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尔多斯盆地:能源新高地的大与长

地理之最 http://www.phb3.com/ 评论

2019年的鄂尔多斯盆地,一串串箭头向上的数字和一项项被刷新的纪录横空出世:新增油气三级储量23亿余吨,前所未有;年产超400亿立方米大气田诞生,国内首个;长庆油田油气当量迈上5700万吨,实现5000万吨连续第7年稳产,创造历史。加上延长油田连续第13个

  

鄂尔多斯盆地:能源新高地的大与长

  2019年的鄂尔多斯盆地,一串串箭头向上的数字和一项项被刷新的纪录横空出世:新增油气三级储量23亿余吨,前所未有;年产超400亿立方米大气田诞生,国内首个;长庆油田油气当量迈上5700万吨,实现5000万吨连续第7年稳产,创造历史。加上延长油田连续第13个年头稳产千万吨,中国石化探得千亿立方米大气田,整个盆地的油气产量当量已逾7500万吨。

  自上世纪初始至结束,鄂尔多斯盆地在历经百年蹉跎后,终于在新世纪迎来了跨越式发展。截至2019年年底,鄂尔多斯盆地已累计向国家贡献石油超过5亿吨,天然气逾4000亿立方米,为保障国家能源安全做出突出贡献。

  鄂尔多斯盆地之大,在于规模,在于潜力,更在于责任

  幅员37万平方公里的鄂尔多斯盆地,地跨陕、甘、宁、蒙、晋5个省区,其天然气探明储量居全国首位,石油资源居全国第4位。然而,南部的黄土高原、北部的戈壁与荒漠,其多层系的复杂地质状况,在赋予油气规模储量的同时,也带来了低压、低渗、低丰度的特征。

  上个世纪,“边际油气田”“磨刀石”“三低”等紧箍咒在石油人头上一戴几十年。新世纪以来,随着石油勘探地质理论和三维地震技术不断创新,水平井优快钻井、压裂核心技术的突破,使鄂尔多斯盆地迎来迅速上产的契机。

  作为盆地内最大油气生产单位的长庆油田,自1970年开发建设以来,从零起步到1000万吨用了33年,从1000万到5000万吨仅仅用了10年,平均每两年换一个千字头。此后7年一直保持油气当量5000万吨稳产,成为我国规模最大的油气田。再加之延长油田的连续13年千万吨以上稳产和中国石化两大气田发展战略的逐步实施,使这块渗透率低到极点、自产井所占比例还不到1%的鄂尔多斯盆地,油气当量规模超过7500万吨。按照各油气田至2025年的规划,届时鄂尔多斯盆地的油气产量规模将达8000万吨以上。

  更令人可喜的是,作为目前国内油气产量领头羊的鄂尔多斯盆地,上产潜力十分巨大。

  2019年,长庆油田探明了10亿吨级庆城大油田。目前已建成百万吨级生产能力,在未来3至4年内将建成300万吨的生产能力,相当于建成一个中型油田。

  “2300平方公里的庆城大油田有10亿吨储量,在这个湖盆有4万平方公里,就算只有一半区域具备庆城相当的地质条件,那未来会有10个庆城大油田!”长庆油田副总经理付金华对油田发展的规模和潜力信心十足。

  除了石油,长庆油田2019年全年的天然气产量超过400亿立方米,约占国内今年天然气总产量的25%。到2025年,天然气产量将再上一个台阶,达到450亿立方米。

  据中国石油勘探院油气开发战略规划所书记张虎俊介绍,长庆油田当前探明石油地质储量51.43亿吨,石油资源探明率为35.2%,油气勘探总体处于早中期阶段,加之油藏综合含水61.8%,地质储量采出程度仅有8.1%。天然气已探明储量超6万亿立方米,动用程度30.9%,可采储量采出程度15.3%,总体属于开发程度较低的油气藏,整个盆地的开发整体也处于早中期阶段。由此可见,鄂尔多斯盆地长期上产稳产潜力之巨大、之重要、之现实,为国内独有。

  巨大的规模和潜力,往往也意味着重大的责任。“长庆油田石油产量占中国石油1/4,占天然气1/3,新的发现和储量占了1/2。”付金华如此道出整个盆地在保障国家能源安全中的分量。事实上,过去10年时间,鄂尔多斯盆地每年探明石油储量约3亿吨、天然气3000亿立方米,连续10年占中国石油半壁江山。

  “东部硬稳定,西部快发展”,要实现油气资源的可持续发展,就注定了作为西部能源生产基地的鄂尔多斯盆地要在“大”字上有大手笔,这是新时期石油工业赋予这块宝地的神圣使命。未来,加大勘探开发力度,保障国家能源安全,中国石油要实现发展,最为现实的就是鄂尔多斯盆地。

  鄂尔多斯盆地的高质量发展之路,要走得稳,还要走得长

  鄂尔多斯盆地,1000多年前,“石油”在这里被命名;100多年前,中国陆上首口工业油井在这里诞生;如今,中国石油工业的油气产量纪录在这里被刷新。

  在实现新世纪头20年的跨越式发展之后,鄂尔多斯盆地已成为国内油气生产的绝对主力。那么,这块被誉为“半盆油、满盆气”的宝地,能否在大的基础上,走上可持续发展的科学轨道,走得既稳又长?

  困难是现实的。鄂尔多斯盆地不仅地表条件恶劣,施工环境差、难度大,而且地下构造复杂,逆冲断层发育,目的层埋深大,油气聚焦规律复杂。一半以上的油藏渗透率在1毫达西以下,没有自然产能,被国际石油界认为“无开发价值”。

  另外,经过几十年的规模开发,固有的理论认识和技术渐渐不适应新领域和新类型的油气勘探,盆地周边及外围盆地地质条件复杂,综合勘探任重道远。随着资源的劣质化加剧,目前上产主要依靠超低渗和页岩油,但技术需求又造成单井投资较高,加上油井初期递减大,难以实现效益与规模的统筹兼顾。

  新的产能难上,现有的递减也难控。例如长庆油田,石油每年有12%左右的递减率,有200多万吨的产量要去弥补。气区老井综合递减率21.3%,日产气量低于0.5万立方米气井有8734口,以每年800口的速度递增。油气递减率控制难度逐步加大,渐渐陷入“多井低产”的困境。

  再加上几近严苛的安全环保要求影响上百万吨的产量、用工量不变与工作量大幅度增加的矛盾等诸多因素,鄂尔多斯盆地的远景发展困难重重。

  石以砥焉,化钝为利。在做大的道路上,鄂尔多斯盆地石油人没有退缩。在做长的征途中,他们依靠着雄厚的资源基础,仍然取得了巨大成绩。

  1987年,全国第一次油气资源评估鄂尔多斯盆地,石油资源只有40亿吨。到了2006年的第三次评估变成了100亿吨。曾有一位专家据此计算,光是延长一带的含油层系就占地10万平方公里,按1平方公里石油丰度40万吨的常规蕴藏,意味着400亿吨的石油埋藏量。除去一半折扣,还有200亿吨石油资源量。这就是鄂尔多斯盆地获得可持续发展最重要的基础,避免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尴尬。

  已经走过50年勘探开发历程的长庆油田,2019年在勘探和开发工作上均取得超预期成绩。

3号排行榜:鄂尔多斯盆地:能源新高地的大与长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