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剧富豪榜数据遭质疑 回应:反映现状

作家 http://www.phb3.com/ 评论

3000万元,这个数字是编剧的稿酬,你信吗?昨天,历年“作家富豪榜”制作人吴怀尧推出了“作家富豪榜”的子榜单——编剧作家富豪榜。高满堂以3000万元居首,《勋章》的编剧林和平以及《宫》的编剧于正[微博]分列二三。这个榜单昨天引发业内热议。有不少编

  3000万元,这个数字是编剧的稿酬,你信吗?昨天,历年“作家富豪榜”制作人吴怀尧推出了“作家富豪榜”的子榜单——编剧作家富豪榜。高满堂以3000万元居首,《勋章》的编剧林和平以及《宫》的编剧于正[微博]分列二三。这个榜单昨天引发业内热议。有不少编剧认为该榜单的数据来源有问题,各个编剧的作品统计年限不一。更有人戏称:用一个人7年的收入和另一个人3年的收入比,怎么可能准确?抛开数据上的疑点,有编剧认为,眼下更多年轻编剧的状况是饭也吃不饱,现在就谈富豪,属于“只见繁花,不见残柳”。

  高满堂3000万元夺魁

  榜单前三甲中,打造出《闯关东》、《北风那个吹》,获奖无数的高满堂以3000万元收入傲视群雄。制榜方给出的理由是:除了比较硬汉的男人戏之外,《家有九凤》、《错爱》、《北风那个吹》等作品则展现出他细腻的一面;以2700万元站上榜眼的林和平似乎不是常登报纸的名编剧。对此,制榜方给出的理由是:在军事题材、现实题材的作品中,林和平的作品颇有观众缘,而且他的年代戏同样出彩;于正以2400万元居“探花”。对于于正获奖的理由,制榜方给出的理由是:于正几乎部部剧都能引发高收视和话题性。在过往5年中,于正出品的剧集数量无疑是最多的,而且是当之无愧是“造星王”。不同于其他编剧,于正的剧集因为主打偶像明星,更多是吸引年轻族群,而且他的剧多以古装为主。在进行大胆改编和戏说的同时,虽然每次都是争议漫天,不过却能带动收视率。 

  此外,著名编剧海岩以2300万元屈居第4;《金婚》编剧王宛平[微博]、《媳妇的美好时代》编剧王丽萍[微博]、《宝贝》编剧六六、以及《新三国》的编剧朱苏进则分居第六至第十位。排名前五位的编剧的收入总和超过一亿元。

  数据统计方式遭质疑

  这份“编剧作家富豪榜”一出,立刻引发业内热议。不少编剧对榜单计算的编剧的收入年限不统一提出质疑,认证身份为资深出版人的网友“燕山刀客A”就直言:“编剧富豪榜完全是个搞笑榜,还过去五年的收入?一个当枪手的电视剧编剧以一年的收入都能排进编剧作家富豪榜的前二十名,更别说那些三四线编剧了,几乎任何一个都能秒杀蔡骏,不输‘当年明月’。”认证身份为“《欢喜万家人》、《婆婆也是妈》等编剧”的孟婕也表示,自己一开始看到“编剧作家富豪榜”觉得纯算稿费应该拿不了那么多,“仔细一看居然是五年,这不是扯呢吗?”

  记者也注意到,该榜单中列出的很多编剧的作品都年代不一,比如高希希[微博]的《新三国》是2010年的作品、《金婚》是2007年的作品,如果算上编剧剧本的工作量必须提前,这部戏的年代更早。为此,有知名编剧匿名向本报记者直言,一个是7年的收入,一个是3年的收入,然后算个统账来做个排名,这样的计算方式有可比性吗?更有编剧直言,五年前,编剧绝对不可能有拿到千万级别的稿酬。更有网友质疑,于正不仅仅是编剧,还是整个电视剧项目的制作人,那这些收入是算其编剧收入还是其他收入都没有看到解释。

  编剧价值未获普遍认同

  对于作家富豪榜,更多年轻编剧的态度是矛盾。电视剧《牟氏庄园》女编剧王伊就向记者直言,她相信制榜方的好意,而且她也认为,剧本是一剧之本,如果真的尊重剧本,出现这样的编剧富豪完全正常,但问题是编剧的价值并没有得到这个业内的普遍认同。更有吴姓年轻编剧此前曾向记者直言,如今年轻编剧的生存状况并不好,“现在很多年轻编剧都是在为一些老编剧打工,很多老编剧的作品,都是年轻编剧先写,他们修改后再给制片方。这些年轻编剧几乎是拼命写稿,才能满足温饱,有时候呕心沥血写几个月也才几万元的稿费,真的是勉强到温饱。”

  几位编剧都向记者抱怨,别说稿酬了,现在编剧的署名权都得自己去争取。翻看编剧的维权史就让人触目惊心。编剧王伊当时因向剧组讨薪遭制片方人身安全威胁;编剧谭岚在微博上直播她与国龙公司因剧本《家有双妻》署名权而引发的纠纷;《楚汉传奇》编剧汪海林也在网上晒出了被改得面目全非的剧本;编剧李亚玲终于打赢了《北京爱情故事》的著作权官司……为此,有编剧直言,如今急着算编剧的富豪榜,是在粉饰行业的悲凉一面,营造虚假繁荣,“制榜方用意是好,但或许会有些拔苗助长。”

  制榜方回应 希望反映编剧生存现状

  记者昨天联系了制榜人吴怀尧,因其忙碌其助理接听的电话。对网友的质疑,该助理表示:“‘编剧作家富豪榜’主要统计的是中国编剧2008至2013五年间,其剧本稿酬产生的版税总收入。因不同编剧的单集稿酬不同,我们根据调查结果以及业内人士提供的数据因人而异,以期最大限度地反映出编剧收入。”对数据的来源,该助理透露,大部分数据都是编剧本人还有制片方统计得出的,系列榜单数据调查前后历时3个多月,采访地区包括北京、上海、香港、广州、昆明、长沙、武汉、成都等地,采访累计超过300人,其中包括但不限于作家、编剧、制片人、影视公司、出版机构、图书市场批发商、印刷厂、网上书店、文学网站、实体书店。

  制榜方坦承,首次推出这个榜单主要是想反映编剧作家群体生存现状,让全社会关注编剧,给予编剧更多的尊重与光荣,但本榜单不少数据是基于之前的一些访谈推算出,与真实状况存在差距之处,敬请各界理解。

3号排行榜:编剧富豪榜数据遭质疑 回应:反映现状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