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制造到智造:见证中国奇迹

中国之最 http://www.phb3.com/ 评论

工业化是现代化之基,强大的制造业支撑起现代化的经济体。 100多年前,最早喊出“振兴中华”的先行者,在《建国方略》中描绘了中国现代化的蓝图。1945年4月24日毛泽东在《论联合政府》中提出“使中国由农业国变为工业国”。1954年,周恩来在《政府工作报告

  工业化是现代化之基,强大的制造业支撑起现代化的经济体。

  100多年前,最早喊出“振兴中华”的先行者,在《建国方略》中描绘了中国现代化的蓝图。1945年4月24日毛泽东在《论联合政府》中提出“使中国由农业国变为工业国”。1954年,周恩来在《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提“四个现代化”。

  2021年,在“一个新的征程的起点”上,我们选取大飞机、铁路、通讯三个案例,见证百年中国工业化、信息化的不凡之路。

  智造强国在路上,科技创新永不息。

  A股上市的中国建筑(601668.SH),堪称国际房建地产行业的巨无霸,2020年营收达到1.6万亿元,位列当年《财富》世界500强排行榜第18名。

  2013年之前,这家公司一直将房建作为自己安身立命的主业,定位于“最具国际竞争力的建筑地产综合企业集团”。事实也确实如此,漫长的岁月中,遍布国内大中城市的地标性建筑,像体育场馆及当地不断突破纪录的最高大厦等,大都出自中建所属企业之手。

  中国近四十年经济高速增长,依赖的正是房地产等传统行业的发展和壮大,这些行业解决了中国人衣食住行中的基本温饱问题。但民族振兴,还需要高新技术行业在国际领域崭露头角,基础行业不仅要做好配套,本身也面临转型的现实问题。

  2013年之后,公司“话”风大变,“做强基础设施业务,做优海外国际工程承包业务,做实‘四位一体’城镇化开发业务”成为新表述。

  其转变的背景是,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全面深化改革”,为此后经济社会的巨变发出了意味深长的“信号”。

  与宏观大势相对应的,“转型”成为2014年中国建筑内部的热门话题——公司上下的共识是,房地产行业大势已去,未来的业务重心将转向基础设施像高速公路、城市快速轨道交通、机场等领域。

  转型绝非易事。从公司年报数据可以看到,房建部分占总营收的比例八年间从2012年的73.5%下降到2020年的61.98%,基建部分则由13.6%上升到21.6%。如果算上房地产开发占比由当年10.3%上升到16.6%,每年的转型落实到营收上大约只有1个点左右。

  但变化也确实显而易见。在参与建造了两条地铁线路地面站段后,中建公司下属一位项目部经理前段时间告诉记者,他们下一个工程要为中车建一个磁悬浮列车试验场——这似乎颇有象征意义,代表中国过去40年经济奇迹的行业领军企业已着手铺设一条通往未来的高速轨道。

  衔枚疾行

  未来似乎已清晰可见。

  从提出工业4.0战略到第四次工业革命浪潮的出现,距今已有近十年的时间。

  十年中,5G已经悄然降临我们生活,自动驾驶如箭在弦上,全自动化智能机器人工厂已从图纸变为现实,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似乎已然成为我们生活中的组成部分。

  疫情期间中国外贸出口意外强劲,再次见证了中国制造业在世界贸易体系中的比较优势。这既得益于国内疫情控制得当,也间接证明了中国制造业的体系性优势。而这是积四十年改革开放之功形成的国家核心竞争力,世界上的其他国家或地区可能在某些方面具有优势,或者在某些领域具备竞争力,但从完整的产业链来看,任何国家既没有条件模仿,也没有能力超越中国的这种整体优势。

  回望百年历史,筚路褴褛走到今天的中国,更让我们体会到这种优势的可贵。

  以嘉兴为例。1921年8月嘉兴南湖一艘丝网船上诞生了一件彪炳史册的历史事件。而那一年,沪杭铁路全线通车也让嘉兴迎来工业革命的最初气息。据《嘉绢志》记载,1921年的嘉兴县城出现了机器袜厂;东门外新工造纸厂所生产的毛绿纸、桑皮纸开始在江浙行销;北门外的嘉昌工艺厂也正式开工。

  嘉兴出现工厂,源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国内民族资本的勃兴。从全国看,也只有纺织、印染等轻工业少得可怜的几个工业门类。随后,随着日本侵华、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嘉兴乃至全国工业体系始终仰人鼻息难以自立。直到1949年,嘉兴的工业产值也只有6000万元。而到了2020年,属于地级市的嘉兴工业产值已达到10158亿元。

  不可否认,中国制造业的短板依然存在。比如处于价值链的低端、劳动生产率有待提高、劳动者红利即将消失,等等。

  红领公司的故事告诉我们,即便化蛹为蝶成为教科书经典案例的企业,在新工业革命浪潮中仍需砥砺前行,否则仍将会回归平庸。

  2013年,现在已更名酷特智能的红领对外表示,个性化定制西服系统开发成功。从这一年开始,红领一跃成为互联网时代传统服装制造业转型的标杆而备受瞩目。据说,开发这套系统还是企业老板张代理到德国宝马参观,见到流水线上五颜六色的定制新车大受启发而下定决心所致。

  这可视为服装行业的工业4.0版。2015年记者前往采访,当时红领企划部总经理介绍,企业开发的这套系统在欧美国家非常受欢迎,许多人在系统上下单后很短时间便能收到一身合适的西服,而价格却比在当地定制便宜到让人不敢相信。那时,红领在国内已经是明星企业,为了减缓参观者的数量,企业规定参观样板车间每人要收取1000余元的费用,否则拒绝进入。即使如此,参观人群依然络绎不绝。

  一个农民,年轻时做木匠活命,后靠脑筋灵活开服装厂致富。开发个性化服装定制系统虽有机缘巧合的成分,但靠一己之力十年磨一剑终有所成,这个案例形象地说明中国人能够创造奇迹,甚至是世界性的奇迹——只要给予合适的土壤和温暖的阳光。

  2020年,酷特智能在创业板上市,借助“由订单驱动的大规模个性化定制”概念,上市后连续12个涨停,虽然到目前股价已距最高位接近腰斩,市盈率(TTM)依然高达74.6。

  但仔细查看财报,酷特智能财务表现并不是特别突出。研发投入上可窥一斑。2020年,酷特智能研发费用只占营收的2.02%,而当年,A股市场同类传统服装企业差不多是酷特智能的1~1.5倍。

  这说明,即便是一度走在时代前面的标杆企业,如果满足于已经取得的成绩,很可能停滞不前,甚至被后来者追赶。

  虽然背靠中国广阔的市场腹地,但传统制造产业必须持续创新,才能赢得长远的发展。传统产业如此,先进科技制造产业更是如此。

  半导体芯片制造。视觉中国

  赶超一流

  大疆创新、中芯国际的故事证明,在尖端技术领域,中国亦不遑多让。

  2003年,23岁的杭州小伙汪滔从华东师范大学退学,到香港科技大学读电子与计算机工程研究生课程。毕业后,与两位同学共同创立大疆创新。度过一段艰难的创业岁月后,2008年汪滔成功研发第一款较为成熟的直升机飞行控制系统。

3号排行榜:从制造到智造:见证中国奇迹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