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堡减水闸建于明代 为保护大运河堤防安全(图)

奢侈品 http://www.phb3.com/ 评论

扬州晚报影视中心组织航拍的宝应刘堡减水闸。 摄制组工作人员在宝应刘堡减水闸拍摄。 宝应刘堡减水闸。 ■出土“万历通宝”铜钱,考证出水闸建成时代 ■扬州时代最早、保存最完整明代里运河水利设施 昨天上午,大王庙码头,记者登上扬州地方海事局快艇,沿

刘堡减水闸建于明代 为保护大运河堤防安全(图)

扬州晚报影视中心组织航拍的宝应刘堡减水闸。

刘堡减水闸建于明代 为保护大运河堤防安全(图)

摄制组工作人员在宝应刘堡减水闸拍摄。

刘堡减水闸建于明代 为保护大运河堤防安全(图)

宝应刘堡减水闸。

  ■出土“万历通宝”铜钱,考证出水闸建成时代

  ■扬州时代最早、保存最完整明代里运河水利设施

  昨天上午,大王庙码头,记者登上扬州地方海事局快艇,沿运河北上,开始了“水上行走大运河”,踏访扬州段世界遗产点,打量母亲河的前世今生。

  水上,南来北往的船只,穿梭不息,繁华着今天的生活。岸边,古堤,码头,驿站,船闸,大运河的天然地理坐标,见证着昨天的文明。

  刘堡减水闸,大运河扬州段最北端世界遗产点,也是这次水上行的第一站。大约两小时,快艇到达。但站在艇头,却不见水闸真容。一种神秘感油然而生。

  藏身水下

  35天考古挖掘,刘堡减水闸终露真容

  登上运河东岸码头,是一段狭长的堤坝,自南而北横卧岸边,隔出一湾河塘。刘堡减水闸,便静静躺在水下,水面上,清晰可见快乐的鱼儿。

  河塘南侧,有一组抽水泵。陪同的宝应博物馆设计师唐华荣说,遗迹挖掘前,原本就处于水下,如果长期露出水外,闸体会很快风化。因此,水对减水闸是一种保护。

  唐华荣说,考古挖掘后,塘中并未放水,大约一年后,雨水加上运河水渗透,塘中水满了。后来,工人干塘时,竟收获了四五斤鱼虾。塘与运河不通,也无人工放养,鱼从哪来?这一段小插曲,给减水闸增添了一点神秘色彩。

  水泵启动,减水闸渐渐露出真容。石工堤闸,木桩基础,一个“】【”字形水闸,慢慢脱水而出。比起最初的发现,减水闸的出世,有了一种现代化手段。

  2011年9月,宝应县申遗办接到报告,县城向南约10公里处运河东岸,发现了大量条石、大砖和木桩,以及用大砖、条石垒筑的石堤,断断续续向南延伸。

  当时,因为大运河申遗,宝应县水利部门正在整治沿岸环境,归并沿线砂石码头及堆场。发现条石的,是一个正在施工的码头。

  接报后,相关部门立即向建设单位发出停工通知,保护现场。随即,扬州考古专家赶赴现场勘查,初步认定是一处水闸遗存,并启动现场清理和考古挖掘工作。

  从11月8日—12月12日,经35天考古挖掘,水闸本体构造清晰呈现出来,即由地丁、铺底石、闸墙、摆手四部分组成。减水闸摆手偏向西北,主体部分由石工构成。整座石闸下方由地丁顶托,地丁呈排桩形式,排列紧密,木质依然有韧性。石闸顶部有部分砖工,对水闸起到整合作用。

