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事长怒怼小股东”余波未息,又深陷“抄袭门”

服饰 http://www.phb3.com/ 评论

中国江苏网讯5月27日无锡讯 (记者华诚) 男装国民品牌之一的“海澜之家”最近烦透了。董事长周建平怒怼小股东的余波未息,又陷入“抄袭门”, “男人的衣柜”究竟怎么了? “海澜之家”被指抄袭“新生代” 5月8日,深圳潮牌ROARINGWILD的官方公众号发文《

  中国江苏网讯5月27日无锡讯 (记者华诚) 男装国民品牌之一的“海澜之家”最近烦透了。董事长周建平怒怼小股东的余波未息,又陷入“抄袭门”, “男人的衣柜”究竟怎么了?

  “海澜之家”被指抄袭“新生代”

  5月8日,深圳潮牌ROARINGWILD的官方公众号发文《抄袭是门艺术,海澜之家使人嫉妒》,暗讽海澜之家旗下的黑鲸潮牌HLA JEANS涉嫌抄袭。文中附有开箱封测视频和原创说唱,对比展示的几款产品与原版高度相似。据了解,ROARINGWILD由六名在校大学生成立于2010年5月4日,是深圳本土的原创品牌。

  “海澜之家”被指抄袭并非第一次了。据悉,近年来,海澜之家正在积极向“年轻化”方向发展。2017年,海澜之家加码创立四个新品牌,分别是年轻男装潮牌HLA Jeans、轻奢商务男装品牌AEX和女装品牌OVV、生活家居品牌海澜优选。据红星新闻报道,海澜之家此前被指控公然抄袭H&M、Tibi、Helmut Lang。

  ROARINGWILD方面表示,海澜之家作为一家大型的上市公司,出现这种行为对行业会产生极大的负面影响,一直装没听到、没看到。现在他们已经与律师取得联系,只有准备走法律程序,也希望能通过此事提高公众对原创和版权的保护意识。

  董事长周建平怒怼小股东:你闭嘴

  与“海澜之家”抄袭门的低调与沉默相比,董事长周建平之前高调不乏“偏见与傲慢”。事件起于4月19日上午,海澜之家召开的年度股东大会,除了公司大股东,还有众多小股东参会。在交流环节中,有小股东对于海澜之家目前的存货问题,和现有的经营模式提出了质疑。

  不料周建平听到这些问题后,却按捺不住情绪当场怒怼,“总说存货问题,让他们找一家营收比我们高的公司来,如果找不出来,就没有资格质疑我”,“我们的营收还在增长,说明我们的经营模式没有问题”,“尽早结束不成熟的提问,不要耽误午餐时间”。

  事件传到网上之后,周建平彻底火了一把。那么,小股东提出的问题,究竟是否“不成熟”,而以目前海澜之家的经营业绩,周建平怒怼小股东,又是否有足够的底气呢?

  周建平在服装圈是位传奇人物。1988年,时年28岁的他带着18名工人,以30万元个人存款承包了江阴市新桥第三毛纺厂。毛纺厂开了没几年,周建平发现,精纺市场才是一座未被大规模开采的“金山”。于是他改变了策略,转头发展精纺业务,新建了江阴市第三精毛纺厂。

  1994年,毛纺厂的精纺产品年销售额超过了1个亿,成为国内毛纺业的后起之秀。同一年,周建平创立了江苏三毛集团公司,这正是海澜集团的前身。此后数年,周建平的创业路越走越顺,先是集团销售突破10亿元大关,而后大步跨入资本市场。头顶“无锡首富”的称号,周建平甚至在2001年豪掷700万元,请来梁朝伟拍广告。

  2002年的日本考察之旅,特别是优衣库的品牌模式,点燃了周建平逐梦服装圈的决心,“海澜之家”品牌因此诞生。一年之内,“海澜之家”的身影出现在全国数十座城市。周建平用量贩式自选购衣的销售模式,敲开了男装零售领域的大门。

