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心的虫子值钱的蛋(2007.5.29)

动物之最 http://www.phb3.com/ 评论

2007年4月26日 聊城市东昌府区沙镇王连村 每隔两三天,刘波和姐姐刘慧都要到农户家去送一种特别的料。 刘波的姐姐 刘慧:“咱配出来的这个料,划到一元三角钱,我为什么给你们农户都给到一块钱,就是为了防止客户再喂别的料,基本上和外边饲料价格差不多。

恶心的虫子值钱的蛋(2007.5.29)


2007年4月26日 聊城市东昌府区沙镇王连村

  

每隔两三天,刘波和姐姐刘慧都要到农户家去送一种特别的料。

  

刘波的姐姐 刘慧:“咱配出来的这个料,划到一元三角钱,我为什么给你们农户都给到一块钱,就是为了防止客户再喂别的料,基本上和外边饲料价格差不多。”

  

这种特别的料,不是粮食生了虫子,而是刘波专门把活体黄粉虫掺到粮食里面的配成的,一只鸡每天喂2到3两,根据养鸡的多少限量卖给合作养鸡的农户。

  

刘波的姐姐 刘慧:“我们其实每天都要突击抽查的,就说你要掺什么,你不知道哪一天,你在喂料的时候,我们工作人员就去了。”

  

鸡是普通的鸡,吃了刘波配的料后,刘波回收的鸡蛋一个是六七角钱,从2006年3月开始,刘波又以一个鸡蛋一元钱的价格,每天要在聊城市场上卖掉大约1。2万个鸡蛋,单卖虫子鸡蛋,他一年就有上百万元的收入。可在四年前,刘波还是一个穷得叮当响的打工仔。

  

恶心的虫子值钱的蛋(2007.5.29)


今年28岁的刘波是山东聊城东昌府区后刘村人,2003年7月,他花三万多元买了蝎子种苗,没几天,刘波却发现大大小小近千只蝎子竟几乎死光了。

  

刘波:“一掀开全死了,我那时候很着急。”

  

刘波的母亲 张凤兰:“大叫着出来了,妈,我的蝎子咋回事。”

  

当时,棚子里隐隐约约驱蚊药的气味引起了刘波的警觉,难道是母亲怕蚊子咬了自己殃及了蝎子?

  

刘波:“可能喷药后就没有蚊子咬了,我的孩子过去以后,再去看蝎子的时候就不会咬一身疙瘩了。”

  

母亲本想用驱蚊药帮刘波做件好事,不想却弄巧成拙,帮了倒忙。心血白费了不说,还搭进去3万多元钱,直到现在,刘波的母亲还是既心疼又后悔。

  

刘波的母亲 张凤兰:“这个事情不说还好点,一说,说起来,想起来这个事吧,哎呀。”

  

恶心的虫子值钱的蛋(2007.5.29)


刘波养蝎子,钱没赚到却被打击得不轻。有一天刘波急着出去办事,发现家里只剩几个馒头,他注意到了放在角落里的黄粉虫,那是当初用来喂蝎子的。

  

刘波:“炸那个蝉蛹那个感觉,因为我在地摊上经常吃那个东西,想再用相同的操作手法,去做一下这个虫蛹,做这个虫子,看是不是能吃。”

  

在聊城当地风行吃蝉蛹的习惯,刘波当时就想把黄粉虫油炸一下,就着馒头凑合了这顿饭,不曾想,竟给了刘波一个灵感。

  

刘波:“炒了吃,挺好吃,挺好吃,哎呀,我就一下子来了一个灵感,我这个东西是不是可以把它做成食品,用活体的昆虫来做一种食品不多。”

  

食用蝉蛹在民间历史悠久,而吃黄粉虫则是一个新生事物。要想做成食品赚钱,人们会接受吗?刘波想了想,打起了自己朋友的主意。

  

刘波:“你要说让朋友来,直接说我给你炒一盘虫子吃吧,他们肯定都不来,绝对打电话说没空,我就想办法把他们约出来,我说我请你吃饭。”

  

恶心的虫子值钱的蛋(2007.5.29)


朋友来了,刘波亲自下厨,亮厨艺是假,看朋友们对黄粉虫的反应才是真,刘波在黄粉虫上耍了个小花招。

  

刘波:“把那个虫子头和虫子尾掐了,他不用心去看的话,只能说一节一节的东西,他不了解这是什么东西。”

  

朋友 占春林:“一吃挺香,咦,这是什么呢,他说你猜,我说我猜不出来。”

  

在被告知是黄粉虫后,朋友也没在意,照样吃得津津有味。但当刘波跑去大棚里端来了一盆活的黄粉虫时,吓了人一跳。

  

朋友 占春林:“猛一看吓一跳,爬啊还活啊,这家伙,我没有见过啊,就跟蛆一样,吃那个东西。哎呀,这东西怎么吃肚里啊。”

  

刘波:“当时端过来一看,哎呀,那个反应就强烈了,心里有想呕吐的感觉,也没有吐出来,感觉有点恶心。”

  

恶心的虫子值钱的蛋(2007.5.29)


虽感觉恶心,但朋友评价是黄粉虫好吃。刘波又让自己几个亲戚朋友的孩子品尝,他想做成儿童喜欢的虾条替代品来卖,但食品门槛很高,投资巨大,只好放弃。但市面上每公斤8元钱当饲料卖很好销,2004年7月,刘波利用母亲原来废弃的猪场养起了黄粉虫。

  

刘波:“在临变蛹之前,有一段时间它就不进食了,把体内的所有东西都排出去了,所以说这个东西很好,这个活的可以吃,挺香的这个味道。”

  

员工:“嗯,熟的可以吃,生的不敢吃。”

  

黄粉虫每年可褪12到14次皮,有四批成虫循环产出,需要三公斤麸子和一公斤菜可以产出1公斤黄粉虫。那时候,刘波每个月能产出2000公斤黄粉虫,可一次在电视上看到虫子鸡的项目后。刘波就不甘心单纯卖虫子了,他要利用虫子养鸡赚钱。2005年4月,刘波买回了2000只半大土鸡。

  

刘波:“找一个不同点,五谷杂粮祛百病,鸡吃了那个五谷杂粮后再吃活体黄粉虫,是不是能与别人不同。”

  

恶心的虫子值钱的蛋(2007.5.29)


用五谷杂粮掺上黄粉虫来喂鸡,刘波一家都不是行家里手,也是摸索着来,2005年6月,刘波发现鸡身上出了问题。

  

刘波的姐姐 刘慧:“刚开始的时候,喂虫子也是喂得多了一点,那个鸡就是发胖,发胖后来就寻思,这是怎么回事。”

  

刘波:“趴在窝里,也不动弹了。”

  

胖倒不是坏事,重要的是,对刘波来说,2千只蛋鸡,每天怎么也应该收1500个鸡蛋,但却发现鸡胖了以后产蛋反倒少了。

  

刘波:“不但没达到一千五六,反而越来越低了,连一千个也达不到,甚至只有五六百,五六百,你想想,我喂这个黄粉虫再喂其他东西,那就是成本相当高了。”

  

刘波后来发现是饲料配比中,活体黄粉虫占的比例太高影响了鸡的产蛋率。

  

刘波:“你看它要是吃得太多,营养过剩了,就失去了鸡产蛋的这个意义了。

  

喂它好料了,倒不下蛋了,因为我养的是蛋鸡,你不下蛋了,我赚什么钱呢。”

  

3号排行榜:恶心的虫子值钱的蛋(2007.5.29)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