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明星们的南非之旅

美女 http://www.phb3.com/ 评论

这不是一个非白即黑的国度,这里曾有过世界上最臭名昭著的种族隔离,也有着令全世界肃然起敬的民族和解;这里有民主斗士的伟大光辉,也有遍地盗匪的肮脏龌龊;这里有黄金钻石的宝藏,也有难民营里的贫困;这里有让人绝望的黑暗,也有欣欣向荣的光明。 因为

  这不是一个非白即黑的国度,这里曾有过世界上最臭名昭著的种族隔离,也有着令全世界肃然起敬的民族和解;这里有民主斗士的伟大光辉,也有遍地盗匪的肮脏龌龊;这里有黄金钻石的宝藏,也有难民营里的贫困;这里有让人绝望的黑暗,也有欣欣向荣的光明。

  因为世界杯我们看见了南非,而世界杯外面的南非,我们看见了多少?借着下面这几双眼睛,让我们一起去看看世界杯之外的南非。

  “朝鲜队就像一本神秘小说,没人知道它的内容。”

  -3℃的南非约翰内斯堡,王奇坚持脱掉羽绒服,好让T恤上 “中国明星足球队”的logo能让那个路透社记者看见。王奇是中国明星足球队南非世界杯之行的领队。

  “路透社、法新社……很多家外国媒体追到我们酒店,就想知道我们为什么去看朝鲜队的比赛。”王奇觉得稀罕,只是一场普通的比赛却引得外媒如此关注。他决定好好说道说道,忍住寒冷也要露出logo顺带介绍介绍明星队。

  从机场、酒店、赛场……要观看朝鲜队比赛,为朝鲜比赛加油的中国明星足球队受到外媒堵截,这也让明星队的此行多了很多故事。从1998年法国世界杯开始,中国明星足球队就形成了去现场观看世界杯的惯例。由于明星大腕众多,常常成为国内媒体聚焦眼球的地方。

  为何支持朝鲜——卖票顺便看足球

  “那时候我还像个小伙子,现在都退休了。”刚刚卸任的中体产业总裁吴振绵回忆道。1998年,吴作为领队首次带领着中国明星队观看法国世界杯。“那会儿人齐,宋祖英、赵本山、黄宏、倪萍……10多年过去,变化很大,那些人现在都是将军、董事长了。”他感慨。

  接棒领队职务的王奇努力让团队保持新鲜。毕老爷就是现在明星队的最活跃成员。“原来的明星队有‘牛哥’(牛群)。现在辈儿上来了,有毕姥爷了。”在明星队的南非出征仪式上,毕福剑调侃。

  “往届世界杯,至少大家能看2到3场比赛,但因为南非路途遥远,大部分人都只能观看一场比赛。”王奇颇显遗憾地解释:“从北京到南非飞机行程要20多个小时,而从开普敦到约翰内斯堡的飞机票又早已被一些不规范的中介公司包圆儿,1000多公里的路程坐车又很不安全。来回行程算下来,很多人也只能观看一场比赛。”

  “我们为明星队订了朝鲜对阵巴西的那场比赛。”王奇说。但他没想到,这样一个决定却引起了主流外媒的强烈关注。

  选择朝鲜队的原因并不复杂。在朝鲜,很少有人能承受前往南非旅游观看比赛的费用。于是,作为与朝鲜体育委员会有着长期合作关系的中体产业平价拿下了其中1100张票,而中体产业又是2010FIFA南非世界杯中国境内独家旅游票务代理机构。作为中体产业竞赛集团副总裁的王奇自然会想到让明星队来看朝鲜的比赛。

  “想法很简单,第一借助明星队的人气可以作为一个噱头进行商业操作,多卖些票。其次,我们支持亚洲球队也理所当然。”

  毕福剑对朝鲜队很有情结:“在世界大赛上,我们肯定会为朝鲜队叫好,希望他们能够走得更远。”

  “所以我们当时起了个名字,叫‘中国球迷志愿军’。”王奇回忆。江湖人称“棋哥”的王奇在体育营销上很擅长讲故事。但他却没想到,只是叼着烟想出来的故事却让外媒较真儿起来。

  “一天早上,我们正在吃早点,路透社的记者就把我们堵在了门口。他们通过旅行社得到了我们的讯息。”王奇回忆,“他们就想问我们,为什么支持朝鲜队?哪儿来的票?谁支持我们看的?”王奇对这些记者并没有好印象,“他们就是制造很多没有的事情和概念。他们还要求我们站成一排喊North Korea,这么著名的通讯社也当导演制造新闻?”王奇很诧异。

  “我们去赛场,这些外国记者就跟到赛场,我们去参观,他们也跟过去。他们总希望能得到些什么信息。可是我们就是为了最单纯的观赏目的。”王奇笑言。跟就跟着吧,也给我们明星队宣传宣传了。

  媒体报道夸张——南非没那么不安全

  除了观看世界杯,也自然少不了体验南非的风土人情。“南非真没有传说中那么不安全,安检都是相当严格的。”王奇记得,仅仅观看朝鲜比赛那场,门口的安检就进行了一个小时,“这在往届比赛时是没有的。”比起日韩、法国、德国世界杯,王奇觉得当地的安检还是挺严格的。

  “南非人民很热情,生活很开心。”他记得在酒店,只要把行李放在门口,服务生就会统一给送到需要的地方,绝对不会丢失。“他们会给你讲曼德拉,讲黑人白人在这里的历史。”

  每次看到黑人,牛群总爱上去跟他们搭讪:“我支持南非队!”对方说:“我们是肯尼亚人。肯尼亚没打进世界杯。”牛群大笑:“那跟我们一样了!”

  在酒店,大街上,酒吧,经常可以看到来自世界各地的球迷因足球欢聚在一起。认识不认识的都可以因为足球兴奋地聊两句。“这就是球迷的大联欢”。

  明星队都是文艺分子,南非是宝地,大家来南非也能各取所需。水木年华的缪杰、卢庚戌一直就喜欢非洲音乐。《狮子王》的作曲雷博就来自南非,他一直提 “狮子王的音乐”根在南非,所以缪杰和卢庚戌沿途就一直琢磨着采集些音乐元素。

  为北京奥运会书写入场引导牌的63岁书法家都本基在肯尼亚野生动物园题写了“世界就在你脚下”,这也是2006世界杯主题曲名。“站在广袤的大自然中,就是这样的感觉”。

  “大家出门就是个大集体,组织纪律性很强。”棋哥很骄傲自己这个领队工作还算到位。

  南非回来后,又要倒时差又要看球的棋哥有些缺觉。但他一看电脑上南非的照片就会兴奋起来,他喜欢给身边人介绍:“瞧咱的装备,特齐全。耐克的衣服,南非队的帽子,呜呜祖啦插着朝鲜队的旗子……”

中国经营报微博:

   已有_COUNT_条评论  我要评论

3号排行榜:中国明星们的南非之旅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