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常乐:曾4天4夜冒雨守水潭 观察鹦哥岭树蛙

动物之最 http://www.phb3.com/ 评论

【引语】鹦歌岭,是目前海南省陆地面积最大的自然保护区,也是海南岛的生态核心。2007年,沉寂多年的鹦歌岭热闹起来,27名朝气蓬勃、有专业知识的大学生由海南省林业局面向全国高校招募而来,五年里,这群年轻的大学毕业生致力于森林保护事业,成为鹦哥岭

  【引语】鹦歌岭,是目前海南省陆地面积最大的自然保护区,也是海南岛的生态核心。2007年,沉寂多年的鹦歌岭热闹起来,27名朝气蓬勃、有专业知识的大学生由海南省林业局面向全国高校招募而来,五年里,这群年轻的大学毕业生致力于森林保护事业,成为鹦哥岭自然生态环境的守护者。

  4月14日下午,在鹦哥岭道银村工作站,长得斯斯文文的廖长乐带着相机搜集山里的植物标本。作为27名大学生之一,中南林业科技大学硕士毕业的廖常乐于2010年进入鹦哥岭自然保护区工作。两年多来,廖常乐最大的收获就是大范围发现了鹦哥岭树蛙,并进行了系统研究。

  对鹦哥岭树蛙进行系统研究

  鹦哥岭树蛙,是海南鹦哥岭自然保护区的新种。2003年鹦哥岭科学考察时,来自香港嘉道理农场暨植物园的动物学博士陈辈乐等人,首先发现并捕获了鹦哥岭树蛙的标本。2005年的科考中,考察队在鹦哥岭主峰再次发现了鹦哥岭树蛙。

  “之后,我们通过调查,在鹦哥岭发现了鹦哥岭树蛙大量分布,并对鹦哥岭树蛙的繁殖等进行了系统的研究。”要研究鹦哥岭树蛙的繁殖并不是容易的事,在那期间,廖要常乐经常上山,甚至在雨天蹲守了4天4夜,观察鹦哥岭树蛙。“我在山上每天吃了早饭,就一直蹲在那里观察,一直蹲到晚上12点,因为必须要一直不停观察,才能发现树蛙的繁殖等行为。”

  据当时和廖常乐一起上山研究鹦哥岭树蛙的护林员王金忠回忆,那时山上一直下雨,晚上廖常乐还要去离营地三四公里外的另一个水潭边,观察树蛙,甚至把驻扎帐篷在那边。“在山上呆了三天后,还是下雨,我们是熬过去的,但是他不喊苦,最后我们主动劝常乐下山回去了,但是他说还要继续做,抹黑去研究。”谈起廖常乐,护林员王金忠对这个执着于科研、工作认真的小伙子印象深刻。

  只要有信号就向妻子报平安

  每次开展科研监测工作,廖常乐都要翻山越岭。由于登上海拔1800多米的鹦歌岭主峰很不容易,所以每次廖常乐和团队成员都希望多呆几天,一到深山里,手机就没有了信号,这也让廖长乐的妻子王慧颖多了份担心。

  王慧颖和廖常乐是大学同学,大学毕业后,廖常乐继续读研究生,王慧颖到杭州一家银行工作。两年前,王慧颖辞去在杭州的工作,和廖常乐一起来到鹦哥岭工作。

  “实话说,他每次一上山到了没有信号的地方,我就很担心。”王慧颖深知,山路不好走,还有很多未知的危险。她尤其记得,有一次廖常乐上山,两天都没有任何音讯,同事回到村里找到信号给她发了短信,告知她家常乐在山上有危险。当时她着急得不得了,但也联系不上常乐。五天后,当常乐回到家里,王慧颖才知道他是食物中毒。“每次他上山工作都是报喜不报忧。”王慧英说。

  现在,只要上山工作,无论走到哪里,只要有信号,廖常乐都会习惯性地打个电话给妻子报个平安。“山里大多没信号,经常爬上小山坡,找信号打电话给她。”廖常乐说。

  志同道合的年轻人在一起不会寂寞

  说起两年多来工作最辛苦的事,廖常乐说还是上山搞科研。“我们在山上一般都呆一个礼拜,到了下午鹦哥岭经常下雨,睡觉的时候,即使是加了睡垫,到了晚上还是湿漉漉的,就像睡在水里,晚上经常会被冷醒。”

  有人不解,大山里条件艰苦,夫妻俩每个月的工资一共才3000多元,廖常乐为什么依然愿意留在鹦哥岭?

  “我们两个能够在一起,做共同喜欢的事情,这个比物质上的满足更珍贵。”廖常乐说,现在,每一次上山,和团队的伙伴、护林员都是有说有笑,工作是自己喜欢的,生活也很充实。“这么多志同道合的年轻人在一起不会寂寞,也是我们为什么能留下来的原因。”

  如今,廖常乐和王慧颖已是鹦哥岭年轻大学生中的令人羡慕的一对,而他们的宝宝也将在两个多月后降临。

  南海网记者符泽亢李庆芳白沙报道

3号排行榜:廖常乐:曾4天4夜冒雨守水潭 观察鹦哥岭树蛙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