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百年大厂焕发新生

权势 http://www.phb3.com/ 评论

十二月十七日,在重庆建设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机加厂,工作人员运用数控机床在机体生产线生产枪机框。记者 张锦辉 摄 在5G自动驾驶开放道路场景示范运营基地,长安汽车L4自动驾驶车正在行驶。记者 张锦辉 摄 重庆钢铁长材厂高线生产线末端,上千吨盘

image.png

十二月十七日,在重庆建设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机加厂,工作人员运用数控机床在机体生产线生产枪机框。记者 张锦辉 摄

image.png

在5G自动驾驶开放道路场景示范运营基地,长安汽车L4自动驾驶车正在行驶。记者 张锦辉 摄

image.png

重庆钢铁长材厂高线生产线末端,上千吨盘螺钢和直条钢整齐堆放,工作人员正在清点产品。首席记者 谢智强 摄

image.png

长江电工的工模具生产线。受访者供图

image.png

重庆钢铁集团。首席记者 谢智强 摄

12月16日,建设工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建设工业”)年轻的技术员陶李,正对一款今年国庆阅兵式刚亮相的新型装备作最后调试,这款装备不久后将列装部队;

同一天,长江电工工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长江电工”)某成套生产线出口项目组长李强启程前往东南亚,为即将在海外进行的设备安装调试做准备;

热火朝天的重庆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简称“重庆钢铁”)中厚板厂热轧车间内,轧钢高级技师蹇丹操作着精轧机,一块块板材在他眼前不断成型;

重庆长安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长安汽车”)渝北工厂试制车间,先期质量工程师向征正用仪器仔细检测新车……

这是一个平凡的日子,建设工业、长江电工、重庆钢铁、长安汽车的生产正有序进行。

这又是一个不平凡的时期,在闯过一段艰难险阻、经历一番阵痛后,这几家百年大厂终于又奋力站上发展的新一轮潮头。

核心提示

今年11月28日,建设工业迎来它的130岁“生日”。除了建设工业,目前重庆还有几家百年大厂,如157岁的长安汽车、129岁的重庆钢铁、114岁的长江电工等。

百年以来,一路闯关夺隘,一次次转型,一场场变革,它们不仅生存了下来,并最终走上高质量发展之路:今年,建设工业、长江电工的销售收入创下历史最好水平,重庆钢铁前三季度钢材销量同比增长4.41%,长安汽车自主品牌车辆销量企稳回升……

近期,本报记者对几家百年企业进行深入采访,探寻其攻坚克难、焕发新生的发展之路。

回望

百岁大厂的辉煌与阵痛

这些百年企业都有着一段辉煌的历史——

长江电工的前身是1905年成立的重庆铜元局,这是重庆第一家现代意义的大型工业企业,在重庆历史上首次进口大型设备。

建设工业的前身是晚清重臣张之洞于1889年在广东石门兴办的枪炮厂,是中国近代24家重点军工企业之一。抗战期间,辗转内迁重庆。新中国成立以来,在继续装备制造的同时,为国家经济建设作出了许多贡献。1984年,新中国重返奥运赛场,射击运动员吴小旋成为中国奥运史上第一位获得冠军的女运动员,她使用的正是建设工业制造的比赛用枪。

更为社会大众所了解的重庆钢铁,前身是张之洞于1890年在湖北创办的汉阳铁厂。作为中国最早的现代钢铁厂之一,曾被誉为“中国钢铁工业的摇篮”。重庆钢铁轧制出新中国第一根钢轨,建成了第一条中厚钢板控轧控冷示范生产线,8000多名专业人才从重庆走向全国各地。

长安汽车的前身则可追溯到1862年李鸿章在上海淞江创建的上海洋炮局。新中国成立后,造出中国第一辆吉普、第一辆微车。

但在漫长的岁月中,这些百年企业也经历过阵痛——

比如建设工业,在转型过程中,曾生产过易拉罐、铝材、链条等,经营过化工材料、水泵等,甚至生产过微车,但基本上都没有做大。到2000年前后,由于生产量不饱和,部分员工只能轮流上班。

再如重庆钢铁,前些年一度陷入连年亏损的困境,2017年还被上海证交所处以“退市风险警示”。

还有长安汽车,作为中国自主汽车品牌的“优等生”,2018年以来受市场整体低迷等因素影响,也遭遇了销量持续下滑……

悠久的历史,只是过去。生存的压力,逼迫它们必须变革。

变革

管理改革激发新活力

破旧立新,是每个企业生存的必经之路。

建设工业相关负责人将企业过去存在的发展阻力,归结于三方面:人员臃肿、债务包袱重、严重亏损。“面对这样严竣的形势,我们别无选择,只有奋力一搏。”

首先是管理改革,如调整人员结构、管理方式、资产结构、产品结构、激励机制等。近年来,又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契机,与几家单位实施资源整合,充分发挥出百年大厂的优势。

变化同样发生在重庆钢铁身上——

2017年重庆钢铁实施司法重整,在生产、管理、技术等方面进行了一系列深度变革。作为始终在生产一线的高级技师,蹇丹感受最直接的就是:所有后勤设置设备焕然一新。此外,车间对职工的着装、言行、工具的摆放、操作程序等都进行了明确规定,各种条例得到细化,保证了执行到位。在蹇丹眼中,一切都规范了起来。

更重要的是,重庆钢铁实施了奖金跟绩效评价挂钩的分配机制,每个季度还有单独的专项奖励,形成了班组、个人间的竞争。蹇丹现在一个月能拿到近6000元。“大家积极性都上来了,生产指标月月创新高。”

重庆钢铁相关负责人表示,近期该企业调整了销售策略和产品结构,建立起完善的产供销联动调整机制,从而实现了满产满销,保证了市场效益最大化。

“智能化因子”提升竞争力

在重庆钢铁炼钢厂转炉控制室,重庆日报记者看到,无论是转炉、挡烟门等大型设备的控制,还是氧气流量控制、测温取样等环节,均由工作人员通过控制室的鼠标、键盘或摇柄来完成。各项工艺参数和现场环境数据,全部实现智能监测。

2018年以来,重庆钢铁在炼钢的部分环节逐步实现了数字化、智能化或形成了规划方案。目前,该厂正在建立自动炼钢数学模型,为接下来开展智能化改造做好准备。未来,该厂将实现“一键炼钢”。

建设工业在以科技创新提升生产力方面表现同样可圈可点——

2003年,80后陶李从学校毕业进入工厂。当时,车间主任给他下达了一天加工500个零件的工作任务。“太累,劳动量太大。关键是加工效率太低,一个零件从原材料到成品,往往要做一个半月。”

3号排行榜:重庆百年大厂焕发新生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