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邦物流董事长崔维星: 做企业就像跑长跑

物流运输 http://www.phb3.com/ 评论

德邦物流要发展,要做快递,有个绕不过去的话题,就是如何跟顺丰竞争。其实我们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只能一步一个脚印,脚踏实地。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长跑吗?因为对于我来说,长跑赢的机会最大] 48岁的崔维星是个长跑健将,上学时经常拿下长跑冠军,他也

  德邦物流要发展,要做快递,有个绕不过去的话题,就是如何跟顺丰竞争。其实我们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只能一步一个脚印,脚踏实地。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长跑吗?因为对于我来说,长跑赢的机会最大]

  48岁的崔维星是个长跑健将,上学时经常拿下长跑冠军,他也经常将做企业比作长跑。

  2018年年初,他所创办了22年的德邦物流,刚刚完成了一次漫长的上市长跑。

  1月中旬,德邦股份(603056.SH)正式在A股上市,成为继圆通、申通、中通、韵达、顺丰、百世上市后,又一家登陆资本市场的物流企业,也是国内快递行业中唯一一家通过IPO严苛的审核机制拿到上市批文的快递企业。

  在此之前,德邦的竞争对手们,要么通过借壳的形式登陆A股,要么赴美上市,而作为国内最大的公路零担运输企业,崔维星坚持选择在国内主板IPO的方式,为此付出了近三年的时间。

  与对上市方式选择的执着类似,在中国竞争激烈的零担物流市场,德邦物流也一直算是比较另类的企业。在草莽英雄众多的物流圈,德邦是一家真正把精细化管理当作核心竞争力的公司,并一直用最稳健的办法,做着看似冒险的事情。

  从当年广东的一家小小的货代公司,到今日拥有13万员工,年收入超过百亿的上市企业,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崔维星的个人性格和管理风格,对德邦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不安分的会计

  山东人崔维星并不属于特别安分的那种人,这在上学时就已经有所体现。

  在厦门大学上大学时,人们就经常可以看到戴着黑框眼镜,长相黝黑的崔维星在学校里面卖皮包。

  1992年,二十出头的崔维星拿到了烫手的厦门大学会计系毕业证书,准备前往广东省中国国际旅行社上班。本来,他给自己定下的人生之路是,做好会计工作,成为一名出色的员工,但会计工作的枯燥无味,显然不太符合他想冲想闯的性格。

  1993年10月,在国旅工作了一年的崔维星决定辞职,在更换了酒楼会计、货运公司负责人等几份工作后,于1996年开始以“崔氏货运”的名义创业。

  为了筹集创业的第一笔资金,崔维星动用了一切可以动用的资源——向父母借两三万,向客户借一两万,向其他合作商借两三万,向爱人借两三万,总算筹集到了一笔10万元的启动资金。花了9万元买了一辆“羊城牌”小货车,又咬牙花了9890元买了一个西门子大哥大,开始了自己的创业生涯,在广东中山市开展毛衣托运业务,1997年搬迁至广州,主要做毛衣、电器托运业务。

  当时,公司的老板和员工加起来只有四个人,崔维星和他的爱人,还有一个司机和一个搬运工。不过凭借自己在货运市场多年积累的经验,再加上公司良好的服务,货量不断增加,到1997年底,崔的全部资产达到了20万元,赚到了自己人生的第一桶金。

  1998年,崔维星承包下南方航空(600029,股吧)的老干部货运处,进入航空货运代理市场。那时公司包括车辆和应收账款在内的所有资产才20万元,但第一个月就亏了3万元,员工几乎走光,苦挨了3个月之后,他创新了一种新的运输模式——空运合大票,将同一个地方的客户货物集中起来合发一票,到达目的地后,再根据客户发货清单进行分拣,从而获得了越来越多的中小客户,公司也得以绝地重生。

  2001年,崔维星创办的德邦物流开始进入公路快运领域,也就是零担市场。那个时候,零担市场其实已经很饱和了,从业者数量众多,但90%以上都是小型专线公司,各公司竞争采取的手段往往都是价格战,丢货、损毁以及延误这样的事情屡见不鲜。

  作为后来者的崔维星,决定用细致、规范的管理方式参与竞争。

  与竞争对手不同的是,德邦的网点和店面都是自建,车辆也是自己买,网点和车辆都采用统一的形象和标识,在门店开设、店面环境、服务内容、运输管控、线路铺设等方面都建立了严密的标准化体系,为客户提供标准化的服务。

  公司内部的管理也同样严格执行标准化,比如全程监控货运的整个过程,通过安装在货车驾驶室内的两个摄像头,监控所有在路上的货车司机,杜绝司机在驾驶室内抽烟、疲劳驾驶等情况。而很多零担物流企业都把运输车队、运输车辆挂靠社会车辆,要么是把运输车辆或者司机外包。

  细节要求近乎苛刻

  这其实也是崔维星另一个明显性格特征的体现——对于细节有着近乎苛刻的要求。平时在公司,他会注意到大厅里的绿植掉下的叶子为什么没有被扫走,自动门掉色了为什么没被补好。

  包括这次德邦上市前的庆祝酒会,一共要来多少客人,为此要准备多少酒水,他都要亲自过问。

  对于很多民营企业来说,一般老板的风格,就决定了这家公司的气质。在德邦物流,这种对细节的专注也体现在方方面面,典型的就是每一样东西都有它应该待的准确位置,比如小汽车。

  在德邦物流总部,你基本只能看到两种颜色的汽车,黑色和白色。黑色的汽车要放在办公区域的前半部分,白色的汽车要放到后半部分,两种颜色的汽车绝对不能混杂在一起。此外,所有的汽车都要摆放整齐,如果是横着摆放,那车头必须呈整齐的一条线,如果是竖着摆放,那车身就必须是一条线。

  再比如在货场,叉车司机的脚不能放到叉车围栏以外,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因为叉车一般是倒着开的,司机的身体是冲着后面的,必须侧身扭头看着前面,这时候很多司机往往会很自然地将脚放到外面。

  这样对服务和管理的苛求,也使德邦物流积累了不少高质量客户,收费自然也可以比同行高一些。

  在公司内部的会议上,崔维星经常强调,价格从来都不是德邦的优势。“别人收五块,我们收七块,但是我们流程顺、服务好、响应快,然后客户都愿意来发我们,这样才是真的牛,这样公司才有未来。”

  “咨询公司用不好是公司的错”

  虽然在公司内部的管理上是一个“细节控”,但崔维星却舍得每年花大价钱聘请麦肯锡、埃森哲、IBM这样的咨询公司来给德邦“诊断”。

  据说最初为了请咨询公司,德邦先把世界上的咨询公司都研究了一遍,包括国内财经媒体对咨询公司的分类和排名,并详细计算了各大排行榜的分布规律,列出百分比寻找规律(例如各领域排名第一的公司,国外国内的占比等),最后将自己每年上亿元的咨询费中的80%都投给了麦肯锡和IBM。

  在崔维星看来,咨询公司是一个很好的工具和武器,德邦人懂自己的行业和自己的企业,而咨询公司则有全球最佳实践和案例。

3号排行榜:德邦物流董事长崔维星: 做企业就像跑长跑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