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腐剧《人民的名义》艺术特色分析

电视剧 http://www.phb3.com/ 评论

摘要:反腐剧《人民的名义》的播出打破了中国电视剧反腐涉案题材多年的沉寂,且该剧在现实性、社会性和艺术性方面都达到了较高水平。本文从题材、叙事策略、角色设置等诸多方面对《人民的名义》进行全方面的艺术特色分析,试图寻找出该剧热播的原因和尚存

摘要:反腐剧《人民的名义》的播出打破了中国电视剧反腐涉案题材多年的沉寂,且该剧在现实性、社会性和艺术性方面都达到了较高水平。本文从题材、叙事策略、角色设置等诸多方面对《人民的名义》进行全方面的艺术特色分析,试图寻找出该剧热播的原因和尚存的不足。

关键词:反腐剧;叙事策略;现实主义;《人民的名义》

由最高人民检察院影视中心、湖南广播电视台等单位联合出品,李路执导、周梅森编剧的反腐题材电视剧《人民的名义》自播出以来好评如潮,最终以电视收视率破8,网络点击量突破247亿华丽落幕。①该剧以反腐倡廉为叙事背景,以检察官侯亮平的调查行动为叙事主线,以官场权谋和百姓生活为辅线,讲述了以侯亮平为代表的反贪集团以“116”事件为突破口,通过对各层官员的调查取证、明争暗斗,逐步将官商勾结、徇私枉法的贪腐集团一网打尽的故事。作为一部题材严谨、选材严肃的主旋律电视剧,《人民的名义》真实地再现了当代中国的官场生态,在现实性、社会性、艺术性等层面都达到了较高水平。

一、 反腐剧《人民的名义》热播原因

反腐剧《人民的名义》自开播以来收视率稳步攀升,短短一个月的时间连续刷新了中国电视剧多项纪录,创十年来中国电视剧收视最高纪录。此外,该剧辐射的受众年龄范围广,社会群体层次多,影响力巨大。

(一)题材饥渴,民心所向

以题材内容来划分,《人民的名义》属于反腐涉案题材电视剧。该类型电视剧脱胎于20世纪50年代的“反特片”,主要是指以反腐打黑等重大社会问题为主要题材,以展现侦破大案要案的过程为主要剧情,以弘扬正气、讴歌正义为主旨的当代电视剧。20世纪90年代,中国进入了社会大转型时期,拜金主义、享乐主义开始滋生,百姓怨声载道,党和政府的反腐倡廉政策势在必行。反腐涉案剧很好地把握住了主流意识和世俗生活的结合点,推出了一系列经典作品,如塑造出整顿吏治、刚正不阿的古代清官形象的历史题材电视剧《一代廉吏于成龙》(2000)和《海瑞》(2001);视角直指现实生活的现实题材电视剧《苍天在上》(1995)、《人间正道》(1998)、《大雪无痕》(2001)、《绝对权力》(2003)等。直至2004年,国家广电总局下发《关于加强涉案剧审查和播出管理的通知》,明令禁止涉案题材的影视作品在黄金时段播出,至此,反腐涉案题材电视剧进入了多年的沉寂期。与荧屏沉寂相反,在现实生活中,特别是在党的十八大之后,我们党和政府开展了一系列的反腐斗争。纪检检察机关和监察机关在反腐反贪工作中取得了重大战绩,得到了党和人民的高度认可。但是反映当前反腐形势的影视剧作品明显稀缺,人民群众急切呼唤反腐题材电视剧精品的出现。因此,反腐剧《人民的名义》的出现是与主流意识形态、大众电视观赏心理的高度合拍,带来了反腐剧在当前时期的新生。

(二)线索并置

前文曾提及《人民的名义》以检察官侯亮平的调查行动为叙事主线,以官场权谋和百姓生活为辅线。对于叙事主线的进展,该剧主要采用持续渐进的方式进行。梳理《人民的名义》主线:从赵德汉被抓、丁义珍出逃为起点;到“116”事件爆发、陈海车祸、侯亮平调任汉东初探山水集团为主线冲突的酝酿阶段;再到逐步抓捕欧阳菁、陈清泉、刘新建为主线冲突的升级阶段;直至侯亮平单刀赴会山水集团正式拉开主线冲突爆发的序幕。敌我双方由最初的试探拉拢,发展到明枪实干的阶段,后续侯亮平停职复职,刘新建招供、收网,到祁同伟自杀,完成了主线冲突的高潮部分。

