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扎菲的终结,以及新挑战(2)

权势 http://www.phb3.com/ 评论

利比亚局势的走向,成为国际多重势力介入下,一个力求变革的阿拉伯国家困境与反抗的标本。但卡扎菲的终结,是否意味着利比亚由此就必然走上新途?本刊就此问题专访了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阿拉伯语言文化系副教授吴冰冰 9月1日,利比亚之友国际会议在巴黎举行

利比亚局势的走向,成为国际多重势力介入下,一个力求变革的阿拉伯国家困境与反抗的标本。但卡扎菲的终结,是否意味着利比亚由此就必然走上新途?本刊就此问题专访了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阿拉伯语言文化系副教授吴冰冰

9月1日,“利比亚之友”国际会议在巴黎举行,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主席贾利勒,法国总统萨科齐,英国首相卡梅伦等发表讲话

9月1日,“利比亚之友”国际会议在巴黎举行,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主席贾利勒,法国总统萨科齐,英国首相卡梅伦等发表讲话

在政治上,卡扎菲通过设立彼此交叉、相互牵制的政治组织,使国家缺乏正式的组织机制,政府部门责权不明确,组织管理混乱,从而使任何异己力量无法利用现有权力架构形成有效组织。与此同时,卡扎菲把各个系统的最终控制权牢牢抓在自己手中,利用正式组织机制的混乱无序,强化忠于自己的非正式组织机制。在军事上,卡扎菲通过削减经费、减少训练来削弱非嫡系部队,同时利用大量经费招募本部落战士和外国雇佣军,组成效忠于卡扎菲本人的精锐部队,并由自己的家族成员领导,从而形成了装备精良的嫡系部队压制装备低劣、缺乏训练的非嫡系部队的格局。

三联生活周刊:卡扎菲在国内实行的政治和经济改革,在多大程度上曾经给国家带来了进步的力量?又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再符合民众的真正需求?

吴冰冰:我们来看看卡扎菲的统治靠哪些力量来维持。包括他的家族、他自己所处的卡扎法部落、与他相结盟的马卡里哈部落等,还有围绕他形成的高级军官和政界人物。也就是说他的统治是建立在一整套血缘关系和部落关系之上。虽然卡扎菲曾经试图抛弃部落关系的影响,但是在利比亚这样一个阿拉伯国家,卡扎菲不可能根除社会部落的现实,只能是尽力去利用这些既有现实,达到权力的最大化。

从他建立“革命委员会”、清除异己、家人进入权力核心等手段来看,他是在逐渐打破一个国家应该拥有的政治体系。卡扎菲逐渐将国家机器混乱化,人们对权利义务都非常模糊,这样卡扎菲将自己作为唯一的仲裁者,强化个人统治,其结果只会是社会有效机制越来越混乱,实际上不可能带来社会高效运转,人民的经济生活秩序也很难建立起来。卡扎菲对国家的控制手段与萨达姆类似,财富分配和暴力威胁相结合。没有独立于政府之外的商人财团的形成,取而代之的是政治小利益集团深入到各种大的经济活动中。

三联生活周刊:卡扎菲曾经一心想成为阿拉伯国家联盟和非洲联盟的领袖,为此花费了不少石油美元,但是这些努力都不成功。

吴冰冰:卡扎菲的个人野心与现实差距很大,他自我意识膨胀,很难看清这一点。卡扎菲不仅多年不受西方国家喜欢,也被阿拉伯国家排斥,今年初阿拉伯国家联盟建议在利比亚设立禁飞区,西方媒体称这是阿盟“要求西方军队出现在阿拉伯国家领土上的极为罕见的邀请”,也为美欧要求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相关决议“扫清了道路”,给了西方国家打击利比亚的合法性。由此也可以看出来,卡扎菲在阿拉伯国家联盟中是多么不受欢迎。

由此可见,卡扎菲的特立独行是缺乏政治家谋略的,带给他和国家的负面影响远比正面影响大。他并没有带领利比亚创立一个北非国家或是阿拉伯世界国家的成功发展模式,仅仅依靠将国家机器和体制碎片化来维持个人权力,是被这个时代所抛弃的方式。他没有看到发展早已成为当今时代的主题,还是停留在革命早期简单粗暴的管理方式中,显然不是一个成功的国家领袖。

另外卡扎菲没有意识到,他代表的是利比亚这个国家,而一个国家能够做的事情与本国实力密切相关。利比亚想成为阿拉伯世界或是非洲的领袖国家,几乎没有可能。首先从人口规模来看,利比亚只有600万人口,埃及有8000万。利比亚即使在北非世界里也不是领袖,在阿拉伯世界里,沙特、埃及是最重要的国家。从军事上来看,利比亚的部队主要是卡扎菲的几万亲信构成,训练也不好,上世纪80年代利比亚跟乍得打仗也没有赢。另外,利比亚没有形成在非洲响当当的发展模式,它靠什么去感召大家呢?再者,卡扎菲与沙特、埃及这些大国的关系非常不好,他又怎么能抛开这样的外交关系,在联盟中起领导作用呢?统一不是花钱买来的,要有能力建立统一的价值观。

卡扎菲对自己的认知和现实其实差距较大,他维持自身权力的方法比较单一。也没有看清阿拉伯的民族主义作为价值观,并不能弥合阿拉伯各个国家在长期发展中形成的独特利益。

0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卡扎菲的终结,以及新挑战(2)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登录 注册 退出

生活热点

卡扎菲的终结,以及新挑战(2)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卡扎菲的终结,以及新挑战(2)

微信:lifeweek

卡扎菲的终结,以及新挑战(2)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卡扎菲的终结,以及新挑战(2)

3号排行榜:卡扎菲的终结,以及新挑战(2)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