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天价乌木归属纠纷调查:官员称不争是失职

植物之最 http://www.phb3.com/ 评论

吴高亮 通济镇麻柳村村民 郭坤龙 彭州市通济镇镇长 朱阳举 通济镇麻柳村村民 陈 兵 彭州市国土资源局地籍管理科科长 邹贵元 彭州市林业园林局副局长 丁武明 彭州市博物馆馆长 张 敏 四川华敏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孙宪忠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 龙

  吴高亮 通济镇麻柳村村民

  郭坤龙 彭州市通济镇镇长

  朱阳举 通济镇麻柳村村民

  陈  兵

  彭州市国土资源局地籍管理科科长

  邹贵元 彭州市林业园林局副局长

  丁武明 彭州市博物馆馆长

  张  敏

  四川华敏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孙宪忠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

  龙卫球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院长

  王  涌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卢泓杰 成都乌木艺术博物馆馆长

  刘兴诗 成都理工大学地质学院教授

  傅德志 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员

  李显冬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刘毅恒 雅安市芦山县根雕协会会长

  范继跃 雅安市芦山县县委书记

  【正文】

  记者:这扇上了锁的铁门里头是四川省彭州市一个乡镇客运站的院子,在这个刚建成的客运站里存放着一件价值据说上千万的东西。大家看,为了它还专门搭了一个棚子,这件东西就在棚子的下面,它是一根巨大的乌木,长34米、重60吨,34米长相当于11层楼高,整个镇到现在都还没有这么高的楼。这根乌木是去年的2月份一位农民在地里发现的,据他说,当时就有人出价1800万要把它买走。这么值钱的东西,好像不应该就这么躺在客运站里,但事实是它已经在这里躺了一年的时间了。因为,这根木头到底该归谁所有还在激烈的争议当中,发现它的农民说该归自己,而镇政府认为该归国家。双方为这个打起了官司,到现在还没有结果。

  解说:隔着上锁的铁门,我们没法儿看清这根天价乌木的真容,不过,过去的一年里,它的样子已经多次出现在媒体报道当中。去年2月份,它在彭州市通济镇的麻柳村被发现,发现它的人是一位叫吴高亮的村民,但是到现在,这个发现没有为他带来财富,反而让他陷入了纠纷。

  记者:什么地方,发现的地方?

  吴高亮(通济镇麻柳村村民):在那个黑色的网那边一点。

  记者:你就是在那儿看到一根乌木竖在外头?

  吴高亮:对。

  解说:吴高亮说,发现乌木的地方是他家的承包地,他偶然注意到地面露出了一小截颜色乌黑的木头,吴高亮马上想到这会不会是听人说过的乌木,据说这种木头现在很值钱。

  四川民间说的乌木并不是指某个单一的树种,而是指楠木、香樟、麻柳等各种树木,因为自然灾害被埋到了地底下,在缺氧、高压等特定的条件下,经过几千年到几万年的碳化作用形成的一种特殊木材,它的学名应该叫碳化木,由于它表面是乌黑色的,所以民间就俗称它乌木。近些年,在四川民间市场里,用乌木做成的根雕、木雕等工艺品越来越热,所以木头的价格也越来越高。

  吴高亮请了民间行家来鉴定,结果确定,他发现的不仅是乌木,而且是乌木中最贵重的金丝楠木,初步勘探显示个头还不小。吴高亮马上雇来了挖掘机开挖,还联系上了一些买家,据他说,有人开出了1800万的天价。

  记者:这么大一笔钱对你是什么概念?

  吴高亮:是个翻天覆地的变化,做梦都没想到。我当时跟朋友说的,至少奔驰宝马是没问题的,在彭县至少买房买两三套都没问题。

  记者:但是很快,事情就有变化了。

  吴高亮:对,其实最高兴的是9个小时,挖到那一瞬间,9个小时之后警察来就跟你说不准挖,该国家管。

  解说:吴高亮刚挖了9个小时,警察就到了现场。通济镇政府说他们接到举报,说麻柳河里有人私挖滥采,所以过来查看并制止,吴高亮成了旁观者,只能看着镇政府接手挖掘。

  郭坤龙(彭州市通济镇镇长):作为公民有责任、有义务对这种属于国家所有的自然资源,你应该主动上交,你擅自进行挖掘,这个行为就不对。

  解说:最后出土的乌木一共有7根,最大的一根大得超乎想象,挖掘现场声势浩大,引得全村人都跑来看热闹了。

  同期:放下去,不准捡。

  解说:镇政府雇来了西南地区最大的起重机才把它给吊了起来,在往外运的路上,沿途还拆掉又恢复了好几处电线杆,乌木才得以通过被拉到镇客运站保管,郭坤龙镇长说为了保管好乌木,他们也做了很多工作。

  记者:这隔壁好像是派出所是吗?

  郭坤龙:有人吗?开一下门。

  记者:平时都有警察在这个里面?

  郭坤龙:24小时看守。

  记者:不过这个乌木大,想拿也不是那么好拿。

  郭坤龙:就是害怕发生其它的一些破坏损失,这样有人看守为了它的安全。

  记者:这院子里是原来就有这么一个,还是专门为它搭的?

