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屋脊汉藏伉俪张廷芳、次旺俊美夫妇特写稿(一) “当代文成公主”40年西藏教育路

历史 http://www.phb3.com/ 评论

中国日报网中国在线消息:英文《中国日报》 4 月 29 日报道:张廷芳清楚地记得 1971 年 12 月 31 日她的婚礼。那时一般人结婚很简单,就拿个语录本,向毛主席像鞠躬就行了。他们的婚礼别开生面,更像个文艺晚会。两位北京师范大学的同学戴着大头娃,扮演张

中国日报网中国在线消息:英文《中国日报》429日报道:张廷芳清楚地记得19711231日她的婚礼。那时一般人结婚很简单,就拿个语录本,向毛主席像鞠躬就行了。他们的婚礼别开生面,更像个文艺晚会。两位北京师范大学的同学戴着大头娃,扮演张廷芳和她的藏族新郎次旺俊美,用小品讲述他们从相识到相知相爱的经历,张廷芳和次旺还合唱了歌曲《毛主席的光辉》。

四十年后,张廷芳和次旺经常笑着谈起他们的亲朋好友怎样把她称作“当代文成公主”,而称次旺为松赞干布。公元七世纪,文成公主奉唐太宗之命远赴西藏,嫁给吐蕃王松赞干布,从而达成汉藏结盟。但是今年64岁的张廷芳说:“文成公主是一位伟大的政治性历史人物,我们不能相提并论,我自己选择了所爱的人。”

就像许多汉藏结合的家庭一样,张廷芳和次旺俊美目睹了西藏的巨大发展。作为西藏第一所大学的创始人之一,他们为世界屋脊上现代化教育体系的建设和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一)曲折的爱情

他们经历了漫长曲折的爱情。张廷芳和次旺都是1965年进入北师大的,而他们真正相识还是在校内的毛泽东思想宣传队里。在那个家庭背景决定一切的岁月里,次旺作为西藏贵族的后代,不可避免地受到怀疑。张廷芳很同情与她同龄的次旺,因为她的父亲和伯父在政治上遭受了不公正待遇。她像次旺一样,曾经一直是大家眼中的好学生。

那时一有“最高指示”,张廷芳很快就能编出歌词来,次旺就写曲子、编舞。慢慢地,他们成为宣传队里配合很默契的一对。宣传队要去农村、工厂和部队演出,他们跟着农民一起收麦,休息时就表演节目。张廷芳回忆说,那时他们很被动,只是不自觉的感情流露,却从一开始就遭到家人和亲朋的反对。一位好友问她:“到西藏得吃生肉,你受得了吗?”而一位老师则告诫她,要考虑得长远一些,免得将来连孩子们都要背黑锅。

张廷芳犹豫了两年,那时她还不了解西藏,只知道那里经历了千年的黑暗封建农奴制,高原上生活艰苦,是个“可怕的陌生地方”。但幸运的是,他们的毕业分配因为“文革”而一再推迟,使他们有更多时间相互了解。“我觉得他是个多才多艺的人,更是个正直、上进的人。与可信的人在一起,我相信我们俩可以克服一切困难,”她说。

而在次旺这一边,他并没有感到太大的阻力。次旺从1964年到北京,直到1971年才首次回拉萨探亲,他把张廷芳的照片带给父母和爷爷看。虽然他是家里的长子,但他的长辈并不反对他自由恋爱。回来后次旺告诉张廷芳,他的家人说她是个“开朗、善良的好姑娘”。婚后俩人一起去了张廷芳父母所在的呼和浩特,二位老人也很快接受了他们的藏族女婿。 

(二)迢迢进藏路

不过,生活中还有更多的艰难曲折在等待着他们。在计划分配时期,他们同时留在北京工作的希望十分渺茫,于是他们申请回西藏,那里次旺可以充分发挥他兼通藏汉两种语言的优势。

19726月,他们踏上了去西藏的征途,虽然只用了15天,这却是一次充满艰险的漫漫长旅。张廷芳不由得对文成公主充满了敬佩,当年文成公主用了两年多时间才走完了同样的路线进藏。

1972612日深夜坐火车离开北京,他们15日中午才到西宁,却找不到去西藏的车。他们住的部队招待所只向军人和军属卖车票。听说50公里外的黄塬有个向普通人卖票的地方,次旺一大早就赶去打听,直到下午6点终于回来。那边虽然欢迎他们,却要凑够一车人才出发,现在只有他们俩。而他们的报到截止日期是630日。

“我们只是两个书生,不懂得拉关系那些事,幸好那时有很多好心人,”张廷芳说。他们在卖票窗口旁边徘徊,看到一位两鬓斑白、首长模样的人,旁边一个小战士还捧着保温杯。次旺不好意思,张廷芳笑着走上去。首长问她:“小同志,去哪儿?”“去西藏。”当首长得知他们买不到票,就告诉售票员:“他们是支援西藏的大学生,把票卖给他们吧。”于是他们买到了最后的座位,次日一早发车。可是别人的行李已经把车顶堆满,他们只能带几个小包塞在座位下面,他们准备的一大木箱书、纸和笔没法带走。招待所有位来自河北唐山的唐参谋,帮他们找了个石家庄的马连长,正往日喀则拉煤,于是把木箱托他带走。但是马连长说他们得在几周后去羊八井取,不然车就转道去后藏了。

619日,他们终于坐上老解放车,出发走青藏线。一路都是“搓板路”,张廷芳很快就磕得鼻子、额头都肿了。路上开了很久才停,张廷芳走了好久才找到个土墙解手,后面却是一堆牛头、牛骨,她吓得不轻。那时她还不了解藏族人以这种特殊方式向众神表达敬意。翻越海拔5231米的唐古拉山口时,张廷芳刚下车走了一步就跪倒在地,强烈的高原反应使她无暇欣赏眼前白雪皑皑的山峰。兵站食堂提供的是粥和两根腌辣椒,她却怎么也吃不下。晚上住在纳赤台,她和另一位女士合睡一张单人床,难受得根本躺不下来,就紧裹着衣服,靠着坐了一晚上。

次旺之前听说过高原反应,但从来没见过。看到妻子这样,心里很是不安,不知她能否坚持到拉萨。“但那年月人都能吃苦,希望她过段时间就能习惯,”次旺说。“是我自己选择了这条路,后悔是没有意义的,”张廷芳坚定地说。

3号排行榜:世界屋脊汉藏伉俪张廷芳、次旺俊美夫妇特写稿(一) “当代文成公主”40年西藏教育路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