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暗访地下黑拳市场 拳手透露血腥内幕

奥运 http://www.phb3.com/ 评论

拳场收入 多靠投注 观众必须下注,收入主要靠赌客投注 两老板对赌,拳场将收

  拳场收入 多靠投注

  观众必须下注,收入主要靠赌客投注

  两老板对赌,拳场将收取“手续费”

  拳手拳场 收入都高

  难度大的比赛 拳手一场可挣10多万

  一场比赛下来,拳场收益可达百万

  黑拳比赛 水平不高

  黑拳手的水平还不如很多散打选手

  比赛靠增加血腥度制造“伪高端”效果

  昏暗的灯光,贲张的血脉,挥舞的拳头,横飞的血肉,这是电影中地下黑拳传递给我们很多人固有的信息。而众所周知,黑拳并不仅仅只是存在于美国电影中,还存在于现实的生活中。地下黑拳在中国的历史已经有至少二十来年的时间了,以沿海地区为主,且有向内地扩散的趋势。中国的地下黑拳是如何存在的,又有着怎样的利益链条?1个月前,成都商报记者在一个圈内人士的帮助下,在南方某城市现场观看了一场黑拳比赛,并在随后的一段时间里走访了一批黑拳的知情者以及参与者,终于揭开了中国地下黑拳的神秘面纱……

  现场实录

  这里惟一的规则,就是“没有规则”

  2012年12月底,我曾在中国南方某城市亲身观看过一场黑市拳赛,在这场比赛中,没有搏击比赛中计分用的点数,更没有传统意义上的“点到为止”。两名拳手之间所进行的,是真正的生与死的较量,他们的目的只是为了让对方失去行动能力。而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更是无所不用其极,用介绍人的话说,“这里惟一的规则,就是‘没有规则’。”

  看比赛需要“中介” 一般只接“熟客”

  和介绍人初次见面,是在一个餐馆里。他的年龄大概在三十岁,形象极为普通,属于那种扎在人堆里就完全失去了存在感的“路人甲”,至于真实姓名他并没有透露,只知道大家都叫他“阿强”。

  当晚8点40分左右,我接到了阿强的电话,来接我的人自称小李的年轻人。他似乎是想要调查我,一路上总是变着花样地打听我从哪里来,工作是什么。每当这个时候,我只能笑着岔开话题。

  1个小时后,我们来到了郊外的一个地下停车场。下车后,阿强从远处走了过来,向我打了个招呼。“走吧,我带你进去。”在路上,阿强告诉我,一般情况下,他们用车接人都要收1000元的“车马费”,这也算是门票钱。当我表示要将这笔钱给他时,他摆了摆手,“不用,你是熟人介绍来的,算是‘熟客’。”原来,他们这里的客人一般还要分“生客”和“熟客”,“生客”一般是通过当地“蛇头”作为中介过来的人,“熟客”则是指在朋友的介绍下通过“官方渠道”过来的。阿强说,他们这里现在已经不怎么接待生客,“一般都是要有内部人介绍,我们才会接待。”

  进场需要安检、没收手机

  拳场的入口是停车场角落里的一道小门,门口有两个拿着磁性探测器的年轻人。阿强让我将身上带着的手机给他,并让那两个年轻人为我做了一个“安检”。在发现我身上没有带其他违禁品后,他们打开了门。

  这个“拳场”没有想象中那种昏暗和乌烟瘴气,头顶上三个聚光灯将整个拳场照得亮堂堂的。拳场大概有300平方米,中央有一块铺着红色地毯的小空地。场内的观众不到两百人,有男有女,他们三三两两地坐在早已摆放好的椅子上,看上去都很斯文。

  阿强带着我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惟一的规矩,必须下注。”阿强说,下注的数额并没有限制,少则几百元、多则几十万上百万。我点点头表示了解,同时询问着有关比赛的信息。当天比赛的两个拳手一个是拳场方面的人,一个则是一名外地老板请来的打擂者,赔率分别是1赔2和1赔5。

  我给了阿强500块,告诉他我押拳场的那名拳手。他接过钱朝门口方向走去,这时我才看到,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摆上了一张圆桌,场内大部分人也都集中在了那里。一个看上去略微有些胖的中年男人坐在桌上,埋着头用笔在桌上的一个大笔记本上奋笔疾书,偶尔他也会抬起头和投注者调笑一两句。不多时,阿强走了回来,告诉我“OK了”。当我询问,是否有什么票据时,他摇了摇头,告诉我来这里的人都是熟客,大家都互相认识,所以只需要一个记录就好。

  比赛惨烈血肉横飞,现场观众沸腾

  两名拳手的体型似乎差不多,身高大概都在1米8。随着司仪宣布比赛开始,两个拳手立即撞到了一起。没有电影中那些华丽的招式,两人都死命地朝着对方的头部、腹部以及下身等关键部位不停地的发出攻击。没有戴手套的拳头打在肉上的那种“嘭嘭嘭”的闷响。不少男性观众看到这一幕,都不由自主地大声地吼着“打”“打”“打死他”。

  没过多久,拳场方的这名拳手坚持不住倒了下去,嘴里不停地喘着粗气。我本以为这场拳赛应该就这样结束了,没想到那名打擂者竟然冲上去扯着已经倒下去的对手的头发将他拉了起来,然后抓着他的头往自己的膝盖上撞去,而拳场方面对这个情况也没有阻止。他的这个动作也立即让现场的人发出了尖叫,不少人甚至大声叫好。在连续撞击三下之后,这名打擂者终于放开了对手,然后扬起双手,发出一声犹如困兽一般的嚎叫,宣示着比赛的结束。这时,拳场内的工作人员终于动了起来,两个人迅速将被打倒的拳手抬上了准备好的担架,并出了门。临走时,我实在忍不住,问了下之前被抬走的那名拳手会不会出事,阿强有些诧异地看了我一眼,然后摇了摇头,说这种情况其实经常会出现,他们有应对的措施。

  现身说法

  黑拳多“涉黑”

  靠高额奖金吸引拳手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如此多的人前赴后继地投身于这个“毗邻于地狱”的黑拳行业?成都商报记者就此采访了曾经的黑拳拳手李文深。

  李文深公园练拳被看上

  李文深今年49岁,曾当过北京中国武术散打王培训基地的教练,2008年时他还曾获得过武林大会螳螂拳全国总决赛的优胜奖。但却很少有人知道,这位搏击圈中小有名气的武教头也曾有过打黑拳的经历。

  2007年底,当时43岁的他来到了深圳,本来是应一个朋友之约,想在这里开一家武校。但由于种种原因,两人没能达成共识。“我在深圳的时候,每天早上都会在福田区的中心公园里练拳,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一直有一个商人模样的男人总来看我打拳。”李文深说,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一个星期左右,有一天,在他打完一套拳以后,这名商人主动找他聊了起来。“他问我想不想打拳。”迫切想找到工作的李文深立即答应了对方,“跟他去了我才知道,原来是要我打黑拳。”

3号排行榜:记者暗访地下黑拳市场 拳手透露血腥内幕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