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兴粤东西北:战略性新兴产业缘何山区崛起

权势 http://www.phb3.com/ 评论

因招商成效差而在2012年被摘去省级产业转移园的招牌,又因主动承接珠三角空气能全产业链转移而快速复牌,并打造出全国首个空气能产业基地龙川产业转移工业园是如何在不到四年时间内成功逆袭的? 近日,记者走进粤北龙川,探寻龙川逆袭给粤东西北振兴发展带

因招商成效差而在2012年被摘去省级产业转移园的招牌,又因主动承接珠三角空气能全产业链转移而快速“复牌”,并打造出全国首个空气能产业基地——龙川产业转移工业园是如何在不到四年时间内成功“逆袭”的?

近日,记者走进粤北龙川,探寻龙川“逆袭”给粤东西北振兴发展带来的启示。

  启示一 思路多转一步以全产业链转移致胜

承接全产业链转移使园区内生产成本降30%,物流成本降80%,这是区位不占优势的山区发展起空气能产业的奥秘。

2012年盛夏,一个会议的召开比烈日酷暑更令龙川干部心焦——8月14日,省经信委在龙川宣布园区考核结果——会场一片安静,偶闻几声叹息。面向在座所有人,时任县委书记段邦贤鞠了三个躬。

龙川产业转移工业园因2010年和2011年招商成效差,被省政府出示“红牌”,成为广东设立省级产业转移园以来唯一被摘掉省级“招牌”的园区。

龙川地处粤赣交界,又属珠三角和粤东水源保护区,区位偏、环保严。工业基础差,招商难度大。

2013年,广东实施粤东西北振兴发展战略,龙川借势发展,倾全县之力打响“园区大会战”。

“距离珠三角4小时?”“没有产业基础?”“哪有投资价值?”意料之中,龙川招商又屡遭拒绝。

经分析,龙川人盯上了属于战略性新兴产业和清洁能源的空气能产业。珠三角分布近百家空气能企业,大量企业想增资扩产,可产业链齐全的珠三角地少价高。县招商团队即刻赶赴佛山,三天拜会18家空气能企业。

结果,龙川还是被集体拒绝。

人均GDP不足全省1/3的龙川难道真的发展无门?

次日早餐会上,有人垂头丧气。时任县长韦钦强憋不住了,突然喊着领唱一曲《水手》:“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至少我们还有梦!”

龙川梦,就是粤东西北贫困地区的发展梦。

连续几夜,县政府三楼小会议室灯火通明。如何让想转移的企业对龙川动心?空气能企业规模小,脱离上下游无法存活。众人认定,要把散布珠三角的百余家企业全产业链搬来龙川。

动手!县招商团队跑完全省所有120家空气能企业,邀请企业“抱团”转移。大部分企业动心了!首次签约仪式不久在佛山举行,企业代表从东莞、佛山、广州、中山等地赶来,55家企业与园区签约,18家龙头企业率先入驻。

“我们希望与龙川补签投资协议。”3家原本犹豫的空气能企业现场下定决心。次日,龙川县签下曾经求而不得的协议。

龙川之变,各界震惊。

华南师范大学课题组调研发现,“抱团”入驻后,原本偏僻的园区成为产业内信息、人才、技术和产品交易交流中心,园区产业配套能力和产业根植性明显增强。

企业反映,以前跨城买零部件,现在卖家就在对门。园区内生产成本降低30%,物流成本降低80%,足以抵消搬至龙川增加的成品配送成本。

省社科院副院长赵细康认为,龙川卡准该产业升级扩张的节点。全国一半空气能企业在珠三角,抱团转移易于操作。我国空气能方兴未艾,目前华北禁煤供暖,北京、河北、山西推行“煤改电”,发展黄金期已至,预计2020年空气能产品产值可破1000亿元。

2016年,龙川县获评全国首个“中国空气能产业基地”。中国计量科学研究院院长房庆说,龙川具有全国性战略眼光,把空气能打造成自己的代名词。

如今,该园区不仅“复牌”,包括全国四大品牌的18家空气能企业将在年内投产,空气能年产值达26亿元。园区总产值从全省老幺变为连续三年名列前茅,2015年工业总产值和工业税收比2013年增长107%和117%。

 启示二 执行多拼一步拼落户拼动工拼投产

设“代办专员”帮企业限时、免费代办审批事项,原需一年的审批流程只用了3个月。

龙川并非动手最早的。近年多个省份频频来珠三角“挖角”空气能产业,有的甚至给出“零地价”。

当龙川人来敲门时,国内销量冠军纽恩泰公司的董事长赵密升多次不见。“但眼看县长就站在门口,”赵密升说,“总得给面子”。

他勉为其难去考察龙川,却发现县长把全产业链转移设想讲得头头是道。赵密升说,空气能企业最看重集聚发展和政府态度,不集聚,成本日益高企;政府不重视,清一色的中小企业必然受限。龙川两者俱优,纽恩泰投资龙川!

2016年2月,县里所有酒店都被空气能企业包场。正是赵密升自办行业万人聚会,把全国七成空气能企业老总请来龙川考察。“3年内,至少60家优质空气能企业将投资龙川。”他自信地说。

纽恩泰落户是龙川拼劲的缩影。县主要领导40多次往返珠三角,4个团队邀请近800个珠三角企业入园考察。一个团队曾从早上6点至次日凌晨1点,赶了1000公里路,先后到惠州、东莞、广州等7个市(区)13家企业签了11份投资协议。“没时间吃饭,就在车上啃面包。”县引进办主任钟镇平说,“不拼,企业就会流走。”

“拼落户”后便“拼动工”。县里专人前往有意向的企业落实,让合同尽快变为投资。园区优先安排用地,最终抱团落户变抱团动工。

“拼动工”后又“拼投产”。龙川推出“代办制”,自愿委托后,入园企业一概不用亲赴建设局、国土局等办手续,县“代办专员”限时、免费代办所有审批事项。23家空气能企业原需一年的审批流程只用了3个月。

聚能环保公司总经理桂海燕等企业老板,主动把公司印章交给县代办小组。“我的项目动工了,国土、环保等部门在哪我真不知道。”桂海燕说,“这是从未有过的服务。”

企业仍有问题,可享“马上办”服务。每周二全县20个部门在园区现场办公,每月一例会、半月碰头会,书记、县长现场解决困难。

“只要符合政策,到龙川投资没有不能办,只有怎么办。”现已出任县委书记的韦钦强说。

园区管委会主任张波透露,随着企业投产,2016年园区从4平方公里扩至7平方公里。龙川虽穷,硬是筹集6亿元完善基础设施。

  启示三 创新多拼一步参与珠三角产业分工

龙川借建筑工业化融入深莞惠(3+2)经济圈,而建筑工业化是一个2万亿元规模的巨大市场。

走在园区沟壑未平的土地上,县长黄添胜边抖开鞋上的泥土边说,“园区不仅承接转移,更要参与珠三角创新产业分工”。

龙川认定:地处粤北山区,无珠三角交通区位、人才技术优势和政策扶持,创新是唯一出路。

眼下,园区再推全产业链转移,迈诺工业、中建二局、香港有利、清华大学等50家现代建筑产业产学研龙头结成联盟进驻。龙川“广东现代建筑工业化百年工程产业技术创新联盟”有望年内获批。

3号排行榜:振兴粤东西北:战略性新兴产业缘何山区崛起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