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愛看災難片是因為想超越對災難的恐懼

电影 http://www.phb3.com/ 评论

新冠疫情暴發,很多人會聯想到《釜山行》《我是傳奇》《后天》《2012》等災難片中的場景,4月9日,“人文清華雲講壇”第四場開講,著名影視理論評論家、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尹鴻教授講授《向死而生:傳染病災難電影分析》。他指出,災難片其實提供了很

我們愛看災難片是因為想超越對災難的恐懼

我們愛看災難片是因為想超越對災難的恐懼

我們愛看災難片是因為想超越對災難的恐懼

我們愛看災難片是因為想超越對災難的恐懼

新冠疫情暴發,很多人會聯想到《釜山行》《我是傳奇》《后天》《2012》等災難片中的場景,4月9日,“人文清華雲講壇”第四場開講,著名影視理論評論家、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尹鴻教授講授《向死而生:傳染病災難電影分析》。他指出,災難片其實提供了很多社會預言,比如2011年拍攝的美國電影《傳染病》,幾乎就是對這次疫情的“神預言”。尹鴻老師表示,在災難面前,人類不是世界的上帝,甚至也不是自己的上帝,必須敬畏生命,敬畏自然。

災難片給了我們一種用恐懼的經歷,去超越恐懼的美學方式和藝術方式

以表現災難為題材的電影,通常都被稱為災難片,尹鴻老師分析說,災難片有三個顯著的特點:第一,不可抗拒的巨大的破壞力量。無論這力量是來自自然、來自人為,還是來自外太空。第二,巨大的破壞性導致巨大的傷害。這種不可抗拒的破壞力,往往都會對我們的社會,對人們的生命、生存產生巨大威脅。第三,要表現人類為戰勝災難而付出的犧牲和努力。

為什麼災難給人們帶來慘不忍睹的損失,但是人們還喜歡看災難片?尹鴻認為,人們喜歡看災難片,恰恰是想超越我們對災難的恐懼。“盧梭有一句話:‘人生來自由,但無往不在枷鎖之中’。實際上,人無論是在面對大自然還是人類自己時,都有許許多多無法戰勝的困境,不管這困境是來自自然界還是來自社會。雖然我們每個人都有自由選擇的權利,但在每個前進的步伐中、在每一個生命的成長過程當中,都會面臨許多磨難。人類偉大之處,就是不管面臨什麼困難,都有一種精神去面對。海明威的著名小說《老人與海》中有一句非常經典的話:‘你可以消滅我,但是你不能打敗我’。換而言之,人有一種不敗的精神,能夠面對不可抗拒的災難。電影給我們提供了一個在面對災難時人類如何應對挑戰、如何戰勝挑戰,最后証明人性偉大的機會。”

尹鴻強調,有時候恰恰是因為我們經歷了恐懼,才能夠最后戰勝恐懼,而災難片給了我們一種用恐懼的經歷,去超越恐懼的美學方式和藝術方式。

傳染病災難片為什麼頻繁出現?因為人類永遠在跟疾病做斗爭

災難片根據打破現實平衡的力量分為六大類型,分別是自然、戰爭、太空、后人類、科技,以及傳染病災難片。尹鴻老師重點講述了此時人們尤為關注的傳染病災難片。尹鴻老師列舉了他的“TOP 10”。

按照拍攝時間,分別是《卡桑德拉大橋》(1976年,英國、意大利、西德)、《極度恐慌》(1995年,美國)、《十二猴子》(1996年,美國)、《我是傳奇》(2007年,美國)、《致命拜訪》(2007年,美國、澳大利亞)、《滅頂之災》(2008年,美國、印度、法國)、《感染列島》(2009年,日本)、《傳染病》(2011年,美國)、《流感》(2013年,韓國)和《釜山行》(2016年,韓國)。

