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人物周报:“獒瘾”唐秀华

动物之最 http://www.phb3.com/ 评论

时代人物周报:“獒瘾”唐秀华 2005年03月15日17:38 时代人物周报 -本报记者 刘辉 发自山西运城 虽然名字有几分秀气,唐秀华身上却有股不折不扣的汉子气。“什么事儿都要把它做成了。”说这话的时候,他很平静。 因为是关公故里,运城市也被称作“武术之乡


时代人物周报:“獒瘾”唐秀华
 
2005年03月15日17:38 时代人物周报  
 

  -本报记者 刘辉 发自山西运城

  虽然名字有几分秀气,唐秀华身上却有股不折不扣的汉子气。“什么事儿都要把它做成了。”说这话的时候,他很平静。

  因为是关公故里,运城市也被称作“武术之乡”,唐秀华就是山西省形意拳协会的  
 
 

时代人物周报:“獒瘾”唐秀华

   

时代人物周报:“獒瘾”唐秀华

 
 
 
常务理事,但让他在当地成为名人的却是因为自己养的几十条藏獒。

  别人都利用春节期间休息,唐秀华却很忙,因为这段时期正是藏獒的产仔期。在接受记者采访的前一天,他还通过电话与马俊仁讨论了一个多小时关于幼獒的一些问题。大年三十晚上,唐秀华专门给藏獒煮了饺子,虽然饺子只有象征性的五、六斤。

  妻子眼里的“狗憨憨”

  妻子邬泽英提起当年骂丈夫“狗憨憨”时乐了。当时的唐秀华就像着了魔似的一次次买藏獒,而由于对藏獒不了解,每次买回的多是假的,为此先后损失了20多万元。但他不顾妻子的反对,偷偷拿了家里的钱再次进青海牧区寻獒。等到终于买回来真獒了,他的大儿子却被一条藏獒撕破了肚子,幸亏抢救及时,才没带来生命危险。

  “藏獒骨子里的野性没有被完全驯化,但对主人却是绝对服从,这也是它的珍贵所在。”虽然藏獒伤害过家人,但对唐秀华还是“很听话的”。不过对于刚买回来的藏獒,谁都大意不得。

  2002年,唐秀华从高原牧区买了只叫作“疯子”的藏獒回来,暂时寄养在郊区的表哥家。几天后去看的时候,“疯子”冲断铁链扑到了他身上,对着脖子就咬。“多亏练过武术”,唐秀华揪住獒的耳朵往下一摁,却被咬在了大腿上,肩上也留下了獒爪的伤痕。在一脚踢开藏獒后,唐秀华飞身翻墙跑了,闻声出来的表哥这才抓住“疯子”重新拴了起来。

  “‘疯子’把他都咬成那样了,他还说这才是真正的藏獒!”邬泽英有点戏谑地说。

  在唐秀华的影响下,全家人逐渐对藏獒产生了兴趣。“这种东西确实有灵性,原来骂它们的时候,就冲你叫。等后来对它们好了,它们对我也好。”邬泽英说藏獒曾经救过自己。

  那是一个雨天,她送小儿子上学出门,在回来时摔倒了,“摔得挺重,起不来。”拴在楼上的“红色风暴”看见了,焦躁地吼叫并不断冲撞铁链。幸好儿子出门未远,听到叫声不对劲就返回来,把母亲搀到了屋里。

  后来,“红色风暴”动手术的时候,唐秀华请来的是市医院的手术师。在救治无效死亡后,全家人都哭了,唐秀华为它在中条山脚下选了块儿风水宝地下葬。

  出于对獒的爱好,唐秀华交的獒友甚多,其中就有著名田径教练马俊仁。

  “马俊仁跟我是兄弟”

  2003年11月下旬,许多体育报纸都报道了马俊仁的“玫瑰王”与唐秀华的“小雄鹰”举行婚礼的新闻。当时的马俊仁是中国藏獒俱乐部主席,唐秀华是副主席。

  唐家院落的西南角摆着个颜色泛白的铁笼,里边的“南江”不断冲撞着一指多粗的钢条,它后腿立起来足有一人高。唐秀华说“南江”是他的非卖品,与他私交甚笃的马俊仁曾出价到50万,他也没卖。

  由于心爱“南江”,马俊仁便送了个笼子给他。“我们两个是互敬互羡,”唐秀华说自己跟马俊仁关系很好,“我可以称呼他‘老哥’。”

  2002年夏天,早就对马俊仁敬慕的唐秀华听说他也喜欢养藏獒,就主动给对方打了电话。电话那头的马俊仁也是欣喜不已,“一聊就聊了1个多小时。”唐秀华回忆。

  第二年,唐秀华送儿子到北京上学。马俊仁听说后,一天打了10多个电话,要唐秀华飞大连。由于暴雨,飞机临时降落在沈阳机场。等到凌晨两点多唐秀华赶到马俊仁家中时,马俊仁立即叫醒妻子把早已做好的饭菜热了后端出来。

  他们谈了两天两夜,讨论“如何保护藏獒,如何将藏獒推向世界”。唐秀华说:“马俊仁是獒痴,我是獒瘾”。此次交往后,两人的关系“铁了”。马俊仁先后在他那里给獒配种三次,唐秀华分文未收。

  平时,唐秀华会为马俊仁提一些建议,比如,缺什么品种,应该往哪个方向努力等等。

  “我们平均每两天要通一次电话,多是关于工作方面和养獒技术的。”

  不为牟“暴利”

  藏獒联盟网的加盟獒园已经有37家,而全国范围内的獒园据唐秀华估计已经超过了300家。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养藏獒,一部分原因是喜爱,还有一部分是因为“暴利”。

  北京的养獒者孙福龙最初也没有想到自己的獒这么值钱,买主动辄“开价2万元”,当然这是比较好的幼獒。而品质差些两个月到6个月大的幼獒平均价格也在千元以上。

  有人说,就像当年的“兰花”一样,藏獒的高价也是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炒作起来的。

  唐秀华承认,在养獒界确实有些人是靠此来致富的,但这

  也无可厚非,客观上还促进了对这一物种的改良和保护。

  谈起养獒初衷,唐秀华表示,只是因为喜欢这种动物“义不负心,忠不顾死,神勇威武,气挟风雷”,“如果养獒是为了牟取暴利,我就不会把自己十多年来的经验写出来与大家分享。”

  唐秀华强调自己不是为了牟取暴利的另一个原因是:养獒前,他经营着一家书屋和化工厂,“机器转几天就是几万块钱”,而现在做的却是在当地人看来不务正业的“养狗”行业。

  现在,唐秀华的神州藏獒科研基地有纯种藏獒近60只,春节期间产幼仔100多只,2004年的纯收入超过了20万。对于依靠藏獒致富,他说这是“以獒养獒”,因为自己一年在一只好獒身上的花费就在万元以上,如果没有经济来源,是养不下去的。

  写藏獒专著的第一人

  唐秀华的书桌上放着几本书,他说自己正在写第三本书,其中一页上写道:“我是一只獒!”

  此前,只有初中学历的他已经写了两本关于藏獒的专著,并在《中华神犬西藏獒》中提出了一些自己的学术观点,包括“獒的基本标准”和“獒的历史考证”。

3号排行榜:时代人物周报:“獒瘾”唐秀华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