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家小说:既是日用品,又是奢侈品

奢侈品 http://www.phb3.com/ 评论

莫言、李敬泽对谈麦家《解密》 严格来说,所有文学都是类型文学,不是这个类型就是那个类型,或者是几种类型的综合。如果一个作家能够创造一种类型的文学,这个作家就是了不起的。 ——莫言 莫言胃口巨好,他是吞吐万物的,身体极为强健的。而麦家挑食,他

    莫言、李敬泽对谈麦家《解密》

image

image

  严格来说,所有文学都是类型文学,不是这个类型就是那个类型,或者是几种类型的综合。如果一个作家能够创造一种类型的文学,这个作家就是了不起的。

  ——莫言

  莫言胃口巨好,他是吞吐万物的,身体极为强健的。而麦家挑食,他对世界的看法不是什么都全看到,他可以选一个非常特定的方向、角度和层面,以一个很小的刀口切进去,他要打开并创造一个小宇宙或者一个大宇宙。

  ——李敬泽

  麦家的写作是主流文学的一个异数。他的作品飞入了寻常百姓家,千家万户都看过根据他的小说拍成的电视剧作品,《暗算》《风声》《风语》《刀尖上行走》《地下的天空》等等;他的作品又风靡世界,3月18日《解密》在全球21个英语国家同步上市,仅仅几天时间,就在美国亚马逊网站突破了中国小说网络销售的最好成绩,登上了世界各大主流媒体的头条。麦家作品到底有着怎样的魔力?

  因为麦家作品故事的好看,好读,《解密》也曾长期被误读,打上了“谍战”的类型标签,其文学价值远远地被低估。《解密》不单单是一本小说,而是有机地融合了数学、密码学、情报学、政治学、历史学等等,《华尔街日报》称其“暗含了诸如切斯特顿、博尔赫斯、意象派诗人、希伯来和基督教经文、纳博科夫和尼采的回声”。《纽约时报》也认为“他书里所写不仅是关于中国的,更是关于今天这个世界的。”麦家是独一无二的麦家。4月21日,在“麦家《解密》重新出发”活动上,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文学评论家李敬泽对麦家的《解密》进行了精彩的解读,为《解密》正名,重新定位这一具有世界性意义的作品,其中也蕴涵着他们对文学的理解和看法。

  莫言:所有的文学都是类型文学,麦家是一个拓荒者

  莫言跟麦家有过相似的经历,两人都当过兵,所在部队服务的单位都跟情报工作有关系。不过,麦家做的是技术工作,而莫言做的是文职宣传。莫言说,他一直梦想着能写一部像《解密》这样的书,把情报工作这样一些素材写成一部作品,但是一直感觉很难写,因为它涉及到涉密问题,他没有找到解密的方法,而麦家找到了。麦家小说里的人物既是天才,也是笨蛋,进入他们的工作领域时他们确实是天才,一出了办公室就是笨蛋,生活技巧、跟人之间的交往都很难说。莫言说,他交这样的朋友很少。所以对麦家的小说他由衷的钦佩。

  麦家作品在国内作品中很难找到参照物。或许企鹅经典书系可以做一个参照系。企鹅将《解密》列入了企鹅经典书系,同时入选的还有鲁迅《阿Q正传》、钱钟书《围城》、张爱玲《色戒》,当代中国小说目前之有《解密》,海外入选的有卡夫卡《城堡》、奥威尔《一九八四》、塞林格《麦田里的守望者》等,每部作品都有其独特的风格和写作特点。莫言认为,企鹅选的书都是有特点的,是跟别的书不一样的,他们选书不负责给世界作家排名次,也不负责把中国作家划入经典作家行列,只要认为这本书非常有个性,就选进去。

  莫言是去年读的《解密》,以前觉得好像是类型化写作,后来读过之后才觉得确实写得好。“文学这个东西,很难说什么文学是严肃文学,什么文学是经典文学”,莫言指出,像乔伊斯、卡夫卡这些晦涩难懂的作家作品,也有比较畅销的。“我们过去老是说严肃文学、畅销文学、主流文学、类型文学,这实际上是评论家的一种分类,读者的一种分类,作家写的时候可能很少考虑这种问题”。他认为,严格来说,所有文学都是类型文学,不是这个类型就是那个类型,或者是几种类型的综合。如果一个作家能够创造一种类型的文学,这个作家就是了不起的。莫言举例道,我们回顾中国历史上四大名著,《红楼梦》是言情小说,《三国演义》是军事小说、政治小说还是历史小说,《西游记》无疑是神话小说,《水浒传》是武侠小说的鼻祖,这几本小说个性都非常鲜明。中国历史上可圈可点的这几本书,每一本为什么进入经典行列获得不朽的地位?“就在于它个性鲜明,在于它跟别的小说不一样,在于它开辟了一个新的写作领域,创造了一种新的写作方法”。在此意义上,莫言认为,《解密》之所以被选进企鹅经典书系,之所以引起中国众多读者的兴趣,是因为在麦家所写到的领域里,麦家是一个拓荒者,他的意义也正在于此。

  由于《解密》的题材原因,而且麦家的作品大量地被拍成影视作品,很容易被读者认为是通俗小说。对此,莫言认为,什么题材都可以写得很好,什么样的东西也都可以写得很差,不在于作家写什么,而在于作家在写的过程当中牢牢记住文学创作最基本的原则。汪曾祺曾说,他的老师沈从文教他怎么写小说,沈从文说盯着人写,或者贴着人物写,莫言说,“我想麦家也是贴着人物在写的”。他指出,《三国演义》《水浒传》《儒林外史》等虽然都可以有自己的归类,但是最核心的是在写人,不管是宋江李逵还是关羽张飞曹操,不管是贾宝玉林黛玉还是孙悟空猪八戒,这些人物每个都个性鲜明、栩栩如生,都进入了中国或世界文学经典人物的行列。莫言认为,麦家《解密》也遵循了这样的原则,开启了陌生的大家不熟悉的写作领域,并遵循着文学作品塑造人物的最经典的方法完成了它。

  不过,尽管莫言肯定《解密》的独特性,肯定它塑造了让人难以忘记的人物,他也仍旧坦言这本书有缺憾,认为还可以写得更加丰富、更加立体、更加好看。莫言前不久去福建,在飞机上偶然读报纸看到一则消息,说英国女王亲笔签署命令,给他们上世纪五十年代错判的一位天才人物平反,这个人就是谍报界最有名的密码天才阿兰·图灵。他是数学天才,二战中破译了希特勒的核心密码,按照国际军事界、理论界的评估,这使二战起码提前结束了三年。这样一个人对全人类的贡献多么大,但尽管他是天才,却又是同性恋者,这在当时的英国是犯罪的,并因此被送上法庭,面临两种选择,蹲监狱二十年或者执行阉割。他选择了执行化学阉割,过了几年在郁闷中自杀了。莫言看到这则报道后立刻想到了麦家的《解密》。他认为,像《解密》这样的小说可以写得更自由,可以把人物放在更加艰难的困境里进行考验。比如容金珍把密码包丢了,被推到了绝路,而莫言觉得可以设置一些比丢掉密码包更加尖端、更加艰难的困境,在对人性的考验过程当中也就完成了对人物的塑造。

  李敬泽:中国文学传统重身体和心,麦家小说研究大脑的奥秘

3号排行榜:麦家小说:既是日用品,又是奢侈品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