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南山:保健食品最可怕 抗疲劳药实乃壮阳药

健康 http://www.phb3.com/ 评论

“抗疲劳药实际上就是壮阳药。”昨日,全国人大代表、中科院院士钟南山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广东地区甚至是华南地区,最可怕的是保健食品。厂商经常在保健食品中加入药品,便美其名是纯中药。他说自己将在两会关注这个问题。而对于海南出现的毒豆角事

  “抗疲劳药实际上就是壮阳药。”昨日,全国人大代表、中科院院士钟南山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广东地区甚至是华南地区,最可怕的是保健食品。厂商经常在保健食品中加入药品,便美其名是纯中药。他说自己将在两会关注这个问题。而对于海南出现的毒豆角事件,钟南山认为,这都是“多头”管理的错,“多头管理不解决,食品安全问题就永远解决不了”。

  谈毒豆事件

  “多头管理不解决,食品安全永远无保证”

  钟南山认为,毒豆角事件的发生说明我们监管体系有很大的弊病,弊病就是体制的混乱。这个检测是由食品部门来负责的,但是食品部门里面有多个检测体系,比如说田地生产主要是农业部门管,生产的时候是质检部门在管,在流通领域是工商部门在管,但是这三个环节都有问题,每一个环节都没有抓住这个问题。

  “我的看法是食品和药品,应该有一个统一的管理部门,要像国外一样,有一个食品药品监管局。”钟南山说,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出在多头管理上,在食品部门或者质检部门根本没有办法有检测这个成分,等发现了中毒才来检测,可这个损失没法补偿。

  钟南山说;“事情的发生,每个部门应该都有责任,而问题就出在多头管理上,这个问题不解决恐怕永远解决不了食品安全问题,不仅是食品,还有所谓的保健品,今年我会重点谈谈这个问题。”

  谈保健食品

  “保健食品加入药品最可怕”

  “在广东地区甚至是华南地区,最可怕是保健食品”。钟南山认为,毒豆是次要的,在全国来说现在问题最大的是在保健食品中加入药品,美其名是纯中药,“最突出的是抗疲劳药,实际是壮阳药”。此外,美容药,降糖药,还有减肥药等都是这类药品。他表示,如果质监或者工商部门能把这种情况看作“把药品当作非药品”来处理,这就好解决了。“但现在是多头管理,农产品是农药部门管,食品是食监,药品里面的添加东西由工商管。而现在食品药品监督局主要管药品,但对食品绝对管得不够,执法的也不是食监,谁发证谁才去查,检查出来也执不了法。”钟南山认为,这样永远解决不了食品安全问题,他打算在今年两会上提交相关的建议。

  钟南山认为,纯中药药品定义为“药品代替非药品”,这就属于违法;其次监管处理制度要修改,这类非药品的监管应统一由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负责,由这个部门批准并执法。

  谈医改

  “降低药费能否减少病人支出,还要打问号”

  对于医改的问题,钟南山认为,医改的关键是搞好社区医疗,现在很多公立医院在进行试点,主要的做法就在两方面,一是增加公益性,二是提高它的效率,其中最要害的是怎么样能让公立医院提高社区医院的医疗水平和管理能力,这是公立医院对医改一个最大的贡献。

  据了解,今年广州的门诊费用是180元,比去年提高了十几元,是不是医药比去年贵了?对此,钟南山表示,没作详细的对比,还不好说看病是便宜还是贵,这主要还得看老百姓自己拿的钱是多还是少,不是医疗价值的问题。医疗价值最重要的是解决它的合理问题,如取消药物加成,或是医药分家,但产生的缺口如何补偿?一是公益性,二是提高医疗服务的含金量来补偿。

  钟南山说,药事服务费实际上是医疗服务费的内容,不需要将其分开,药事服务费是给医务人员的服务费,已取代药品加成。提高医疗服务费,但降低药费是否减少公众或病人的荷包支出,还要打个问号。

  谈疫情

  “对甲流不能麻木,儿童更应警惕口蹄疫”

  此外,对于甲流,钟南山介绍,目前市民已经很冷静,但不紧张不等于麻木,通过前段时间的宣传,知道甲流危害性的认识,人们能够正确对待。对于甲流是否会卷土重来,钟南山回应说,“没人能够知道甲流是不是这个春天就没有了。虽然一直都有监控,但世界上没有人能对甲流的危害作出准确预测”。

  针对白云区出现猪口蹄疫问题,钟南山认为,不是很危险,只是其中一小部分。“当然,得了还是要上报”。钟南山表示,口蹄疫是经常可能会发生的,发生在5岁以上10岁以下儿童身上的个案常有,应该作出警惕。

3号排行榜:钟南山:保健食品最可怕 抗疲劳药实乃壮阳药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