  宝应博物馆负责人季寿山介绍,石工与砖工均以石灰和糯米浆粘合而成。水闸设计合理,整体保存良好,闸槽清晰可见。

  考古挖掘

  一枚“万历通宝”,考证出建成时代

  据当地民众回忆,闸址处原是运河的中埂,上有居民点,因生产生活需要,生产队和村民经常挖掘运河堤下的条石和木桩。

  这次挖掘清理过程中,发现闸的铺底石有许多被人为撬起,似乎在寻找什么。所以,此处的地层也遭到破坏,基本无地层可言。

  考古挖掘时,当地民众还相传,公家发现了宝贝,在挖金子呢!唐华荣笑言,其实,这是一处比金子还珍贵的文物遗产。

  挖掘过程中,从桌子铺底石和地丁之间,有个民工意外发现了一枚“万历通宝”。此后,在铺底石的石缝中,又陆续发现了三枚“顺治通宝”,一枚“康熙通宝”。这说明,减水闸建成后,历代又进行过维修。

  有老人说,里下河一带,过去砌房造屋,有个民间风俗,就是在墙中摆放硬币,以寄托美好的生活愿望。“刚发现减水闸时,我到现场看了。我记得,曾经看到过减水闸的记载。”宝应历史文化研究会主席梁鼎成说,从现场回去后,他查找了《宝应县水利志》,果真查到了记载,刘堡减水闸始建于明万历十二年九月,即1584年。

  一枚“万历通宝”,一处水利记载,并经考古及文史专家查证,最终判断出刘堡减水闸的建成时代。据记载,万历十二年九月,刘家堡减水闸开始动工,次年四月底竣工。水闸建成后,调节着外运河与里运河的水位差,保障了漕运水位,并起到治理水患作用。

  到了清顺治、康熙年间,刘堡减水闸均进行过大修,“顺治通宝”和“康熙通宝”的发现,或许就是一个见证。到了清末,刘堡减水闸逐渐淤塞,并不断遭到人为破坏。

  追根溯源

  两面筑堤河湖分离,奠定里运河之基

  “这是扬州运河段上发现的‘唯一一处时代最早、保存最完整的明代里运河水利设施’。”宝应博物馆的倪学萍,从运河变迁中,考证了刘堡减水闸来龙去脉。

  明初,宝应有位老人柏丛桂,精通水利,熟悉农情,虽身为平民,却喜欢为公益热情奔走。当时,宝应至高邮一线,仅靠一道土堤,难挡百里大湖。汛期一到,常常决口毁堤。

  柏丛桂大胆上书,建议从宝应至界首造六十里砖堤。上书很快获批。朱元璋下令:“命扬州府所属州、县烧造砖灰,包砌高邮、宝应湖堤。”

  砖堤竣工后,柏丛桂继续沿运河考察。他觉得,砖堤虽牢固,但船只仍在湖中航行,风急浪高,凶险依在。他再次建言,从槐楼至界首开一道直渠,两面筑堤,河湖分开,以保航船安全。朱元璋再次批准。堤成之日,引水入直渠,于内行舟,于外御浪。自此,河湖分离,奠定了扬州里运河之基。

  梁鼎成说,柏丛桂的热情奔走,不仅赢得了朝廷对宝应水利的重视,也示范了当地官员。

  此后,相继有官员提议请开宝应月河,以彻底避开宝应湖之险。直至万历十二年(1584),总漕都御使李世达再言开宝应月河,获朝廷批准。当年九月兴工,次年四月竣工。工成,上报朝廷,诏旨褒奖,赐名宏济河。

  与宏济河同时完工的,有宏济河南北二闸、刘堡等减水闸。在此前后,新开了永济河、黄浦月河、界首月河、邵伯月河等,全线连通后,形成了扬州的里运河。与此配套的水利设施,有节制闸、减水闸、排水泄洪闸、堤坝与引河等,构成了一个集蓄水、给水、航运、排水、灌溉为一体的综合性水利工程。

  清道光《重修宝应县志》县境图上,仍绘有宏济河,沿河自南向北记载有:子婴闸、清闸、江桥闸、氾水闸、瓦店闸和刘堡闸。这说明道光年间刘堡闸未遭淤塞破坏,仍正常使用。

3号排行榜:刘堡减水闸建于明代 为保护大运河堤防安全(图)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