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佩克+减产的背后

国家之最 http://www.phb3.com/ 评论

6月6日,第11届欧佩克和非欧佩克(OPEC+)部长级视频会议召开,沙特阿拉伯能源部长阿卜杜勒阿齐兹本萨勒曼与俄罗斯能源部长亚历山大诺瓦克共同主持。会议强调,5月份的减产行动促进全球经济和石油市场出现复苏初步迹象,但鉴于2020年全球石油需求萎缩约每

  6月6日,第11届欧佩克和非欧佩克(OPEC+)部长级视频会议召开,沙特阿拉伯能源部长阿卜杜勒·阿齐兹·本·萨勒曼与俄罗斯能源部长亚历山大·诺瓦克共同主持。会议强调,5月份的减产行动促进全球经济和石油市场出现复苏初步迹象,但鉴于2020年全球石油需求萎缩约每日900万桶,仍需加强减产和稳定市场,故宣布将目前日均970万桶的原油减产规模延至7月底;呼吁所有主要产油国与欧佩克+国家共同努力,为稳定石油市场按比例做出贡献。

  沙特、俄罗斯双方在石油市场份额、规则制定权等方面都存在竞争,今年双方在价格战中两败俱伤。在疫情冲击石油行业的非常时期,双方互为利益与命运共同体,在欧佩克+框架下需要谋求对全球石油市场“共治”。

  沙特是欧佩克内最大的原油生产国,对欧佩克与国际石油市场具有较大影响力。此次欧佩克+联合减产抗疫中沙特发挥领衔作用,对国际石油市场实行供给侧宏观调控油价。沙特在减产中带头承担更多责任,6月石油产量减至每日750万桶,除额定减产额外还增加每日118万桶的自愿减产。6月7日,沙特阿拉伯国家石油公司(Saudi Aramco)宣布,将在7月上调所有地区和级别的原油出口官方售价,对亚洲原油售价将增加每桶5-7美元,部分客户的价格涨幅达到20年来的最高水平,减产后开始收获油价回升的果实,有利于增加出口收入、缓解财政窘境。沙特国内经济改革、能源转型需要减产支持。减产也是欧佩克组织维护长期利益必然选择。

  俄罗斯需利用抗疫与减产促进贸易结构转型,同时增加能源出口收入。油气占俄罗斯财政收入的40%。2020年俄罗斯财政预算以乌拉尔原油价格每桶57美元制定, 2020年油价下跌后俄罗斯石油企业收入或减少180亿—200亿美元,石油出口收益将为950亿美元,2021年约1000亿美元,远不及2012年的2843亿美元。在参与欧佩克+减产后油价回升,俄罗斯财政部规定,鉴于乌拉尔石油平均价格回升,自6月1日起,俄罗斯石油出口税每吨上调1.5美元至每吨8.3美元。通过减产提升油价有利于增加财政收入、提升民生福利保障。

  维持欧佩克+的减产可为石油工业发展提供休养生息、转型升级的契机。接连发生的石油生产事故影响人们对俄罗斯北极等地区能源开发与安全供应的信心及其国际形象。5月29日,俄罗斯克拉斯诺亚尔斯克边疆区诺里尔斯克镍业公司热电厂发生2.1万立方米柴油泄漏事故,污染当地水土环境。6月初,俄罗斯亚马尔-涅涅茨自治区久苏舍莆油田极光公司所属六号油井发生井喷,约10吨含油混合物泄漏。过去20年俄罗斯财政收入依靠油气行业的模式难以为继,需要加快原材料经济向技术经济的转型。

