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运会?“贩人”交流会!

奥运 http://www.phb3.com/ 评论

全运会,中国体坛的“人口交流”大会 为何出现交流规则-省市项目长期不均衡 优秀人才浪费无比赛机会 长期以来,地方体育局都有自己擅长的体育项目,比如铁人三项是解放军队的专长,广东队则在马术项目上一枝独秀,冬雪项目则是东三省的后花园。因地域发展

全运会,中国体坛的“人口交流”大会

为何出现交流规则-省市项目长期不均衡 优秀人才浪费无比赛机会

长期以来,地方体育局都有自己擅长的体育项目,比如铁人三项是解放军队的专长,广东队则在马术项目上一枝独秀,冬雪项目则是东三省的后花园。 因地域发展不平衡及地方保护主义,宁可让人才呆在地方队,也不输送给其他省份,导致了我国体育人才的浪费,很多优秀的运动员根本得不到比赛机会。从1997年第八届全运会开始,国家体育总局出台规定,允许各省市体育局之间进行运动员交流,当时我国专业运动员有1.7万多人,业余训练的人数达几十万人。

随着全运会实现与奥运会设项的全面接轨(奥运金牌可带入全运会),再加上有球员交流的两省队间实施双计分制(一名球员取得的成绩将计入他目前代表队和原省队),不断出台让人看的眼花缭乱的新规定,让全运会上的奖牌变得越发吸引人,也让各省体育局领导们找到了钻空子的机会。 不过,从本届全运会开始,体育总局取消了东西部省市之间的“协议计分”,只让解放军队保留这一特权,也算是对这个政策的修正。

交流现象如何质变-八运会出台新政鼓励人才流动 九运会2000名运动员被交流

在八运会之前,省市之间也有人才交流,1987年六运会,财大气粗的东道主广东省首开招兵买马的先河,但规模极有限。七运会共有179名运动员跨省交流。而据有关资料显示,八运会协议交流运动员达800人,占全部参赛选手的十分之一。全运会的人才交流开始了质变。

2001年的九运会,预、决赛的运动员达到1.2万余人,而其中各地互相交流协议的人数则多达2000人,达到了一个历史峰值。但是此后,体育总局开始修改计分规则客观上限制了选手交流, 《十运会竞赛规程总则》原则上规定了各代表团交流运动员不再实行协议计分,西部省、区,解放军运动员以及冬季项目有例外。同时,交流球员也有了一定的限制,例如,交流选手必须在全运会开始两年前就被注册。饶是如此,全运会的交流选手人数也相当客观:根据国家体育总局的公开资料显示,十运会的交流选手人数是1435人,而十一运则是845人。 [详细]

习近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出席第十二届全运会开幕式。

全运会

从1997年全运会开始,国家体育总局允许各省市体育局之间进行运动员交流。也正是从那时开始,交流便成为全运会赛场外的重要的人才引进手段。

选手交流,催生“人口贩卖”市场

交流选手“转会费”明码标价:金牌30万 全运积分—分2500元

由于全运交流利益复杂,在交流过程中,甚至已经逐渐成为—种市场行为。从A代表团交流到B代表团的选手,如果在全运会上取得成绩,那么B代表团将根据成绩给予之前的输送单位补偿,而这—补偿标准甚至已经细化到了每个全运积分。类似于职业体育中的“转会费”,只是这样的转会费用的是公款而已。

虽然各代表团的出价不尽相同,但为了能吸引到高水平的人才,市场行情基本上稳定在金牌30万、银牌8万、铜牌4万、—个全运积分1800元这—标准上。当然也有—些渴望金牌的西部代表团会将金牌价格提高到50万、—个全运积分2500元这样的‘高标准’之上。“现在,全国买人都乱了,都在互相买,大家都不愿坐下来老老实实搞培养。有钱就买,干嘛非扎扎实实自己培养呢?”甘肃省体育局法规处处长刘志忠这样说。

体制外球员最受益:高球手“签字费”达6位数 巴特尔两次交流捞足500万+

“转会费”明码标价,而对于人才的个人奖励自然也是必不可少。但大部分的雇佣军球员,因为双注册制度的限制,他们在成为雇佣军时并不能成为向新东家索要高额的报酬或者好处。但是体制外的选手则完全自己说了算,例如在篮球圈,巴特尔、张兆旭和奥神队的球员无疑是幸运的一群,因为他们关系并不在“体制内”并因此拥有了“自由身”。据称4年前被交流到山东队,巴特尔到手的报酬是200万佣金和济南最繁华地段一套价值140万的豪宅,是当届全运会上身价最高的“雇佣军”。今年巴特尔再次转会,辽宁队同样耗费巨资,即便已经是38岁高龄了,巴特尔此次征战全运会仍从辽宁队手中领走超过340万元的出场费。

本届全运会,高尔夫就是第一次作为团队比赛项目现身,张连伟、梁文冲、冯珊珊……几乎中国最具知名度的球手都参加了全运会。这些高球手并非产自传统举国体制之下,全是由家庭自费培养,为什么他们会舍弃奖金丰厚的职业赛事,心甘情愿地代表省队参加全运会,说到底一个字:钱。有媒体爆料说,一些高球手出战全运会的合约金额高达六位数。[详细]

沈阳奥林匹克体育中心外出售仿真“金牌”,十元一枚买三枚优惠五元生意火爆。

全运会

巴特尔连续三届全运会代表三个不同的省市出战。

人口黑市下,全运会乱象丛生

全运会?“贩人”交流会!

盗亦有道-老乡见老乡 谁该退赛好商量

盗亦有道,在全运会的交流平台上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交流出去的选手,在比赛中与“母队”的选手狭路相逢,双方教练会权衡利 弊,经过协商后让一方弃权。因为既然是交流选手,谁夺冠双方都会得到成绩,至于谁该弃权则无定势,需要遵循“具体利益具体瓜分”的原则。

十运会时,跆拳道前三天共进行了111场比赛,其中弃权26场,政策性弃权占到什么比例,谁都清楚。而在当届全运会一场柔道决赛中,北京奥运会冠军孙福明“假摔”落败直接引发了“孙福明规则”出台。因为当时孙福明的对手是解放军选手,即使对手夺冠,孙福明所在的辽宁队也可以有一枚金牌入账。事后,计分规则被修改为:如果实行两次积分的运动员与原输送单位的运动员在决定名次的比赛中相遇,则实行两次积分的运动员只能按所获名次的奖牌和分数的50%分别统计给两个单位。

全运会?“贩人”交流会!

无间道-卧底第三方 联手了老东家曲线救国

3号排行榜:全运会?“贩人”交流会!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