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化妆品将迎独立监管,“三胎”政策带来哪些机遇?

护肤品 http://www.phb3.com/ 评论

在线下渠道,据调查发现,不少儿童彩妆售卖于学校旁边的文具店、儿童用品店、母婴店等地方,多以玩具的名义来售卖,生产标准并达不到儿童用妆的要求。 02 单独立法 儿童化妆品市场将迎健康生态 国药监指出,在我国,儿童化妆品是指供年龄12岁以下(含12岁

  在线下渠道,据调查发现,不少儿童彩妆售卖于学校旁边的文具店、儿童用品店、母婴店等地方,多以“玩具”的名义来售卖,生产标准并达不到儿童用妆的要求。

  02

  单独立法

  儿童化妆品市场将迎健康生态

  国药监指出,在我国,儿童化妆品是指供年龄12岁以下(含12岁)儿童使用的化妆品,不同年龄段的儿童需要选择合适的产品。

  根据《儿童化妆品申报与审评指南》,所有明示适用于儿童的化妆品,均应按照要求申报。未明示适用于儿童的化妆品,其产品包装不得以图案或其他形式显示或暗示为儿童化妆品。

  “在申报方面,药监局的管理非常严格。带有‘儿童’字样的化妆品,其质检报告上的各项指标必须在合理范围内。相比于成人来说,这个合理范围是严谨且全面的。”曹景春表示。

  国药监对于儿童化妆品的监管标准与一般化妆品已经有所区别。

  《化妆品安全技术规范》(2015)中规定,儿童化妆品微生物指标限值不能大于500CFU/g或500CFU/ml,显著低于其他化妆品的1000CFU/g或1000CFU/ml。

  同时,儿童化妆品在原料、配方、生产过程、标签、使用方式和质量安全控制等方面除满足正常的化妆品安全性要求外,还应满足相关特定的要求以保证产品的安全性。如,化妆品限用组分表和准用防腐剂表中有部分原料对儿童化妆品有额外要求,有一些组分标示“儿童不宜常用”“3岁以下儿童勿用”等。

  “由于人群的特殊,儿童化妆品往往有更谨慎的产品配方安全考量,对原料要求安全性较高,并需要有一定的安全使用历史。产品和原料都须通过针对儿童使用的安全风险评估,才能作为儿童产品投放于市场。”李周欣说。

  曹景春也对此表示认同。“儿童化妆品的生产,不仅要在原料上选择一些安全、无刺激的成分,也要在研发方面,根据婴童皮肤的需求,研究一些安全的配方,尽量少添加。此外,还要配上相应的工艺,做相关的毒理测试等,力保化妆品的安全。”

  据了解,《化妆品注册备案资料规范》第三十条显示,产品宣称婴幼儿和儿童使用的,需取得生产质量管理体系相关资质认证和毒理学试验报告。

  在此基础上,今年儿童节前夕,国药监给出了更明确的信号:儿童化妆品监管或将单独立法。

  此外,5月31日,国家药监局开展儿童化妆品安全认知问卷调研,并在调研问卷中明确表示,此次调研结果将作为下一步起草儿童化妆品监督管理相关政策法规的重要依据。

  6月1日,广州市场监管局发布《儿童产品质量监督抽查实施细则》其中,儿童洗发水、沐浴露、其他洗护用品露的检查项目达12项,除铅、砷、汞等元素外,还包括菌落总数、耐热大肠菌群等5-6种菌群检测。并且都为极重要的a类检测项目,在上述检验项目中任一项或一项以上不合格,判定为被抽查产品不合格。当产品存在A类项目不合格时,属于严重不合格。

  “加强儿童化妆品的监管是很大的积极信号。”曹景春表示,近年来他切身体会到了国家对儿童化妆品的监管的加强。首先体现在检查的频率上,今年药监局对儿童化妆品检查的频率越来越高;其次,在检查的项目上,从备案到整个生产流程的检查,过程也越来越细致。

  中研普华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截止2019年,我国儿童护肤品市场总额已经超过120亿元。考拉海购数据也显示,2020年儿童化妆品的整体销售额增长超过1200%,正成为新的潜力市场。

  “随着父母的年轻化,儿童化妆品的消费意识不断提升,市场也持续增长。”曹景春认为,除了常规的儿童洗浴、护肤、口腔三大品类,儿童化妆品细分品类趋势也逐渐形成,比如儿童防晒、面膜、护肤水等。“我们今年上了一款润肤水,主要是偏向于基础的保湿作用,消费者的反馈特别好。”

  李周欣也表示,未来三孩父母这一消费人群的偏好也可能由原本的一孩二孩发生变化,儿童化妆品品牌方,需要针对这部分人群提供更贴切需求的产品方案。

  “未来,儿童化妆品市场里的机会一定会从细分品类中凸显出来,市面上的品牌格局会有改变,而加强监管是市场健康增长的大前提。”曹景春说。

  来源:化妆品财经在线 郭芬

2页 上一页  [1] [2] 

3号排行榜:儿童化妆品将迎独立监管,“三胎”政策带来哪些机遇?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