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东京奥运遗产: “好在没出现最坏结果”

日用品 http://www.phb3.com/ 评论

随着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宣布2020年东京奥运会正式闭幕,奥运五环旗在东京的国立竞技体育场内缓缓落下,被象征性地交付给2024年夏季奥运会的主办方法国巴黎。 回顾过去的17天赛事,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日本外务省官员在8月8日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赛事每天都过

  随着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宣布2020年东京奥运会正式闭幕,奥运五环旗在东京的国立竞技体育场内缓缓落下,被象征性地交付给2024年夏季奥运会的主办方法国巴黎。

  回顾过去的17天赛事,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日本外务省官员在8月8日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赛事每天都过得如履薄冰,“好在没有出现最坏的结果:赛事因疫情而中断”。

  与17天前的开幕式一样,由于疫情,闭幕式现场除了国际奥委会和东京奥组委的成员、日本政府官员、各国驻日使节等,看台上依旧没有其他观众。而场内参加闭幕式的各国运动员代表与开幕式相比更为稀少。这是因为东京奥组委的防疫政策规定:一旦结束比赛后,奥运选手必须在48小时内离开日本。

  原本57年后再度回归日本本土的这届奥运会承载了日本各界的诸多期望:提振经济、展示高酷炫科技、震后福岛再登国际舞台……但疫情让这些目标全都“退居二线”,取而代之的是举办一场“安心且放心”的运动会。因此,出现了现代奥林匹克运动史上最奇特的场景:硕大的赛场内,运动员仅在队友的呐喊和观赛下在这个体育竞技的最高荣誉殿堂内拼搏。

  纵览8月8日闭幕式当天的日本媒体,显要位置已让给了逼近日本、即将给关东地区带来显著降水的今年第10号台风“银河”(Mirinae)。

  最终的奖牌榜显示,美国以39枚金牌和113枚总奖牌数,位居金牌榜和奖牌榜第一;中国以38金和88枚总奖牌数位居第二;东道主日本则位居金牌榜第三和奖牌榜第五。

  而此次疫情下在东京举办的奥运会,也给半年之后将召开的北京冬奥会带来不少启发。

  与变异毒株赛跑

  疫情,是自去年延期以来本届东京奥运会始终无法回避的话题。尽管这不是现代奥运史上第一届与各种传染病搏斗的奥运会,但却是首次因疫情延期的奥运会。因此,无论是国际奥委会,还是东京奥组委,在这一传染性强且毒株不断变异的疫情前,要确保奥运会的顺利召开并无先例可循。

  在赛前,东京奥运会主办方几番更新防疫手册,规定了运动员、教练、参赛官员、记者等奥运相关人士的种种防疫措施,甚至试图构建一个闭环,来确保奥运村与赛事的举办地与疫情隔离。但“防疫气泡”却在奥运会开幕前就早早地破裂了。

  截至第一财经记者发稿时,东京奥组委公布的数据显示,自7月1日统计以来,与奥运相关的确诊人数已达430人。8月4日,奥运村内首次出现集体感染,导致希腊花样游泳队退出奥运比赛。

  “对于很多普通日本民众来说,奥运会就像是个‘平行世界’,”日本关西学院大学社会学教授安倍清志(Kiyoshi Abe)表示,“仿佛与真实世界的疫情毫无关联。”在奥运村外,截至8月7日,日本累计确诊病例已突破100万例,达101.84万例。7日新增了15753例新冠确诊病例,创去年疫情以来新高。

  其中,东京都依旧是日本疫情的“重灾区”,单日确诊已在5日突破5000例。在日本的医学专家看来,由“德尔塔”变异毒株引发的第五波疫情远未到峰值。

  据日本国立国际医疗研究中心学者大曲贵夫的预测,如果疫情持续,2周后,仅东京都一地的单日确诊会超过1万例。

  此外,除了“德尔塔”变异毒株,日本已在6日证实从7月20日秘鲁入境人员中发现一例“拉姆达”(Lambda)变异毒株感染案例,这是首次在日本确诊该变异毒株感染病例。