尹鴻老師表示,傳染病災難片為什麼頻繁出現?因為人類永遠在跟疾病做斗爭。“有兩種東西與生俱來,它們是疾病和死亡,是任何人都擺脫不了的宿命。人類歷史上,傳染病帶來了多次毀滅性影響,包括中世紀的黑死病。即便進入二十一世紀之后,霍亂、天花、瘧疾這樣的傳染病仍然對人類產生巨大影響。傳染病對人類社會和人類生存有很大的威脅,它也對整個社會體系、對人性帶來巨大考驗。所以,傳染病成為社會關注的重要題材,更重要的是這個題材把人性放在了聚光燈下的舞台上,人性的善惡、勇敢與懦弱、自私與犧牲都能在這個舞台上被放大呈現出來。許多電影希望通過這樣一種題材,既表現我們對傳染病的認知,更表現在傳染病這樣的傷害面前人類的尊嚴、人類的偉大。這就是為什麼傳染病災難片頻繁出現的重要原因。”

電影中在傳染病來源的表述上都有人類的反思

現實中,人們一直在研究傳染病的來源,甚至不乏陰謀論。在傳染病電影中,尹鴻介紹說,創作者會根據一些科學發現、對人類生活的認知,加上一些想象去表述傳染病的來源。

從他之前列舉的十部傳染病災難片中可以看出,這些電影在表現傳染病來源的時候,幾乎都與人的貪欲、爭斗有關系,“比如有的電影中傳染病來自於人對大自然的破壞,由於生態環境的破壞導致了病毒的泛濫﹔有的電影則是由於戰爭、國家跟國家之間的利益沖突、企業商業利益的需要而制造了生物細菌、生化武器。生化武器的泄漏對人類社會帶來巨大影響。無論傳染病是來自外太空、自然與生態、戰爭科技,還是來自生物科技,都跟人的貪欲、爭斗有關系。”

尹鴻認為,這些電影中,在傳染病來源的表述上都一定程度地對人類的發展進行了反思,比如韓國電影《釜山行》,表現了因生物病毒外泄引發傳染病的故事。

美國2011年的電影《傳染病》更是被網友稱作對今年新冠疫情的“神預言”,影片講述了一種新型致命病毒在幾天之內席卷全球的故事。貝絲從香港出差回明尼阿波利斯的家后突發疾病死亡,丈夫托馬斯協助Dr. Erin Mears 調查真相。

這部影片不僅表現了因人類砍伐破壞蝙蝠棲息地,從而引發病毒傳播的傳染鏈條,也展現了利益方為掩蓋真相而引發慘痛代價、拿自己做疫苗試驗冒險救眾人的女醫生的故事。尹鴻說:“《傳染病》中對傳染病來源的表述,和世界上的科學發現之間有更強的關聯性,更接近於人們在長期生活當中的感受。”

災難在災難片中有巨大性、公共性和全球性三個特點

傳染病災難電影不僅表現傳染病來自於人的貪欲、爭斗和人對大自然認知的不充分,還會花更多篇幅表現傳染病帶給人類的巨大傷害。

“傳染病帶來的影響和災難是不可逆轉的,人類沒有辦法克服它,所以這種傷害在影片中就變得令人極為恐懼。這也是這些影片可能會使很多觀眾在影院裡屏住呼吸,覺得這種危機可能就在我們身邊的一個重要原因。”

尹鴻老師分析說,災難在電影中通常有三個特別顯著的特點:

第一個特點是巨大性。巨大的災難可能造成許多人的死亡,可能造成一個城市的荒蕪,可能造成全球的恐慌。在這些電影中,人會變成僵尸、人與人之間會相互傷害等等,這種巨大性在電影的視覺上給觀眾帶來巨大震撼。例如《我是傳奇》中,紐約、曼哈頓這些國際大都市已經變得荒無人煙,傳染病奪去了所有正常人的生活,被感染的人都變成夜行動物,白天這座城市變成了死城。

3号排行榜:我們愛看災難片是因為想超越對災難的恐懼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