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士礼服定制市场逆袭江城

服饰 http://www.phb3.com/ 评论

昨日,武昌街道口一家男士礼服定制店内,一位市民正在试穿定制的礼服。本报记者孙辰实习生黄文砚摄 长江商报消息 满足个性化需求受追捧,傍婚纱影楼或婚庆公司揽客 “我这么瘦,要结婚了却买不到合适的礼服,该怎么搞哦?”正在筹备婚礼的市民王先生最近苦

男士礼服定制市场逆袭江城

昨日,武昌街道口一家男士礼服定制店内,一位市民正在试穿定制的礼服。本报记者 孙辰 实习生 黄文砚 摄

长江商报消息 满足个性化需求受追捧,傍婚纱影楼或婚庆公司揽客

“我这么瘦,要结婚了却买不到合适的礼服,该怎么搞哦?”正在筹备婚礼的市民王先生最近苦恼不已,有朋友建议,“去定做吧!”

精致典雅的店面,近百款不同式样的礼服和衬衫,年轻时尚的设计师量体裁衣……定制礼服,已和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印象全然不同,不再是老古董的做法,在当下,它甚至显得很“潮”。

记者近日调查发现,随着消费习惯的改变,男士礼服定制市场逐渐在江城兴起,与大街上的门店不同,他们大多选择“藏身”楼中店。

■消费方式在改变?

个性化需求催生定制市场

“三年前我从上海回武汉时,这里没有一家本土的服装定制品牌。”泽意朗男仕礼服首席设计师何军回忆,这两年,武汉的男装定制市场逐渐开始发展起来。

据湖北省婚庆行业协会会长董斌介绍,目前武汉主要的男士礼服定制品牌有5家左右,其中有几家设有多处分店,大多聚集在江汉路、武广、中山大道等潮流集中地,既有本土品牌,也有外来品牌,还有一些小型的私人工作室。

何军认为,生活水平的提高给消费方式带来了变化,“很多男士体重超标,有了肚子,商场里标准版型的正装不再符合他们的需求。定制的礼服恰好能解决这些问题,不但穿起来更合身,还能在视觉效果上做一些修饰。”

另一个原因是客人的要求越来越“别出心裁”。裤子要设计成嘻哈风的“哈伦裤”,或者俏皮的“七分裤”,上衣要半衬里、七分袖,风格要华丽或清新……这些另类甚至棘手的要求,设计师通常都能尽量满足。而这些,在商场基本难以实现。

提倡节俭,也是一些顾客选择定制的原因。“在商场看了一套3000多元的西装,定做一件差不多的只要一千多”,刚毕业的平可表示,这样定做一件要划算很多。据了解,这类定制店还提供修改服务,礼服稍加修改就可以在日常生活中继续穿,而不至于穿一次后就高高挂起。

■哪个环节最值钱?

做工还是面料?业内看法不一

定制一套礼服,哪个环节最值钱?

“毫无疑问是做工了”,何军介绍,做工包括设计和工费,占一件礼服价格的30%—40%,面料和辅料占10%,营销推广10%,利润大约40%。

正因如此,在这一行的所有从业人员里,设计师的月薪最高,过万元并不稀奇。在走访中记者了解到,在武汉,一名设计总监的月薪最高可达1.6万元,相当于许多大型国企的中层。

工资虽高,但设计人才依然十分紧缺,米仕杰特礼服销售经理刘鑫透露,自上一名设计师离开后,她花了3个月时间才找到了新的设计师。

“设计师是店里的灵魂人物,不但要有专业技能,还要有社会阅历,能很好地跟客人沟通,更要有眼力,能根据客人的气质选择合适的颜色版型。”刘鑫说。目前武汉市场上能够做到这几点的专业人才并不多,这一现象被许多店老板认同。

也有定制店称,礼服价格主要取决于面料。“大多数客人不挑面料,但面料不同,工费和价格也会有差异。”刘鑫指着橱窗里的一件山羊皮礼服说,它的价格是一万多,相当于店里最便宜礼服的十倍。

■酒香不怕巷子深?

街面嘈杂房租高选址多在楼中店

走访中记者发现,主流男士礼服定制店多锁定中心商圈的高档写字楼。

在街面上开店岂非更便于吸引顾客?何军摇摇头称,“没有必要”。他解释说,男士礼服定制店的目标群体很明确,锁定的就是即将结婚的新人,“街面上开店房租高昂,相比之下,在婚纱影楼驻店的方式倒更加高效一些。”

据了解,在定制店的顾客中,出于结婚需求的占了70%—80%,因此定制店多半把自身看做婚庆行业的一个环节,也大多愿意与其他环节合作,例如进驻婚纱影楼,或者与婚庆公司共享资源。中心百货一名婚庆店老板介绍,这种营销模式显得更具有针对性,成功率也更高,“来我们店里的顾客,50%都会选择定制礼服。”

许多店主还认为,楼中店的氛围更加能够凸显品位,“开在大街上,路过的人都进来看一下,环境会很嘈杂。”

此外,由于有自己的网站和微博,定制店也不怕巷子深。“我们的客户集中在教育、金融、IT、媒体等行业,大部分是年轻人,通过网络找过来。”何军说。

定制一套礼服,价格从一千元至1万多元不等,3000元左右的最受欢迎。据何军透露,他们单店的月营业额在淡季时可达到10多万元,旺季则在二三十万,“适婚人群永远都有,这是一个有潜力的市场,要发展壮大,必须依赖消费理念的转变。”

■观察

制作工艺待提升产业链尚需完善

走访过程中,一些定制礼服的顾客反映,从下单定做到拿到衣服,时间稍显长了些。一家定制店的负责人称,“从挑选礼服款式、面料,到送去上海的加工厂制作,整个过程一般需要45天。”

湖北省婚庆行业协会会长董斌分析,男士礼服定制在武汉是刚刚兴起,还处于起步阶段,产业链并不完善。

米仕杰特礼服销售经理刘鑫介绍,她所在的门店只负责为顾客提供款式、量尺寸,然后将数据传到上海的代工厂制作,武汉没有礼服制作的环节,“武汉目前的工艺还达不到我们的要求”。

泽意朗男仕礼服首席设计师何军也证实,他们店售价超过一万元的礼服并不在武汉制作,而是送到上海的工厂。

董斌认为,随着产业的逐步发展,制作技艺会越来越成熟,产业链也会越来越完善,“不过这一切都需要市场来检验和推动。”

他建议,这一行业需要在专业化、细分市场上做深度;另外,要在服务性上多下功夫,这是定制店与商场专柜体现差异化竞争的核心。

本版稿件 本报记者 熊丽实习记者 刘兆阳 实习生 肖悦 黄文砚

3号排行榜:男士礼服定制市场逆袭江城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