  拉姆达变异毒株在秘鲁首次被发现,世界卫生组织已将其列为“值得注意的变体”。据悉,“拉姆达”变异毒株的传染性强于“德尔塔”。

  目前,菅义伟表示,力争本月底实现至少40%的日本民众完成第2剂疫苗接种。

  经济提振可忽略不计

  由于疫情,东京奥运会史无前例地采取“空场”模式,再加上3月底已官宣不接待外国游客,在如此特殊的情况下,东京奥运会显然无法如此前估算那样赚得盆满钵满。

  东京奥组委去年底给出的数据显示,疫情下东京奥运会的成本较此前的1.35万亿日元(约合794亿元人民币)上涨了22%,为1.64万亿日元(约合965亿元人民币)。这也使得东京奥运会成为“史上最贵奥运会”。

  全国日本经济学会副会长、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日本经济中心主任陈子雷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奥运的经济效益,一般通过举办的前后时间段体现,而在举办当年,未必有效益最大化的体现。

  在没有疫情前,日本国内的多家金融机构纷纷预计,本届奥运会将为日本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带来0.2~0.8个百分点的提升。对此,陈子雷认为,如今奥运效益难以显现,对经济推动作用更加微弱,“虽然运动员等相关奥运人士以及日本民众仍有部分国内消费,但不会对三季度GDP带来明显的提振效应。奥运赛事的收益还是主要靠转播费用。”

  瑞信日本首席经济学家白川浩道并没有否认奥运举办对经济的利好,但认为目前对经济的直接影响要小得多,间接影响似乎更小。

  根据日本经济学家、关西大学名誉教授宫本胜浩此前的估算,受新冠疫情扩大影响,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空场举办带来的经济损失将达2.41万亿日元(约合1420亿元人民币)。

  无法展示的基建细节

  在历届奥运会的筹办中,奥运场馆的建设以及城市的各项基础设施建设的翻新或再投资往往会吸引大笔资金,也是奥运开支的重点。

  1964年日本首次举办夏季奥运会前,新干线正式启用。日本国土交通省官员菅原宽明(Sugawara Hiroaki)对第一财经记者回忆道,率先启用的这条新干线连接东京和大阪,将原本6小时左右的车程缩短至4小时内。同时,为解决东京都内的拥堵问题,当时还启用了首都高速道路,旨在更快捷地连接羽田机场与当时的奥运村。此外,如今已成为东京重要交通工具的单轨电车,也是在那场奥运会前正式投入使用。

  不过,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对于再回归本土的本届奥运会,日本政府并没有大兴土木,多是沿用此前留有的各项基础设施。“但是,这并不等于在基建方面本届奥运会没有遗产,”他说道,“此次日本政府更注重有形与无形基建的集合。”

  比如,通过创造“无障碍社会”(barrier-free)的理念来打造一个“共存的社会”。具体而言,为了使轮椅在普通道路上更适合出行,主要城市标识了更清晰的标志;在机场、车站,增加电梯数量、扩大电梯容量;引入能装载轮椅的公交车、出租车;新干线增加轮椅空间等。菅原宽明认为,即便奥运会结束后,“无障碍社会”理念也适用于日本高龄少子化社会的现状。

  其次,通过各种新技术巩固基建的防灾功能,建立一个更安全的社会。菅原宽明表示,毕竟由于日本特殊的地理位置,每年遭遇不少台风、热浪等地质灾害和极端气候,因此防灾减灾迫在眉睫。

  最后,他表示,其实本届奥运会在基建方面还融入了很多对国外游客“友好”的细节,比如多语种导航等。但由于严格的入境政策,海外游客暂时无法感受到这些细节,实属有些遗憾。

3号排行榜:疫情下的东京奥运遗产: “好在没出现最坏结果”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