  俄罗斯需要联合沙特营造良好的国际环境,抵制美国页岩油的冲击。美国是当今世界最大的油气生产国,是两国强劲竞争对手。若欧佩克+减产协议得到遵守,美国在2021年年底前将是全球最大产油国。沙、俄等国不与美国争石油出产国老大位置,源于“国家主导—市场主导”石油体制差异、对石油企业与油价的诉求不同。沙特、俄罗斯等国依赖石油财政需要控制亏损,美国为维护就业民生与供应安全更注重石油市场份额与规模。美国石油企业生存油价为每桶30美元,盈利油价为每桶50美元,目前油价下美国石油企业大都亏损, Haynes & Boone法律事务所称,2020年美国预计约73家石油公司申请破产保护,2021年宣布破产的石油公司将高达170家。不同于沙俄等国的宏观调控式减产,美国通过市场机制自动减产,美国能源信息署将2020年美国原油产量预期下调至1170万桶每日,较2019年水平低50万桶每日,2021年跌至1090万桶每日。但美国对亏损承受力较高,随油价回升,页岩油行业开始复苏。俄罗斯需联合沙特减产稳定市场,同时要拿捏油价尺度,打压美国页岩油竞争对手。

  另一方面,美国对波兰等国出口LNG、阻止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2020年2月美国国务卿访问白俄罗斯达成石油贸易协议后,6月初第一批8万吨美国石油运抵白俄罗斯克莱佩达。当然,主要产油国需要斗而不破。2020年6月俄美总统电话指出欧佩克+减产协议促进需求恢复和油价稳定。

  据目前欧佩克结构组成看,13个成员国大都分布于亚非拉地区。按国际能源署(IEA)的数据,欧佩克成员国石油产量约占全球的42%、探明储量约占全球的79.4%、石油出口约占全球石油贸易总量的60%。

  欧佩克对石油价格与市场的影响力被西方能源金融、美国页岩革命及俄罗斯等非欧佩克国家等因素削弱,其凝聚力与吸引力下降,面临队伍稳定与扩大的难题。赤道几内亚和刚果2017年、2018年的加入,但遭受了厄瓜多尔、印度尼西亚、卡塔尔等成员国的退出打击。厄瓜多尔两进两退;1962年加入的印度尼西亚变成石油进口国后,偏爱低油价、为节约会费2009年1月退出,2016年为“充当欧佩克与亚太市场桥梁”宣布回归后又反悔;1961年加入的卡塔尔被排斥而于2019年1月退出。

  为挽回影响力,2016年欧佩克联合俄罗斯、墨西哥、哈萨克斯坦、马来西亚、阿塞拜疆、巴林、文莱、阿曼、南苏丹、北苏丹等非欧佩克国家建立欧佩克+机制。欧佩克+控制着全球50%以上的石油产量和约90%的探明储量,通过联合减产,对国际石油市场与全球能源治理的影响力明显提升。2020年4月,欧佩克+达成两年期减产协议,2020年5月、6月日均减产石油970万桶(23%),2020年下半年日均减产770万桶(18%),2021年1月至2022年4月日均减产580万桶(14%)。5月减产有效减缓油价下跌,油价从4月的低点反弹。

  但欧佩克+减产协议实施奖惩机制不合理,几乎未出现全部成员国100%履行承诺的情况。俄罗斯、沙特等履约较好的国家未受奖励,而减产不佳的伊拉克、尼日利亚、安哥拉、哈萨克斯坦等国家亦未受惩罚,只是后续补齐。为敦促减产协议执行,欧佩克部长级联合监控委员会负责密切审查能源市场、石油产量水平和合作宣言的遵守情况,欧佩克联合技术委员会和秘书处将进行协助。

  今年3月EIA《2020年石油报告》认为,2021年全球石油需求将反弹,亚洲将在2025年占石油需求增长的77%,亚洲石油进口需求将超过每日3100万桶。亚洲需求的强劲增长为石油生产国创造促进出口的重大机遇。

  今年3月沙特、俄罗斯价格战两败俱伤,体现欧佩克与非欧佩克国家争夺油市主导权与规则制定权;沙、俄合作打击美国页岩企业体现政府主导的国家石油公司与市场主导的民营石油企业竞争激烈。欧佩克+要提升业界对其稳定国际石油市场能力的信心,必须加强内外团结。尽管存在页岩革命、能源转型等挑战,欧佩克+在全球市场中的份额赋予其能源权力,使其通过产量调控对影响油价发挥作用。(中央民族大学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程春华)

3号排行榜:欧佩克+减产的背后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