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排名成了关公战秦琼

作家 http://www.phb3.com/ 评论

中国出版科学研究所搞了一个调查,这个号称是“大型调研工程”的活动花费了200万元人民币。这个调查结果显示,在国民图书阅读率连续4年下跌之后,今年则略有回升。另外,这个活动附带搞了一个名为“我最喜爱的作者”的调查,其结果让人大跌眼镜,韩寒和郭

    中国出版科学研究所搞了一个调查,这个号称是“大型调研工程”的活动花费了200万元人民币。这个调查结果显示,在国民图书阅读率连续4年下跌之后,今年则略有回升。另外,这个活动附带搞了一个名为“我最喜爱的作者”的调查,其结果让人大跌眼镜,韩寒和郭敬明居然挤进了前十位,而曹雪芹和冰心则落选。

这个结果未免让人对刚刚止跌的“国民图书阅读率”感到失望。从结果中看,尽管国民读书的风气略有好转,但是,国民读什么书却让人感到担忧——如果我们的阅读率仅仅是围绕青春偶像一类的青春写手的作品来展开,而忽略了经典,那么,这种所谓的进步仍然让人忧虑。

其实,作家排名本身就是个馊主意。正所谓“白菜萝卜,各有所爱”,作家受欢迎的程度本身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在华人圈,台湾地区的女作家琼瑶女士大概是数十年以来销量最高的作家之一,她的作品也曾经是让盗版商最赚钱的著作之一。但是,琼瑶的受欢迎并不意味着其作品价值最高。可以大胆预言的是,数十年之后,有可能很少有人知道琼瑶,但是,绝不会有大批的中国人不知道李白、杜甫、白居易,不知道曹雪芹和施耐庵。

当代人喜欢阅读韩寒的作品,并不意味着将来一定就有人喜欢韩寒和郭敬明。当代人喜欢耍酷,后人当然也喜欢耍酷,但是大家彼此玩弄的时尚一定会不一样。这样,数十年之后,当代人和古人都进入历史古董堆的时候,后人更喜欢谁,恐怕只有天知道。

进入现代社会,现代媒体兴起的炒作之术和古人的登龙术一样,成为媒体产业和新新人类的必通之技。不会炒作,就意味着没有注意力;不能吸引眼球,就意味着没有读者;没有读者,就意味着没有收入。对传媒是如此,对作家个人也是如此。从前,曹雪芹等人写一本书要“批阅十载,增删十次”。今天的写手和作家们,恐怕没有这等功夫,他们只有不断制造轰动和焦点话题,不断“秀”,才可能获得最大的收益。至于作品质量究竟如何,作者和读者,大家彼此都是清楚、明白的。

基于以上原因,对于媒体和某些机构的炒作行为,我们应该予以某种程度上的理解。当然,在现代传媒日益发达的今天,传媒信息的轰炸早已经将读者的选择权利剥夺殆尽。作为普通读者,不理解和不同意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但是,在古人和今人之间,炒作至少应该有个分寸。

比如:中国出版科学研究所的这个“我最喜爱的作者调查”,原本是可以将古人和今人分开的。就是说,原本是可以分两组或者三组进行的。这是因为,拿眼下走红的写手们和古人相比,是不严肃的,更是不严谨的。这种所谓的调查,表面上是要进行科学的梳理,真实的结果却因为调查设计的缺陷而让人产生大大的怀疑:曹雪芹在当代人眼中真的就不如韩寒和郭敬明吗?出道仅仅几年的青春派们,至少还没有经历过历史的考验和几代读者的选择,这种所谓的调查结果真的就可以说明问题吗?如果这种调查不能说明问题,那么这种调查的意义何在?更何况,还要花费数百万元的经费!?

总的来讲,个人炒作也罢,组织和机构进行调查也罢,思路至少应该严谨。褒贬今人,请不要把古人也牵涉进去。否则,就会闹出关公战秦琼的笑话。

3号排行榜:作家排名成了关公战秦琼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