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斗:叼在嘴上的艺术品

烟酒 http://www.phb3.com/ 评论

烟斗:叼在嘴上的艺术品 马克·吐温曾说:“如果天堂里没有烟斗,我宁愿选择地狱。”由此可见烟斗在西方人心中的地位。现如今烟斗早已从单纯的烟具跻身于收藏品的行列,因为它不仅可以使用,更有着丰富的文化内涵、奇特的造型、罕见的质地、复杂的工艺,以

烟斗:叼在嘴上的艺术品

烟斗:叼在嘴上的艺术品

   马克·吐温曾说:“如果天堂里没有烟斗,我宁愿选择地狱。”由此可见烟斗在西方人心中的地位。现如今烟斗早已从单纯的烟具跻身于收藏品的行列,因为它不仅可以使用,更有着丰富的文化内涵、奇特的造型、罕见的质地、复杂的工艺,以及经过时间考验的工艺……

  文_李雨桐

  从容烟客

  在西方,人们总是从一些小细节判断他人,如一根领带、一双袜子,或者一支笔。而烟斗是一个不可忽视的细节,它雄踞在人的脸上,将一个人的个性十足地刻画出来。烟斗吸烟是男人最原始的吸烟方式,早在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之前,南美洲的印第安人就用玉米芯制成的长柄烟具吸食烟叶。用烟斗是印第安人的一种崇高的礼仪。后来,探险家们把“新大陆”的烟斗带到了欧洲。在16世纪的欧洲上流社会,女士们流行享用从“新大陆”带回的巧克力,而男士们的时尚则是用烟斗。到了18世纪,英国的工匠制造出了石楠根烟斗,法国的工匠制造出了海泡石烟斗,烟斗的制作技术由此达到了高峰,并形成诸多烟斗艺术流派,也逐渐成为男人的必需品。每一个烟斗无疑都有各自本身的特点,而且作为一个男士最私人的物品,烟斗与主人的亲密程度要超过任何人。

  一把好的烟斗不仅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和收藏价值,更成为“烟斗客”重要的精神乐园。喜爱烟斗的人们正是哲学家亚里斯多德所说“凡事凡物皆取其中道”的那批人。这样的男人大多比较喜欢独处,外表看起来平静,脑子里却在思考很多事情。烟斗便给了这样的人士一段从容淡定的时间。一个男人在没事的时候,照料烟丝、填装烟草、清理炭层、养护烟管,实在是一种很好的休闲方式。

  在中国烟斗的使用和收藏才刚刚起步,新晋的斗客,更为喜爱中西结合的复古方式,如烟斗与禅、与读书、与茶、与酒的魏晋精神。但对于很多初级斗客,选择一把合适的烟斗则非常重要。京城烟斗藏家张龙2000年开始收藏烟斗,他建议初尝烟斗的人可以试试品牌烟斗如沙芬,性价比和实用性较高;收藏则要根据个人喜好,如斗型、材质。在张龙看来斗客至少需要7把斗才能满足日常所需,“不论什么材质的烟斗,都需要休养生息的过程,如果一天抽5至10锅斗,应该每天换一把。需要浓一点儿的口味的时侯可以选择3厘米管的烟斗,需要淡一点儿的口味不妨选择6厘米管的烟斗;想抽温和的维吉尼亚烟丝就选丹麦的W.O.Larsen,想抽强劲的波瑞克烟草不妨用登喜路牌烟斗;思考问题的时候使用直式的石楠根烟斗,阅读的时候换只弯式的海泡石烟斗更自在…… ”最近张龙的斗友中又增加了几位女士,他说,手持细小修长烟斗的女斗客,丝毫不减优雅大方的女性气质。