  2014年4月,海澜之家重组上市,当年末,门店数量超过3000家,遍布全国30多个省份。

  小股东所言“大量的库存积压”对一家服装而言,到底意味着什么呢?众所周知,服装产业是一个快消产业,每一个服装款式都有当季和过季的区别,大量积压的库存,显然这些服装已经过季,企业不得不低价进行处理,由此自然会降低公司的净利润。

  不仅如此,大量的库存积压,意味着占用了企业大量的流动资金,导致现金流紧张,阻碍企业的发展,同时也降低了企业的偿债能力。很显然,海澜之家小股东对于库存的质疑,并非毫无道理,大量的库存积压,已经成为海澜之家的一大隐患。

  号称“男人的衣柜”的海澜之家成立于1997年。公开资料显示,海澜之家是一家主要从事品牌管理、供应链管理、营销网络管理的消费品牌运营平台公司,旗下拥有包括海澜之家(HLA)男装零售品牌(为其主品牌)、圣凯诺(SANCANAL)商务职业装品牌、爱居兔(EICHITOO)女装品牌、黑鲸(HLAJEANS)潮牌等。

  据2018年年报,海澜之家全年实现营业收入190.90亿元,同比增长4.89%;归母公司净利润34.55亿元,同比增长3.78%;扣非后归母净利润32.68亿元,同比下降0.63%。

  高库存对“海澜之家”是困局还是死局?

  “董事长周建平怒怼小股东”和“海澜之家”抄袭门事件之间有什么关联?

  业内不愿具名的人士一针见血的指出,研发“拿来主义”显然难以杀出一条血路,高库存的结局也在情理之中,这也正是眼下“海澜之家”的困局,也是“供给侧改革”需要下刀的病灶。

  据相关媒体统计,2014年至2018年,海澜之家净利润分别为23.74亿元、29.53亿元、31.23亿元、33.28亿元和34.5亿元,虽然还在逐年增长,增速明显放缓。与此同时,库存堆积严重也成为海澜之家被诟病的一大原因。2014-2018年,海澜之家的存货余额分别为60.86亿元、95.80亿元、86.32亿元、84.93亿元及94.74亿元。

  而这五年海澜之家的年营收分别为:123.38亿元、158.30亿元、170.00亿元、182.00亿元及190.90亿元,存货占营收之比分别为:49.3%、60.5%、50.7%、46.6%、49.6%。

  与之相比,同为服装行业的红豆股份存货占营收比约为39%,七匹狼则为16%左右。

  在业绩放缓的背景下,海澜之家也在进行一系列的转型。目前定位于多元化道路的海澜之家,先后在女装、童装、家居、海外等方面开拓业务。值得一提的是,海澜之家财报显示,2018年该公司的研发投入仅为0.49亿元,占营业收入比例的0.26%。与研发投入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高昂的宣传费用,2018年海澜之家广告宣传费高达6.27亿元人民币,为同期七匹狼、九牧王等公司的5-10倍。

  “海澜之家”为何说不出话来

  就在此事沸沸扬扬之时,作为一个知名品牌,面对滔天舆情,既没有回应“山寨”事件,也没有正视自身存在问题,是不愿面对,是不敢面对,还是不屑面对?这也让喜爱“海澜之家”的公众大跌眼镜之时大喊失望。

  网友作了一个形象类比,这好比一张俊俏的脸被吐了一脸吐沫和一口口浓痰,被吐的人不还口,也不擦拭,任由浓液横流,痰迹风干为止,这究竟要恶心谁?!

  中国江苏网记者也此事与“海澜之家”总部取得多次联系,并按其要求发送采访提纲,然而对方一直回避,电话中闪烁其词,没有回音,也没有答应记者进一步采访的要求。

  沉默的“海澜之家”怎么了?又该如何在董事长周建平率领下走出泥潭,本网将继续关注。

3号排行榜:“董事长怒怼小股东”余波未息,又深陷“抄袭门”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