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悠游卡竟用日本AV女优代言?

明星 http://www.phb3.com/ 评论

台湾《中国时报》9月1日社论说,撂下“业绩翻一倍”的指示,悠游卡公司“铤而走险”打出日本AV女优代言“波卡”,引发普罗大众痛斥及抵制。众怒未平,台北市府又抛出考虑两年内拆除天桥、地下道的话题,试图转移部分AV卡口水。动见观瞻的市政话题,竟沦为

  台湾《中国时报》9月1日社论说,撂下“业绩翻一倍”的指示,悠游卡公司“铤而走险”打出日本AV女优代言“波卡”,引发普罗大众痛斥及抵制。众怒未平,台北市府又抛出考虑两年内拆除天桥、地下道的话题,试图转移部分AV卡口水。动见观瞻的市政话题,竟沦为制造笑点的综艺节目,影响形象已不可轻忽,扭曲长远发展更让人忧心。

  局面不是台北独有,就职已逾半年的多位新科县市长为了冲业绩,似乎都乱了分寸,不管行政常理,不在意可长可久,迷惑于短利的眼前掌声,致使施政悖离常轨。一些事虽小,即便尚不至于“荒腔走板”,但抢掌声、搏媒体曝光优先,确实有弃置长远发展于不顾的疑虑。

  这局面让人咋舌,光台北市即多到不可胜数,包括废掉既有派出所建置,改设巡走街头的“行动派出所”;放话拆堤防、拆天桥及地下道,每一件事都可能影响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除了台北市,桃园市不顾评估许久、已开工的铁路高架化,执意改行地下;台中市先拆BRT公车,再喊停台湾塔计划;中部四县市执意区域内工厂禁燃生煤……,台湾头到台湾尾,充斥太多百里侯未审慎评估的即兴式施政,全然不计后果。

  地方首长率性作为,影响还不止于区域发展是百年大计,更在于可能拆解台湾过往打造经济瑰丽成就的文官文化,以及高品质决策的前置作业程序;当年,台湾经济建设之所以名列四小龙之首,是一群专业文官详细分析利弊,衡量可能风险,之后交政务人员与民众沟通;得到人民支持、协助后,大家一起打拼。如今,百里侯即兴式施政,不经过专业评估与成本效益分析,不在乎可能付出的代价,只在乎支持者喊爽,等而下之,只在意话题引起注意,让选民印象深刻。

  不止话题热头上的悠游卡“波卡”,太多即兴式施政可能的冲击,远非柯市长自认天才级的智商能预见。以废除行之有年的定址派出所、创设行动派出所为例,常态的决策过程得先研究当年设置警察“驻在所”迄今的历史,现况的派出所警勤人员与民众泡茶聊天的作用,决定废派出所、回到包青天时代“拦轿喊冤”,这岂止是开倒车?

  拆地下道、天桥的出发点是柯“省长”直觉,想省一年数百万的维护费,但要执行,得先理解当年这样的行人穿越设施的考虑。当时,曾经激烈的讨论平面道路究竟是该车辆优先,还是行人路权较大?基于如此缜密的辩论,在不同时空、不同客观条件下,分别建置地下道或天桥。如今拆除或保留,也应经此客观、专业的辩证。

  之前柯市长放话要拆堤防,这若非全然没有防洪概念,即是太放纵、自以为是的思考。台北盆地的环境与美国路易斯安那州新奥尔良城相似,河川环绕盆地内的城市枢纽;2005年攻陷该城的飓风,与2001年让台北成为大湖的纳莉台风一样,撕破堤防一角后倾泄而入。柯市长创意思考拆掉台北盆地堤防前,应该先了解可资借鉴的危害。

  即便是大家按“赞”不断的施政如微笑单车Ubike,也存在先前思虑不周详的缺憾。没错,公共运具租赁制度确实给都市、市民极大便利,但也应先妥慎思考可能的影响;如今的局面,是民众不再需要自用脚踏车,因此,太多的旧单车遭弃置,是市容污染,也是资源浪费。当初如能同步建立回收制,就可以避免现在的困扰了。

  柯市府想把微笑单车升级为租赁电动机车U-moto,这当然是好事,但要服务到位、使用诱因十足,一定得比家里自用机车好处多,省油钱、税、保险费,没有停放的麻烦。若U-moto到达服务水准,可想而知是街头将出现许多弃置机车,如果不事先设计完善的回收诱因,台北街头必然是废机车充斥。废弃机车对市民安全及市容景观的冲击更大,不可不慎。

  光是这些轻率决策的小事,都会冲击都市安全与景观,更影响市民权益;若都市长远规划也如此即兴思维,影响更是难以估计。台北市当年为了从旧市区辐射带动邻近区里发展,或者发展卫星城回头带起沿线成长,曾经掀起大论辩,最后卫星城胜利,才有如今信义计划区带动东区发展的重大成果。设若当时首长一意孤行,往南、往北随意指,如今会是什么局面?

  台湾能有今天的成绩,归功严谨、专业文官打底的决策准备,百里侯搞创意不是坏事,但决策的基本规则不应放弃。

3号排行榜:台湾悠游卡竟用日本AV女优代言?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