  脱离现实的冥想

  烟斗的材质要符合诸多条件,其中石楠木是烟斗的首选材质。石楠木开始流行于公元1850年,因为它漂亮、耐久、有个性,耐热不吸水,而且会呼吸,最适合用来燃烧烟草,所以最受欢迎。二次大战前,还可以找到250年树龄的根瘤,目前最好的稀有石楠只有100岁,却可遇不可求;15年前,50—75岁树龄的还算普遍,今天只求之15年树龄的了。其中上上之选为死根,百年石楠自然死亡,留下的根瘤在地底自然的干燥,这种根瘤是稀世珍宝,只有天价才能购得。这也正是石楠木烟斗值得典藏之处。石楠木根瘤没有年轮,而是由木纹得知它有多老,越老木质越紧,颜色越深,木纹越美,价格也越贵,还可以保证更好的烟草燃烧品质。

  除了欣赏烟斗形式上的艺术美,更让玩家迷恋沉醉的是它的精神特征。抽烟斗的享受有如冥想,气定神开。抽烟斗的节奏甚至成为抽烟斗艺术中的艺术。所谓的节奏,亦是“中庸之道”,既保持合理的抽吸次数,又能使烟草不断保持燃烧,细啜轻吐的享受烟斗,温和而有节制,以求达到人斗合一的境界。闲适时,装上一斗,既可沉思冥想片刻,亦可随手翻起一本闲书,边抽边读;当然也可以倒一杯威士忌,或泡一盅茶,寻求不同形式的芳香撞击而起的惊喜……

  与香烟之区别

  抽烟斗不能像抽香烟一样,一口气将烟吸到肺里。抽烟斗要像品尝好酒一般,轻含烟斗,用自然呼吸先吹一口,再轻吸一口,让口腔的每一寸都细细品味各种烟草的特殊韵味,然后将它从鼻子或嘴慢慢地吐出来,而非吞下去,这也是抽烟斗无害于健康的道理。抽烟斗从头到尾自己是主人,一定要在身心皆平静的时候,才能享受它的乐趣。

  烟斗客中一直流行着一个很生动的比喻:香烟像艳遇——快餐式的味道,且风险较大;雪茄像情妇——不单可以解决欲望,且花费巨大;烟斗像妻子——花费不多,一次添置,长久维系,常伴终生。在萨特的哲学著作《存在与虚无》里,萨特甚至将烟斗作为一个哲学例证。他认为香烟是“虚无”的象征,是抽象的、没有固有的特性、容易消失的物体;而烟斗则是“存在”的象征:“烟斗就放在那儿,在桌子上,独立存在着,平平常常。我把它拿到手上,我抚摸着它,注视着它,以使自己获得拥有感。”

  香烟与烟斗在身份上也略有不同。香烟的使用时间常常是在紧张、恐惧、不安、疲惫的时候使用,而烟斗则必须在闲适的时候从容地去享受。比如我们在看电影时,经常会看到这样一个公式化的情节:那些犯罪分子在接受审讯的时候,往往会对警察请求:“能给我一支烟吗?”这个时候,即使给他一只烟斗,恐怕他也没有心情抽一口。烟斗与香烟的区别就在于此,香烟是为了缓解疲惫、紧张,而烟斗则必须在闲适的时候从容享受。烟可以一支接一支地抽,而一支抽过的烟斗,必须得给它时间完全冷却后,才能再装上一斗。

  一支8厘米长的香烟,大约可以燃烧8分钟;而享用一斗烟丝,则需要40分钟甚至更久。香烟可以根据心情随时加快燃烧的速度,而烟斗是一种温和而有节制的享受。对于达到一定段位的资深烟斗客来说,用烟斗抽烟的最高境界是“不温不火”吸快了会烫到手和嘴,而吸慢了又可能会熄火。用烟斗需要一定的技巧、经验和修养,在某种程度上说,用烟斗不但是一种生活方式,也是一种感悟人生的过程。可以说,一个男人只有修炼到一定的人生境界,才可能把握好自己的烟斗。

  烟斗与绘画艺术

3号排行榜:烟斗:叼在嘴上的艺术品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