如,无一不合书家规矩。行笔中稍敛笔锋,且带有几分方劲的隶意,姿态韶秀,气格坚凝,深沉古雅,爱好书法的参观者可以留心体会。

据介绍,朱熹画像有很多是明代留下来的,差别很大。不过他本人在作品中留有两幅自画像,一幅是44岁时,一幅是71岁时,人们推测肖像画中左侧的年长者即是朱熹。画法生动传神,应当出自宋人的手笔。至于右侧这位,可能是程洵。

尺牍开头为:“七月六日,熹顿首。”因此这一尺牍又叫《七月六日帖》。程洵,字允夫,江西婺源人,是程朱学派的重要学者。研究人员在朱熹传世著作《晦庵集》卷八十九中查到了《祭程允夫文》,说程氏死于庆元二年(1196年)八月,并且说“此月之初得吾弟九月六日书”,并称他为“内弟吉州录事”,其中还有“熹祖母,君之姑”,人们据此确定,程洵是朱熹的表弟。

紧随《七月六日帖》,是朱熹亲书《大学或问》的《诚意章》,手稿前后都有残损,所以内容不全。

朱熹对《大学》的“诚意”概念做了深入解释:“开明其心术,使既有以识夫善恶之所在,与其可好可恶之必然矣。至此而复进之,以必诚其意之说焉,则又欲其谨之于幽独隐微之奥,以禁止其苟且自欺之萌……若彼小人幽隐之间实为不善,而犹欲外托于善以自盖,则亦不可谓其全然不知善恶之所在,但以不知其真可好恶,而又不能谨之,于独以禁止其苟且自欺之萌,是沦陷于如此,而不自知耳。”

朱熹将《大学》分成一经十传,对于《大学》提到“诚意”概念,曾子所做的传文中这样解释:“所谓诚其意者,毋自欺也”。这是一个否定式回答,没有正面告诉人们怎么做才能是“诚意”。

有关学者从传世的史料中整理出朱熹与同时代学者交流、讨论的记述,注意到朱熹对其进行了长时间思考,并不断修改。

朱熹早期曾认为,所谓“欲诚意”的“毋自欺”要解决“外为善,而中实未能免于不善之杂”,也就是说表面是善行,但是里面可能夹杂着不善的行为。

朱熹60多岁时,又改为“知其为不善之杂,而又盖庇以为之”,也就是说,他认为自欺是明知道有不善的事,却有意掩盖。

3号排行榜:朱熹终生编修将儒学推上新高峰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