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晓光收集300余台古董钢琴最贵一台超500万(图)

国家之最 http://www.phb3.com/ 评论

唐晓光在一架古董钢琴前演奏。 唐晓光收藏的钢琴。 ■ 深圳特区报记者 李夏 文/图 在深圳与澳门的工作室里,唐晓光收藏了300余台古董钢琴。 对艺术,唐晓光似乎有着一股天生的热情。他喜欢绘画,巨幅作品“江山神秀图”(91cm x 500cm)被美国驻华大使馆收藏

唐晓光在一架古董钢琴前演奏。

唐晓光收藏的钢琴。

■ 深圳特区报记者 李夏 文/图

在深圳与澳门的工作室里,唐晓光收藏了300余台古董钢琴。

对艺术,唐晓光似乎有着一股天生的热情。他喜欢绘画,巨幅作品“江山神秀图”(91cm x 500cm)被美国驻华大使馆收藏。他酷爱书法,作品“大道无形”、“集德凝瑞”被日本创价学会名誉会长池田大作收藏。

至于音乐,缘分自学生时代起就已结下。唐晓光说,原本他对钢琴并不了解,但最终促使他走上收集古董钢琴之路,并成为目前国内收藏古董钢琴最多的人之一,缘于去年发生的一件事。

收藏古琴之路开启

“去年上半年,一位开琴行的朋友请我过去坐坐。朋友的琴行平时以经营二手的雅马哈钢琴为主,但那天我到了以后,立刻被一台古董钢琴吸引了。”唐晓光说,这台琴来自德国,是19世纪中叶的产物,“它所散发出来的时代的印记、古典的气质,厚重的年代感一下就把我吸引了。当时我把它买了下来,运回家以后,越看越喜欢,就好像着了魔一样,于是开始了解它的历史、背景,结果在这个过程中,又发现了许多其他的古董钢琴,真是美不胜收,于是我决定开始收藏古董钢琴。”

由于早年从事贸易工作,所以唐晓光在欧美地区有很多朋友。于是他挨个给朋友们打电话,拜托他们帮忙寻找古董钢琴。“一般情况下是到欧美的拍卖行或者古董店,去寻找古董钢琴。并不是太好找,因为有时候年代太久远,不少琴损坏相当严重,无法修复。有时候碰到一些保存较好的琴,但是有面临着许多竞争对手的竞争。”

唐晓光说,要购买到一台心仪的古董钢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除开不菲的金钱支出外,运气也占了相当大的比重。“很多时候,我的朋友们都会去到法国或者德国的那种比较偏僻的小村庄收琴,有时候运气好,真的能收到很不错的古董钢琴。像我有一台古董钢琴,就是从一个村庄的教堂里收来的。”

古琴私人定制弥足珍贵

自从收集古董钢琴以来,一年时间里,唐晓光查阅了大量的资料,对整个钢琴的发展历史,也有了一定的了解。在他的工作室里,就摆放着不少见证着钢琴历史的古董钢琴。其中一台造型为葫芦样式的古董钢琴,是钢琴发展早期的集大成者。“那时候是七弦琴,只有70多个键,钢琴的外观设计也比较独特,别具一格。”唐晓光说。

随着造琴技术的进步,琴键也由最初的70多个升级为81个,一台1830年出产的德国品牌古董钢琴,它的尺寸仅有224cm,琴身有81个象牙琴键,这比现代钢琴88个琴键要少。 到了19世纪后期,造琴技术有了质的飞跃。一台1878年出产的博兰斯勒立式琴,深啡色的外表下透着几分年代的厚重。唐晓光介绍说:“这台琴产于1878年,这段时期被认为是德国制造钢琴的黄金时期。当年博兰斯勒品牌丝毫不逊色于斯坦威,它是世界上顶级的钢琴品牌。这台琴低音浓厚而和睦,高音则明亮而清晰,琴键反应快速,手工雕花古典优雅,是难得的好琴。”

此外,唐晓光透露,他收藏的琴中有不少是皇家或私人定制的。“有一台斯坦威是皇家定制,琴身上有一个专属于皇家的盾牌标志。还有一台是一位伯爵私人定制的博兰斯勒,全世界仅此一台。”

四人耗时两月进行修复

尽管入行才一年时间,但唐晓光凭着惊人的毅力和决心,已经收集了300余台古董钢琴。“价格相差悬殊。最贵的一台要500多万,最便宜的只要几万块。”

唐晓光说,之所以会有如此大的差距,和钢琴的完好程度有很大关系。300余台古董钢琴,由于年代久远,大部分都或多或少有些损坏,只是轻重程度不同。对于唐晓光来说,每收到一台古董钢琴,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进行修复。“目前国内修复手法比较好的是香港的袁氏家族,几代传承。即便如此,袁氏家族每年还要派人去欧洲求学,学习最新的修复技术。”

修复这件事说起来容易,但做起来难。唐晓光介绍,一台琴买来后,通常需要经历消毒、清洗、补漆、换线等步骤:“消毒主要是清理掉寄生在木头上的细菌,这些细菌会导致钢琴表面的木皮凸起。补漆则要复杂许多,需要修旧如旧。”

一台损耗较为严重的古董钢琴,通常修复过程需要两到三个月:“一般有四个工人进行修复,包括油漆工、机械工、木工、画工。有些琴损耗严重,需要全部拆开,不仅是换线,连击锤、钢板都要全部换新的。”

与钢琴大师因琴结缘

收藏一年,300余台钢琴的数量已经很是惊人。向来热情好客的唐晓光,也会以琴会友。然而最初的时候,唐晓光的古典钢琴却并没有给它带来意想中的好评:“我请了不少钢琴家以古琴演奏,结果效果都很不理想。因为他们弹惯了现代钢琴,古琴的琴键多以象牙为材料制成,所以弹奏时并不顺畅。”古琴不适合现代人的演奏,这个观念也一直留在唐晓光的脑海中。

直到今年5月,他遇到了奥地利钢琴泰斗级人物约格·德姆斯。“德姆斯当时来澳门、香港演出,途经深圳。在朋友的引荐下,他来到我的工作室弹奏古董钢琴。我说这个琴不适合现代人弹奏,他说你错了,不是琴不好,是弹的人不够好。”唐晓光说,德姆斯原计划弹奏一个小时后离开,结果他对古琴爱不释手,一弹就是四个小时,“最后是他助理说,已经很晚了,必须要走了,他才依依不舍地离开。”德姆斯的话给了他极大的自信,而他也与德姆斯成了忘年交。

除了德姆斯之外,法国著名钢琴大师希普林·卡萨利斯与唐晓光也因古琴结缘。作为一位具有独特路数和强烈个性的演奏家,希普林·卡萨利斯对古琴也有着特殊的喜好,而他还曾专门以古琴演奏由唐晓光作曲的《澳门,我的家园》。

唐晓光已收藏的300余台古董钢琴足以令他成为国内收藏古琴最多的人之一,但他表示仍不会停止脚步:“未来的计划是建一座钢琴博物馆,不仅仅是有古董钢琴展览给大家,而且还会将整个钢琴的发展历史进行梳理,甚至会建造蜡像,还原当年那些伟大的音乐家与钢琴的故事。”

3号排行榜:唐晓光收集300余台古董钢琴最贵一台超500万(图)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