  郭坤龙:这是专门为它搭的,专家要求要对它进行遮雨。

  解说:郭镇长说,镇里根据专家的建议,把乌木表面用麻袋包裹,每一周还要喷一次水,防止乌木干裂。作为镇政府有责任保护好乌木,而不是要争夺乌木,但是,对这个说法吴高亮并不认可。他说村里以前也有人挖到过乌木,没见过有谁来保护,也没听说过要归国家。我们在村里一打听,有位村民说他去年就挖到一根卖掉了,只不过木头很小。

  村民:当初只卖了一两千块钱。

  记者:有没有人管?

  村民:没人管过。当初前十年我们在那边都挖到过,当初还拿它来烧火,它还不行,烧不燃嘛,最终就不要就扔了,当初不知道。

  解说:在乌木当柴火烧都没人要的年代,的确没听说过有哪儿为它发生纠纷。而近几年,乌木市场在四川兴起后,各种纠纷在其它地方其实也陆续发生了不少,最后的结果各不相同,只是木头不大也就没引发太多关注。而这次,这根木头34米长,直径1.5米,重60吨,是至今出土的最大最完整的乌木,据说价值上千万,不仅对吴高亮是个天文数字,通济镇一年的财政收入也才500万,自然引发了关注。不少声音质疑,乌木不值钱的时候,政府没有管,现在值钱了就说要归国家,有与民争利的嫌疑。

  记者:为什么原来小的不那么值钱的乌木,似乎没有人去管理,这次出土了一个说价值非常高的乌木,这个时候政府出现了?

  郭坤龙:他顺手牵羊走了,我们没有发现,如果捡到了被人举报或者是我们在巡查中发现了,它仍然是归国家所有。

  记者:但您怎么理解这个现象:你看这次的乌木的事情出来之后,舆论报道中间出现频率最高的四个字就是“与民争利”,为什么大家会这么想?

  郭坤龙:如果通济镇政府得到群众举报之后,也任其不管,那么今天面对媒体和公众质疑的绝对不是乌木纠纷的问题,而是我们通济镇政府为什么会失职的问题了。

  解说:通济镇请示彭州市该怎么处理这根乌木,彭州市召集了国土、林业、文物等多个部门研究乌木到底该归谁来管,没想到,各个部门却都说没法儿管。

  陈兵(彭州市国土资源局地籍管理科科长):矿产资源的目录里面,它就没有乌木这种类型。

  记者:不在这个目录里面,国土部门是不是就没有法律依据去管?

  陈兵:没有管理权限。

  解说:乌木不算矿产资源,国土部门管不了。那么,乌木是树木变成的,会不会该林业部门来管呢?

  邹贵元(彭州市林业园林局副局长):《森林法实施条例》第2条规定的话,森林资源不包括乌木,因为这个条文上就没有乌木的说法。

  记者:是不是活着才算森林资源?

  邹贵元:对,在地面以上的。

  解说:林业部门只能管地面上的木头,那地底下出土的木头,文物部门能不能管呢?

  记者:鉴定是不是文物,它的标准是什么?

  丁武明(彭州市博物馆馆长):主要是看与古人类活动有没有关系,乌木没有人为加工过的痕迹,不属于文物。

  解说:各部门都说乌木不归自己管,但彭州市认为乌木总之应该属于国有资产,彭州市和吴高亮协商,提出给他7万元作为发现乌木的奖励,吴高亮不肯接受,他决定要为这根木头和镇政府打官司。

  吴高亮:在我和政府之间的权利是平等的,我们的《物权法》很充分地说明了物权上的争议,判决惟一的标准是人民法院。

  记者:你说了也不算,镇政府说了也不算,只有法律说了算?

  吴高亮:对,法院说了算。

  解说:吴高亮向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请求法院认定镇政府运走乌木的行为是行政违法,并确认乌木归他所有。张敏是吴高亮的代理律师,他觉得案子虽然只是关于一根木头,但却是他接过的最大的案子。

  张敏(四川华敏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它有很大的意义,我记得30多年前有人也发现过什么,比如说陨石,发现了以后马上就跑到政府去报告,要提出这样一个所有权的问题,这是不可思议的。

  记者:乌木是归农民还是归国有,这不是一个不可讨论的问题了。

  张敏:对,这个案子涉及到究竟怎么样来看待国家财产,怎么样来划定国家财产的边界。

  解说:去年11月,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正式受理乌木案,镇政府和吴高亮会各自拿出什么依据来主张乌木归自己一方呢?

  去年11月的一天,麻柳村又一次热闹了起来,这一天,法官到乌木出土的现场勘察取证来了。在现场,吴高亮和政府的律师发生了激烈的争执。

  吴高亮:这就是吴高慧的承包地。

  镇政府律师:我告诉你,现在我们是在配合法官进行现场勘验,不是我在和你辩护的时候。

3号排行榜:四川天价乌木归属纠纷调查:官员称不争是失职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网友最新评论