在该剧主线持续渐进开展的同时,辅线叙事也同时展开。该剧以多个小事件的加入来展现官场权谋和百姓生活,不仅增加了戏剧冲突,更直指社会真实现象,讽刺意味极强。如郑胜利组织水军制造谣言,陆亦可的相亲对象林副教授学术造假,小皮球在学校“行贿受贿”,王校长骗国家补贴等事件,其中“丁义珍式”窗口事件既批判了孙连城为官不作为的懒政行为,同时也在社会形成很大反响。可以说,《人民的名义》用影像的方式向现实社会的为官者提出了问题:为何为官、怎样为官、为怎样官。

二、 《人民的名义》尚存的不足

反腐剧《人民的名义》虽然取得了不俗的收视战绩,但是在电视剧热播的背后,笔者认为重要的原因应是题材内容的稀缺和敏感,是与主流意识和观众收视心理的高度吻合。再加上该剧尺度之大,冲破了以往反腐剧最高至副省级的界限,让观众看到了党和政府反腐的决心。但是,该剧在角色设置、危机处理、女性角色等方面仍存在诸多不足。

(一)正反角色塑造失衡

从史学角度来看,传统剧目对正面人物的塑造偏向符号化和脸谱化,往往塑造出“高大全”式的英雄形象,例如《便衣警察》(1987)中有勇有谋的警察周志明,《英雄无悔》(1996)中大公无私、正义凛然的公案干警周天等。而近年编创者为突破创作定式,塑造了一批更具生活气息也更人性化的英雄人物,如《刑警本色》(1999)中的萧文、《我非英雄》(2004)中的陈飞,这些人物在日常生活中有着喜怒哀乐、七情六欲,但面对犯罪分子却坚强勇敢、绝不手软。但是,正面人物的人性化塑造要注重尺度的把握,否则过犹不及,容易让观众感觉失真,消解人物正义。如网剧《余罪》(2016)中的余罪,极富个性,有勇有谋,完全背离了“高大全”式的创作模式,而且还增加了不少“痞气”,办案手法也常常是以暴制暴。这样的人物虽然让观众眼前一亮,但是“亦正亦邪”的形象定会有损警察形象,误导观众,使观众形成错误的认知。而反面角色必须体现出人性中的假丑恶,通过作恶者的丑,来凸显出为善者的美,通过反腐败斗争,来宣扬公平正义、鞭笞贪污腐败,完成反腐剧“惩恶扬善”的终极命题。

《人民的名义》中有正反两大集团,即以侯亮平、沙瑞金、季昌明、赵东来、陈岩石为代表的反贪集团及以赵瑞龙、高育良、祁同伟、高小琴、陈清泉、刘新建为代表的贪污集团。该剧在正反人物塑造上呈现出明显的失衡状态,正面人物特别是主角侯亮平,缺乏矛盾刻画。在面对困难危机时,常常通过一组闪回镜头,即刚入职时陈岩石带领侯亮平、陈海等人宣誓的画面,来表现内心对于党性的一贯坚持,少有的几次危机冲突,基本是外部冲突,并未对侯亮平内心价值判断产生动摇。因此侯亮平属于典型的“完美型人格”。反观该剧的反面人物,编剧用了足够多的笔墨来表现,特别是高育良、祁同伟,他们不是彻头彻尾的坏蛋,剧中均详细展示了两人逐步腐败的过程。如祁同伟贫寒出身,大学期间学习优良,是学生会主席,可是由于种种原因只能分配到偏远山区,即便通过自己努力成为缉毒英雄,还是摆脱不了困境。当他对社会绝望,在大学操场向一位他并不爱的女人下跪求婚时,与其说他跪的是梁璐,不如说他跪的是梁璐背后的政治资源。剧中详尽展现了祁同伟在面对困难时的各种选择,正是种种错误的选择让他步入歧途。此外,在描写反面人物时,要体现人性的复杂和性格的立体,但是也要注意尺度,不能混淆善恶,塑造出“反面英雄”。因此尽管编剧周梅森有意塑造出“英雄的回归”,将侯亮平塑造成一个近乎完美的人物,但是和复杂的反面人物对抗,扁平化英雄形象的说服力和公信力还是略显薄弱。

(二)戏剧高潮中的危机处理欠妥

3号排行榜:反腐剧《人民的名义》艺术特色分析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